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时尚漂流瓶/邢晔
[Posted on 2001-03-30]
·邢 晔·
钞票的忧伤
--自家的金窝之三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希望下雨。如果下雨,我就有理由安慰自己:天不好,就不要到外面到处跑了。而在下雨的时候,我甚至盼望天上能掉下无数张钞票,那是多么美丽的及时雨啊。
  我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吗?我是一个爱做金钱梦的人吗?
  也许吧。因为在买房与装修的物质长征中,在理想与现实的强烈碰撞中,我无数次地感到了钞票的忧伤,那种由于孤独和寂寞而生发的忧伤。
  到底是钞票——那些红色纸片因为伙伴太少而忧伤,还是我在为它们忧伤呢?恐怕是难以分清了。
  但无论如何,冷冰冰的现实是:房子是用钞票堆起来的。我有足够的钞票为自己堆砌和点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吗?
  那些时候,我特别羡慕银行职员和某些政府部门的官员,单位不仅付给他们丰厚的薪金,还给他们每人近十万元的购房补贴;甚至在某些单位,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新职员,就能得到一个中套。
  而在某人供职的学校,许多教师为了能拿到两万多元的补贴,在一座花了两千五百万才完工的综合办公楼里,在“冒号”们千变万化而万变不离私利的分房政策下开会、填表、打分、告密、诬陷、送礼、哭诉、哀求、愤怒……在高高在上、朦朦胧胧的领导面前,有些人甚至像无耻的政客、贪婪的商人、罗嗦的老太、撒泼的无赖和可怜的乞丐——和某位领导大人吵过两架的我,算是哪一种呢?一个不合时宜的诗人,还是一个浪漫主义的白痴?
  我常常在影碟机里看周星驰演的《大话西游》,恍惚间,我走进了《大话分房》,变成了两个自己——
  梦中人邢晔:我一定是太想念房子了。
  审视者邢晔:是啊,你做梦的时候叫了房子这个名字一百九十八次。
  梦中人邢晔:是啊,房子是我的梦,一处无立锥之地的痛。
  审视者邢晔:还有一个名字叫副校长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
  梦中人邢晔:啊?!
  审视者邢晔:七百八十四次……这个副校长一定欠你很多钱。
  我是在模仿周星驰说一段笑话吗?还是在说一个灰色幽默的寓言?
  在城市高大茂密的水泥森林面前,我该为自己从事的清贫职业而羞耻,还是该因单位的不公平而灰心?
  那种走错了门、认错了人的忧郁,是多少豪言壮语、华词丽句都无法慰藉的。
  作为一个不敢有什么崇高理想的人,我第一次像个共产主义者一样唱起了《国际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住房子,我只能靠自己!
  即使是山重水复,我也要让自己的金窝梦在键盘上九弯十八拐之后走上金光大道。
  那些关于钞票的忧伤,如今已在键盘嗒嗒的敲击声中渐渐远去。我甚至看到,每一分钟的敲击,都变成了一块块洁白的瓷砖。
  在自救与建设的时刻,我慢慢忘却了钞票的忧伤,其实,那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抑郁和不平,而是这个萎靡的时代在无尽的迷雾里沙哑地喧嚣、痛苦地疯狂。


■〔寄自江苏南通〕


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