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时尚漂流瓶/邢晔
[Posted on 2001-03-11]
·邢 晔·
蜗居百味之 醋溜人片
--开门七件事·醋篇

  在交杯换盏的餐桌上,只要谁提起吃醋,人们都会立刻发出含义丰富、暧昧莫名的笑。
  而那个一不小心要醋的人,马上就显出一种小孩子偷糖吃被发现般的尴尬与羞涩。
  嘿嘿。
  醋,在《新华词典》中的解释是:1,含有醋酸的调味品,有酸味,一般用米、高粱作原料发酵制成,也可用酒或酒糟发酵制成;2,嫉妒(多指在男女关系上),例:吃醋。
  对人来说,醋是一种恩物。它能调制食品,刺激食欲,中和体内过多的碱。
  然而,醋从来都不仅仅是醋,它还是世界的一半——也许更多。
  过去有个说法:酸儿辣女,说的是,爱吃酸的孕妇生儿子,爱吃辣的孕妇生女儿。
  此言差矣!孕妇都爱吃酸,要真的来个酸儿辣女,人类不就失去男女比例平衡了吗?
  哪个女人不爱吃醋呢?——即使她不喜欢吃酸。可又哪有不酸的醋呢?
  所以说,醋是阴性的,就像女人。
  一个吃得过饱的女人,她需要吃醋来刺激肥硕得近乎蹒跚的细胞;而一个吃不饱或没吃饱的女人,她只好通过泼醋来平衡可怜的心理。
  ——情感特别丰沛、情绪容易起伏的女人,有谁能一直吃得刚刚好?
  不过,也别忘了男人。既然酒或酒糟也能发酵成醋,那么,爱喝酒的男人,恐怕也有可能由酒坛子变成醋坛子。甚至连那酒糟鼻子都可能是醋的发射器。
  醋是阴性的,醋坛子男人是什么性的?
  吃醋的男人,总难免没有女人味——有女人味也不错,至少会更温柔。
  不知道盛产醋的镇江和山西的男人、女人是怎样的。
  在我记忆中,醋不是意味着情感妒忌、小情小调,就指向心理狭隘、小肚鸡肠。人们常说不相干却说话、动作酸溜溜的人,“你吃的哪门子醋呀?”但人家就是爱吃醋,谁让你比人家幸福、美满、快乐来着。哪怕你这个月奖金比他多一二十块钱呢,哪怕俊男、美女(情人眼里的潘安、西施)或领导对你笑了一次呢。
  职位、金钱、住房、婚姻、孩子、衣服、小饰物、好印象……哪样不会激起人们的醋劲?
  在这个酸溜溜的时代,几乎谁都离不开醋,可也没有几个人乐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爱吃醋的人。
  你是一个爱吃醋的人吗?
  要真是把自己变成一瓶醋,让社会变得更温和,那也不错。可也有少数酸人,他们首先烧坏了自己的食道和胃口,然后也坏了别人的胃口。
  其实,吃醋挺好的,不是有助于消化吗?就是吃人家的醋拈人家的酸也没关系,只要不冲着别人脸上泼硫酸就行。
  醋,能让世界变得温柔、细腻,让人常怀感性与激情。
  没有醋,世界如果不变成一片沙漠,也会成为一个粗糙的钢铁村庄。
  但如今,醋在人体中的比例也未免太高了,人几乎成了醋溜人片。
  酸哪!
  我希望醋是这样的:让人食指大动、津津有味,让人回味无穷,千万、千万,不要酸得无可理喻、伤胃破脸。
  醋,该是一壶淡淡忧郁的浪漫,一壶微微嫉妒的憧憬。
  那酸,该反衬出生活的成长,未来的甜蜜。
  即使是郁郁的人生,那酸,也该是对花样年华的一份追忆,对春水东流的一声叹息。
  如果我是王家卫,我会拍一部叫《像醋一样浪漫》的电影,在结尾,我会让性格演员梁朝伟忧郁地对着镜子,幽幽地说:来一份醋溜人片!
  我相信,在苍茫的社会背景的暗角,会响起热烈而压抑的回声:来啦,您呐!
  在温馨家庭里看碟片的人们甚至会情不自禁地问:你是在叫我吗?


■〔寄自江苏南通〕


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