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时尚漂流瓶/邢晔
[Posted on 2001-03-11]
·邢 晔·
蜗居百味之 不咸不淡的人生
--开门七件事·盐篇

  开门七件事里,有了柴,有了米,有了油,能填饱肚子了,人们当然会讲究起口味。渴望味道是一种内在的需要,从嘴唇到舌头,到一个舒适的美食之梦。
  在烹饪与饮食的过程中,咸与淡,始终是一对尖锐而微妙的矛盾。
  盐放多了,还是放少了,咸与淡,曾在人类家庭生活中引起多少微型的战争啊!
  公要馄饨婆要面,小叔要咸,小姑要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口味,从古到今,有哪位高明的大师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呢?况且,即使菜肴咸淡适宜,食客的心情也有着喜怒哀乐之别。
  对于咸淡,陆文夫小说《美食家》中的主人公朱自冶颇有一番高论:开头的菜要咸,接下去的菜便须渐次淡下去,最后一道汤,都可以不放盐了。
  朱自冶谈的,固然只是空头理论,若是真下庖厨,他最多只能算是一个蹩脚的业余厨师,连自己吃了,也是要小小地皱几下眉的。
  不过,朱自冶的咸淡理论倒是暗合着中华民族中正平和的传统,也对人生历程、家庭生活作了一番无心插柳的暗示。
  恰如少年人热血沸腾、壮怀激烈;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态度平庸;老年人则红尘历尽、心情淡然。
  又如初婚时如胶似漆、热火朝天;数年后有若鸡肋、厚薄自知;再往后便是,中途退席者冷漠若陌路,坚持终席者恬静如伙伴了。
  然而,在这个商业化的社会里,少年的激烈已被市场打了大大的折扣,中年的平庸更被生活加了重重的负担,那纯粹个性化的咸淡是不大顾得上了,吃饱了就行;惟有老年的淡然还能持续,咸淡对于他们已不打紧,含饴弄孙或野鹤闲云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只是,采菊东篱之前,也要先预备好那三斗五斗果腹的米,免得到时候犯愁,踌躇到底折不折腰。
  而婚姻,也只是速食面、机器水饺或可口可乐一样的填充物了,那种只属于自己的滋味,业已被生猛海鲜风卷残云、雨打风吹去。好了或闹了,合了或散了,结了或离了,都无关宏旨,只是午夜梦回时的一段短暂回忆罢了。
  当下,许多食品,比如机器水饺,口味是按大多数人的口味调好的,所谓的不咸不淡,脍炙人口。即使这味代表不了大多数人的口味,人们还会被“大多数人”的名义所迷惑,为之认同,为之勉强,终究被动而平静地接受。仿若我们被别人和社会操纵的人生。
  不能自己调味是可叹的,因为在五味中,糖意味着满足,酸代表着暧昧,苦来自于无奈,辣带来了痛苦,而盐则蕴蓄着力量,个性与精神的力量。
  个性与精神的力量,是需要自己去调制的。
  比之不咸不淡、不尴不尬的人生,我宁可要合乎自己灵魂追求的历程,即使在尝试与挫折中尝到苦咸,沧海水的苦咸。只要是自己的梦,便苦咸了,又如何?
  总强过在错误的服从与犹豫中度过鸡毛蒜皮的人生吧。


■〔寄自江苏南通〕


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