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时尚漂流瓶/邢晔
[Posted on 2001-03-11]
·邢 晔·
蜗居百味之 油滑时代
--开门七件事·油篇

  在这个养得油光水滑的时代,除了爱俏的骨感美人,谁还愿意再过过去那种贫瘠、寡淡的日子呢?——即使是骨感美人,她们也宁死都要生活在油水充足的水果、鲜花世界里!
  现在想来,那个峥嵘岁月,就像无边的沼泽一样令人心里长草,人们找不到什么来滋润干枯的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都张开饥饿的嘴巴。外婆说,那年月,每人每月只有二两油、二两肉和十四斤粮食的配额,弄得人们紧攥着油票、肉票和粮票,去衙门般的商店,跟上帝般的营业员陪笑脸,然后在东西到手后“钱钱”计较;除了少数实权人物的家属,谁敢像今天一样挑三拣四地买纯精肉呢?人们买猪肉都挑肥膘买,为的就是——肥膘有油!
  而今呢,油简直铺天盖地,令人烦恼,吃什么油好呢?品种太多了,而且,超市里笑容一抓一大把的营业员小姐们恨不得把大桶大桶的食用调和油往你的购物车上送!何况,另外还有麻油、奶油、黄油、鱼肝油……以至于每家每户都不得不装上吸油烟机,把过剩的油送到空气中和废油盒里;大多数人不得不用洗面奶,把脸上溢出的油脂洗掉;少数爱美的女人,甚至索性去美容院,花大价钱把身上略嫌丰厚的脂肪抽掉!
  所以,稍微有点肥的肉,人们常常觉得难吃、怕吃、懒得吃,非剔掉肥的不可;我四岁的侄子吃精肉,索性只嚼烂了吮点汁,然后把“渣子”吐掉!
  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个养得肥肥白白的人,和一个个装着吸油烟机的家,生活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油。
  的确,这是一个需要抽掉过多的油的世界。
  但用什么样的技术和设备来完成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
  尤其是把人身上超量的油去掉。
  其实,人身上油脂过多的部分,又何止是脸和腹部呢,还有嘴唇、手脚,每一点皮肤和每一次笑,连我们的灵魂都抹了油,我们就滑溜溜地,在滑溜溜的油脂世界中奔走、跳跃和舞蹈,相遇、交往、恋爱、龃龉和反目成仇。
  即便离婚,也往往是心平气和、风平浪静,有的甚至还会高高兴兴地再吃一顿饭,再同一次房。
  即使背叛,也能够强装笑脸,说几句生意不成仁义在、山不转水转有缘再合作的废话,然后掉转头去各自东西。
  在一个像韦小宝一样贼忒嘻嘻,也要求你自动消掉棱角的时代,这有什么所谓呢?反正油滑一点又不会失去什么,反而还可能带来好处,让生活的油水更足,于是,几乎所有本该宁折不弯的言行都行云流水,春梦无痕。
  很少有贞烈得令人感佩和愧疚的女子了。
  很少有刚强得令人心跳和自卑的男人了。
  在电视上,飘荡着住“高尚住宅区”别墅谈情说爱、勾心斗角、伪装高雅的粉领女人,潇洒着驾“宝马”开公司挥金如土、笑傲江湖、伪善狡诈的金领男人;在生活中,则满目争奇斗怪的时尚少女、谈钱论爱的花样少妇和中老年妇女,奶油小生、油滑须生和油腻老生,那些欧美日韩轮流转圈模仿的追风少年、那些追名逐利的时代英雄和那些唯唯诺诺的小职员。看那些男人,他们本来长着胡子的下巴打理得那么光滑、秀丽。
  真是一个连男人都油滑得妩媚的时代呀!
  不是吗?过去,即使贫困,我们也生活在真实的水中,我们就是纯朴的水;现在,由于富裕,我们就成了油,只是,我们只是像一朵朵肮脏得绚丽的油花,漂浮在生活的水面上,永不停驻,永无归宿。


■〔寄自江苏南通〕


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