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时尚漂流瓶/邢晔
[Posted on 2001-03-11]
·邢 晔·
蜗居百味之 巧妇之梦
--开门七件事·米篇

  米细小而平常,却曾支撑过无数女人富足、安稳的梦。
  在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几乎有四千九百八十年,女人们挖空心思装饰姿容、修养女红,为只为,取悦男人,抓住一张稳定的长期饭票。
  然而,下层妇女心再灵、手再巧,总有青黄不接、上顿不接下顿的时候。面对奔波了整天,饥肠辘辘的丈夫,无米下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面对嗷嗷待哺的孩子,自己干瘪的乳房却挤不出一滴奶水,灵魂又受着怎样一种煎熬?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米,便只能野菜当家、地瓜充饥了。若连这也没有,又如何?无数须眉男人尚且为稻粱谋,为三五斗米而折腰,何况男人身后柔弱的女人!
  于是,就有了青楼卖笑的少女、被典当的妻子、为奴隶的母亲!
  只是在近二十年,女人们才不为稻粱而发愁。
  人们在缺少的时候会感受到它的美好,在充裕的时候却往往品味不到。
  而今,除了天真的孩子偶尔惊喜地尝到,还有多少人能吃出,米饭是甜的?男人们固然因为烟来酒往、山珍海味而吃不下米饭,女人们也由于零食小吃、水果点心而忽视了米饭,孩子们更在各种趣味食品的诱惑之下几乎忘却了米饭。生活的丰富,使人们的口味变得越来越挑剔,也越来越粗糙,越来越容易忽略。
  老人们常说:“一粒米,七斤四两水。”米是如此来之不易!煮一碗饭要几千几万粒米,饭又是何等物力维艰!
  可富裕了的今天,米一再地被忽视、浪费乃至糟蹋。如同过去珍视过的感情。
  现在,家里的女人也像米饭一样,渐渐被男人们忽略了。一如他们忽略了米饭的滋味。
  有道是,家里有粮,心中不慌。但女人在米柜充盈的家里,还是心里发慌。让她们发慌的,已不再是炊时少米,而是少一个吃饭的人。
  一个不在家吃饭的男人。
  许多男人晚回家不必有理由,在外吃喝玩乐却想不起往家里挂一个电话;女人却巴不得早些回家,手脚麻利做好了饭,可又等不来吃饭的人。
  寂寞的女人,独对满桌热了又凉、凉了又热的菜肴,和一只将盛上米饭的空碗,守侯。
  这空碗,什么时候才盛上米饭?那个本该端起它的人,什么时候才会回家呢?
  等把所有可能的意外都想了三番五遍,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焦躁得近乎麻木时,才终于迎到一张若无其事的脸,他漠然地说:吃过了。
  与丈夫在一起安安生生地吃一顿晚饭,已经成了许多巧妇的一个梦想。
  那幸福的场景,晶莹、饱满而甘甜。却也只能是一个残缺的梦了。
  对于巧妇们来说,从担忧米,到念叨人,这梦的主题的变迁,是充实的幸福,还是淡淡的悲哀?


■〔寄自江苏南通〕


主页 邢晔⊙时尚漂流瓶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