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4-20]
顺自然之性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天气又热了,外面知了疲倦地叫着,发出干燥的声音。夜色渐渐地变深,但路边飞驰的车辆却没有停止,每一经过震动地面,将那琐碎的震颤频率传达到一楼的每一个房间,于是人心便逐渐变得浮躁,有些不安起来。
  我摸了摸墙壁,墙壁是热的;拂了拂空气,空气是热的。我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想睡个觉,却怎么样也睡不着,身上湿漉漉的汗珠一个劲地往外冒出,粘在竹簟上,使得皮肤与竹簟黏结在一块,拉拉扯扯的,极不舒服。电视是开着的,但一阵阵散发出的热气使房间整个地变成一个温室,叫人无法呆下去。头也开始变得混沌,想不起来该做些什么。
  匆匆关掉电视,将空调打开,过了近半个小时,空调的作用发挥了,房间的温度开始下调。我匆匆洗了个澡,躺在有冷气的房间稍稍休息片刻,后脑勺便逐渐清凉起来。我捡起一本书,那是《庄子》,翻到《应帝王》篇,末尾有一则故事,使我颇为心动。故事是这样的:“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这个故事很简单,说的是倏与忽想给中央之帝浑沌报恩,以为人都有七窍用来视听食息,而混沌没有,岂不是缺陷一桩吗?于是就好意给他凿成七窍,结果七窍凿成了,浑沌也死了。庄子还有许多类似的故事,如用对待人类自己的方式来对待鸟,“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见于《庄子·至乐》,庄子价说“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夫以鸟养养鸟者, 之森林, 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鱼攸 ,行列而止,委蛇而处。”曳尾涂中的典故一般人知道的就更多,见于《庄子·秋水》,说:“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这几则故事主旨都在要顺其自然之性,对待任何人和物都要从其特定的情况出发,不要人为地或想当然地以自己的主观意见强加于他人或他物之上,否则得到的结果便是事与愿违,甚至还会使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我又翻到《天道》篇,开头这样写着:“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圣道运而无所积,故海内服。明于天,通于圣,六通四辟于帝王之德者,其自为也,昧然无不静者矣。”自然界的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有经常处于运行之中,不停滞,才会使万物恰到好处地生长养成,乃至使天下归服。能懂得这样道理的,心便无不虚,便无不静,如止水,能烛照须眉;如天地之 ,能烛照万物之性。能虚能静,即能恬淡,能寂寞,能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故运而无所积,则天下万物均在其涵养之中。
  然而要做到,也不是十分容易的。心如何能静,境如何能虚,不顺其自然之性也许是无从谈起的。其自然之性是纯粹的秉受自然界法则的自然之性吗?还是糅合了人为法则的自然之性呢?倘若自然之性如洪水猛兽般任其泛滥,则其他物类显而易见即受其损害;倘若堵遏圈禁以抑御洪水猛兽,则洪水有溃决之一日,猛兽也会咆哮愤怒的。如大禹之疏导九流百川,顺其自然之性,亦顺其地势自然之性,使百川九流浩浩荡荡,无所壅积,东入于海,也许才是真正的顺于万物之性。人类社会的和谐其实也正取法于此,良善的法律也是基于此,于人于物,取其中道,顺其各方之性,使之无伤无碍。然而要达到如此的中道,达到人类社会的和谐融洽,确实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比方像庄子所说的,要顺其自然之性,就是浇水也不要用机械,因为有机事即有机心,有机心便有巧伪诡诈的发生,人类便争竞无度,便残生害性,使生命充满危机。因此庄子提倡最原始的顺自然之性,如浑沌一般,懵懵懂懂,度其天年。以现在的情形看来,自然是消极的。就如夏天之炎热,房间充溢热浪之时,自然的虚静岂是轻易能达到的?人要在极恶劣的条件下拼命压抑天候以及生理、环境等带来的烦躁难受之感,才能做到庄子所谓的虚静,否则只有另想窍门,如用现代化的空调设备使周围的空气冷静下来,使环境变静,人心便也随之而变静,乃至变虚。因此“人为”在运动中并不是一无可取的,它可以做到原始的顺自然之性所不能做到的目标,在人类社会里,这种顺自然之性的“人为”做法尤其是无法排斥的。
  想到这里,心里便觉得比较安适,以为顺自然之性又有了一种全新的解释,虽然与庄子的看法有些歧异,但在质地上却无二致,因为都是要顺自然之性,只是手段有些差别而已,因而又有些高兴,于是打开电脑将这个想法写下来,权当暑日的消遣罢了。当然没有空调是办不到的。


(1999.7.26)■〔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