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4-20]
地 之 子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我感觉到地底的声音,那是一股巨大的热流,冲击着厚如铁桶的地面,在沉闷的地底下发出吭吭吭岩浆般的怒吼,但是它无法冲出地表。
  我感觉到天上的色彩,那是一缕悠缓的云烟,洒染着飘渺的山峦和树林,在旷远的天幕底下做出美妙娇艳的舞蹈,但是它无法亲临地面。
  我感觉到人心底的焦躁和不安,那是一群无法找到归宿的思想的饥饿者,在狼吞虎咽地啃过宇宙的荒芜地面之后,对前途充满忡忡的忧心,但是他们无法走出宇宙留下的阴影。
  我是一个地之子,大地生育我,并扶养我成长,摇曳的青草、飘荡的碧波以及春秋代序在漫远的山坡草地上洒落的一溜溜或轻快或沉浊的辙印,使我的童年映带着青春的梦想和颜色,我听到天上自由的鸟在鸣叫,我听到地下沸腾的岩浆在怒吼,我想探访它们的心魂和梦想,但我无法穿透深不可测的地面,也无法飞临太空自由地翱翔,我想我是一个地之子,地面也许就是我的起点和终点,因此我只有老老实实地走我地上的路,听我地上的音声,看我地上的彩色,当微风吹拂柔韧的远山之时,我见到那飘扬的青色橄榄枝以妩媚的姿态隐约掩藏在长流的绿水之间,我感到我在触摸地的心魂的节律,一阵无法抑制的心颤向我凶猛地扑击过来,来不及招架,我就被置身于荆棘丛生的途中。天上的彩云与我无缘,地下的浊流亦只是无奈地发出亘久不变的声音,我挥手作别轻云与彩色,踏入凝重的夜之茫茫,即使风雪载途,我仍背负苍青之天与浑黄之地,毅然而前行。因为我是地之子,地球是我的生息之园,我建设它,同时背负它,我无目的地漫然奔波,我在寻找地之子的幸福。
  然而幸福是渺茫的,地之子的幸福是渺茫的,他的脚迹所经之处是凝重的深坑,他头顶着无法预测的玄冥之天,足践着荡摇不定的颠沛之地,风里雨里,水里火里,奔波来去,挥一把汗珠撒向平原山阿,平原山阿即遍满鲜花和彩色;洒一路歌声给川流大地,川流大地即漾满笑语和欢声。然而地之子却在渐渐地耗尽自己的心血,他永远无法穿透那先天的元素所布下的天罗地网,他永远无法摆脱死之轮回以及必然的生之沉重,他就在天与地之间选择着,行走着,张望着,用心体验着悠悠命运所赋予的也许永远无法猜测的意义,或者白色的意义,或者黑色的意义,也许是灰色的。他遍尝苦果和蜜果,他想轻身飞跃,但总是无法摆脱自己的身影。这个身影没有任何重量,只有晃动不居的颜色,或黑或白,或青或蓝,但地之子感受到其重如千钧。
  背负着重如千钧的身影的地之子能如蝉翼般轻身飞扬吗?他能上及天际与轻云彩色共舞吗?或者穿入地底,突破如铁桶也似的地壁,使奔腾飞涌的热流倾泻出地面而与之同归于毁灭吗?地之子说,“我累了,我需要休息。前面有什么,是我所不能顾及的。”地之子头一歪就倒进黑夜的无边苍茫里。
  然而,第二天,当地之子醒来之时,太阳已经照临无边无际的大地了。地之子一边走着,一边在想,我该做些什么呢?


(1999.7.22)■〔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