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3-30]
写在民盟六十周年之际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我知道民盟是从书上开始的,比方闻一多在昆明遭暗杀,起因为追悼李公朴之被暗杀。闻一多是诗人,但在这篇放入课文中的演讲词却是激昂慷慨、声情并茂。然而闻一多先生竟因此而走上壮烈捐躯的道路,我们于沉痛之余,才知道诗人的血不仅鲜艳,而且热烈。
  后来又知道闻一多先生是加入中国民主同盟的民主斗士,因此不免于民盟起了连带的崇敬之感。因为民盟之民主斗士之称,还有七君子之一的沈钧儒等人之例可证。
  积累许多印象之后,觉得自己的血似乎也应当是热的、鲜的,于是不免斗胆援引前贤先烈为同道,辗转写了入盟申请。最后竟获得批准,对我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诗经》上说,“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虽然开始怀着“出自幽谷,迁于乔木”的冀望,但我知道要使结果得到完满,任何时候,都还是需要各人尽心的努力的。因此,本着向来志愿,觉得既是民盟同志,自然要为民盟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否则,岂不愧对许多先烈前贤!
  进入民盟之后,自然发现它之不同于其他党派之处,当然也自然发现它与其他党派相同之处。讴颂之声不绝于耳,唯诺之词不厌于口,这恐怕是反映了这个时代的特征,但民盟骨鲠之气犹在,在每一次会上仍能听到些许异音,虽然不免失去少许早期的锐气和锋芒,但在和平时代,这自然也许是必然的趋势,否则天天与天斗与地斗,甚至还要与人斗,岂不要累个半死!所以,民盟变得和平起来,变得温雅起来,也是无怪其然,有它必然之理的所在。不然,弄得到处鸡飞狗跳,谁都不得安生,恐怕于国于民都非福音,自然自身立足之处也会成为了疑问。
  因此在民盟走过六十周年艰难历程之后,我笃诚恭祝民盟在将来岁月里照旧和平、温雅、有力量地走下去,为国家繁荣富强做出应有成绩。至于自己,则敢竭驽钝,还是愿意“为盟前驱”的。

(2001.2.26)■〔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