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3-30]
自由和障碍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我想做点事,可是有人设置了许多障碍,或者制度限制了前行的步伐,你有什么办法逾越它吗?
  我想说些话,可是有人公开地禁止言论,或者暗地里施加压力,使之不能够随意讲话,有什么办法能够排除或者避开这种无形或者有形的禁制吗?
  我想在这个世界较为自由地行动,可是处处受到好心或不好心的劝阻,甚至是强制性限制,有什么办法可能摆脱这些缺乏人道和自由权利的环境吗?
  或许是有答案的,或许永远找不到答案。只有条件改变了,这些形式才会散失,但有些是关乎国民性的,恐怕没有办法改变,不过,我相信,得到一些改良是可能的,这就是善良之士所应该进行不懈的努力所能达到的。但到哪里去找那些善良之士呢?
  善良之士不在天上,不在地下,不在前,不在后,甚至不在左右,他就在我们的自身里。你如果想做善良之士,那么善良的心就会在你身上生根,你也就会成为善良之士了;如果你指望他人成为善良之士,自己不做努力,那么你是找不到善良之心的。只有自己怀有一颗善良的心,才能和他人善良的心心心相印,才能懂得什么叫善良,什么叫有善良之心。倘若本身是不良善的,其心也不会良善,也同样不会懂得他人的良善,这样善良这个字眼就从他的人生课本中失去了。
  但有时善良之士也会受到环境的改变而得到改变,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善良之士身处墨池之中,倘要其不黑,就只有具备大本领者方能做到了,否则是没有不黑的。但是黑的东西要将它洗白,却非轻易能够办到。自然也有能将黑洗得发白的,但这样的白一般情况下都难免不会彻底,弄得有些惨白的味道,虽然比全黑要好一些,但总是黑过了,污点难免。因此说在一块人生的空白之布上,先染上什么颜色,比在染上颜色之后,再去洗要容易得多,《诗经》上说:“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素以为绚兮。”要做出漂亮的图案来,确实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古人讲君子慎其独,其实也讲到人要慎其初,倘当初弄坏了,就不好收拾。又有句俗话讲,一失足便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身。其实做的就是这个慎其初的注脚。因此,在人生最初阶段受到良好教育的,一般情况下,他会一直照这个良好的轨迹走下去,稍有偏差也会自动修正;最初受到了不良的教育,以后也许会走上良善的轨道,但如果不努力就会照不良的轨迹走下去了。人生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要走就得一步一个脚印走好了,走得歪歪倒倒,要找到扶你上正道的人,就只有凭万分之一的运气,否则也许一个跟斗摔倒在地从此爬不起来。
  想开了,人生是不自由的,处处要受到许多限制,但在某些形式上是可以有相当自由的,只要损害不到他人的利益,放浪形骸又有何妨,何必一天到晚拘拘束束使他人不愉快、自己也得不到自由呢?人只要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会懂得给他人自由,也就是将自由给了自己,否则大家都被这个不自由丧失掉个性,丧失掉为人的尊严和乐趣,得不偿失,乃是极大的蠢事一桩。不过局中人往往以限制他人的自由为快乐的手段,从不会想到无端限制他人对自己甚至对人类会有多少损害,会使多少创造性由于他的限制而遭到扼杀。恶的制度的形成其实就是基于有人膨胀了自己的私欲、将其意志强加于他人,而制订出恶的强制条例来的罢。只有打破这个心中的恶,才会成长自由的心中之善。恶不去,善是不成的。有了善,才能谈到人群的自由,才能谈到放浪形骸,才能谈到创造力的发挥,才能谈到人类进步,和尊严维持,否则人间就只是一个尔虞我诈的活地狱了。
  你想做点事吗?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吧。只有从善良的心出发,你做的事才会充满生机和愉快。
  你想发表言论吗?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吧。只有从善良的心出发,你的言论才会充满仁爱的精神。
  你想自由地行动吗?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吧。只有从善良的心出发,你的行动才会充满智慧的光辉。
  障碍在善良者面前是黯然失色的一堆粪土。提起脚来,从它上面跳过去,你就会得到自由了。


(1999.8.11)■〔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