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3-11]
说 容 恕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说到宽容,做到确属不易。如果宽容得没了边,也会引起不小的后遗症,轻则被人指斥为缺乏原则,重则养痈遗患,害了自己也还要害别人。
  但不能因为有此后遗症,就将要宽容的本意搁置一边去。就如人要呼吸,必须打开窗户一样,明知有苍蝇要进来,也还是要将窗户打开,否则人不就憋闷死了?
  古人讲到某人有风度,就说某人休休有容。甚至还有一句名言,叫做“有容乃大”。
  心胸狭窄者往往听不得这等话,但又不好完全否认这话,即使否认了也不会有人听,因此就只好标榜自己太有原则,或者为了大家伙的利益而须斤斤计较、刻薄寡恩不可。
  不明真相,或者愚夫愚妇们骤一听之,以为有理,但真正的明白人是知道这种人除了替自己的小肚鸡肠或自私自利的心理开脱之外,是不会对社会风气或者人群之间的空气有任何好处的。
  因此,要使群体有一个宽松的生存土壤,就必须将这种阴暗的人和心理驱逐出去。
  但事实上驱之或除之都不易,只有一法,也许可以奏效,即:不去理它。
  有时祸福不由人召,它自会从天而至。某些狭隘的人倘若犯了不中意你的毛病,即使你不去找他,他也要掘地三尺找到你,因此碰到这等人你只有自己当心,否则被他连皮带骨都剥了去,你就只有喊冤一法了。
  对付这等人,光是不理是不行的,还须有明智一点的办法不可。
  什么办法?想半天,也不易马上想到,只好采取三十六计中的最上计策,“走为上”。
  走,其实也就是躲。古人叫上策,其实是下策,对于坏到家的人,你躲是躲不掉的,即使侥幸躲掉了,他还会找上别人,让别人代你受罪。祸根不除,贻祸无穷。因此为人为己,还是要除了它,这才是正途。
  但怎样除?是须有讲究的。否则轻易中了他的圈套,自己悔之无及。
  也还是依照古人的法子,针尖对麦芒,对付这等人,先来一回不宽容再说。即是说,先做一回小人,以毒攻毒,即他用拳头来,你也挥老拳去,他踢你一脚,你还他一脚或两脚,叫他无法奈何你。等毒相互抵销中和,或者自动清除,然后再恢复你本始的模样,做君子去,做休休有容的君子去,这一回就可以做得彻底一些,也省得老是有人指斥中国人不绅士。
  因此又回到有容乃大的问题来。容,也是有限度的,对于群体的发展而言有好处的,就容,否则就不容,负起道义上的责任。
  何为道义?儒家所讲的有它的道理。因为儒家讲的是恕道,恕道也者,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推己及人之心,则恕字上就有了功夫。有了此功夫,就会有道义之认识。所以道义不是凭空而起的,是从自身而起。从恕字上着眼,人也就会无所不能容了。
  当然,容的不止一人,恕自然也不止一人,而是要扩展到整个人类的。能扩展到整个人类,就岂只是“大”而已哉!简直就是弥宇宙的大而又大不可名状的物事了。
  建立在道义上的宽容是不会毫无原则的,它也不会有任何不可治的后遗症。
  将人的心扉打开,让阳光照耀进去,原来阴暗的地方就会突然变得亮堂起来了,空间也就会无形中扩展开来。
  宽容是阳光的果实。至于阳光是什么?那就是道义,是推己及人之心。


(2000.12.14)■〔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