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伍恒山⊙自由谈
伍恒山⊙自由谈

[Posted on 2001-03-11]
文学需要宽容


伍恒山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就职于江苏文艺出版社。
兴趣:泛观博取。范围:古今中外文史哲等。追求:学问在渊综广博,诗文在磅礴壮美。情性:真实。崇尚:庄子之文、之行。但仰止于《易经》“极高明而道中庸”之境。
联系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湖南路47号8楼 江苏文艺出版社
邮政编码:210009 电话:025-3241832


  文学需要宽容,社会需要宽容。用宽容养成一种土壤,社会文化事业以及各方面的成绩就会蓬勃生长发展。
  我记得在北大读书时,有一位老师给我们讲古汉语,提到一首李白的诗,题名叫“渡荆门送别”,最后两句“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老师讲到这里,觉得平仄出了点问题,于是就解说道,这个“怜”应念lian4/span>,不念“怜”的本音。虽不能说老师曲为之解,总觉得不惬人意,不过,当时对平仄缺乏研究过后也就放下。后来才有时想起来,原来知道老师曲为之解的原因,不过是“仍怜故乡水”,第二字与第四字犯重,即均为平声,不合近体格律,才这样做了改动的。殊不知,(这一句完全可以照拗句的例来解,)但如此一改,似乎这一句是平仄合乎规格了,但后一句却不能对起来,“万里送行舟”,“万里”与“仍怜”,论平仄本音是能对的,倘若将“怜”改为去声,则第二句的“里”与“怜(lian4)”就拗起来,不合规格。最后还是捉襟见肘,前后不能圆满。这有点像南宋朱熹动辄改今音从古音的做法。结果从古并不古,改今则不今,弄得几不像,不可谓非学者拘泥之过。
  不过,世事总是类似的居多,最近看到报刊杂志上就有许多有关引用古诗错误或近似削改古诗的例子,一引用或削改错就被别人或者敌对阵营拿作攻击的把柄。比方,《文学自由谈》(2000年第6期)中有一篇《请毛先生笔下留神》,其中就拿毛志成引用杜甫《月夜》一诗的其中两句“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毛志成将它错引成“香雾云鬟湿,清露玉臂寒”,而“请毛先生笔下留神”的作者则当作了利器来对毛实行大张挞伐,说“中文系教授毛志成先生也有点不及格了,该打屁股”,理由无非是错了一个字,而攻击者所引杜甫正确的诗句则为“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前一句“云鬟”改成了“云鬓”,后一句“清露”改成了“清辉”。后一句改正是对的,殊不知前一句却改出了毛病,弄得“将终生精严于格律的杜老夫子的诗句改得不合平仄”,确实“也有点不及格了,该打屁股”。其实这纯粹是作者授人以柄,犯了被他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错误。
  其实论到格律,杜老夫子也并非很精严的,因为格律诗虽然是在六朝时就张本了,但到形成一定的模式也还有一个过程,即使到了盛唐也还不是那么特别严格的,这可以从上引的两首诗找到证据。《渡荆门送别》的“仍怜故乡水”就有些拗,而杜甫的《月夜》就大有问题了,虽然历来都将它作为近体诗看待的。全文引于下:“今夜 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第三句的第二字“怜”与第四字“儿”也还是拗的,第七句的第二字“时”与第四字“虚”也是拗的,即不合格律,可见在今人视为标准的近体诗里,唐人也是并不严格的。当然后人完全可以以拗句来做解释,只要后面有救的就行,但毕竟这只是一种后人的解释。其实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就如杜甫写李白的著名的“白也诗无敌”一诗最后两句“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就很不合格律。“时”与“樽”,“与”与“论”都拗得很厉害。因此说杜老夫子精严于格律也还是说话欠考究的,虽然杜老夫子被后人当作格律的一块丰碑,但到妨碍意思的表达处,杜老夫子也就不管不顾,只管推开格律这块挡板,照样随意不误了。因此后人动辄以某一小疵为利箭攻击他人,我觉得是有些缺乏宽容精神的。
  文章是写给现代人看的,偶尔引用古人的话出了点毛病,其实本也不值什么,只要大致意思懂、大概意思并不出轨就行,没有必要循规蹈矩,什么都跟古人的东西如出一辙。否则就极易束缚人本身所拥有的自由天性。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其实从真正有利于文化事业的发展倒并不一定要从吹毛求疵着手,却是以从大处着眼、立足于正大向上的精神入手要更有利些。否则,吹求惯了,手变得像惯性运动一般,动辄今天“请别人留神”,明天要“清算”哪个,那么这种文风就变得近乎文革臭味,有些招人嫌憎。
  古人其实做文还是比较大度的,当然科举文章例外,做诗也只要有些诗意就行,不必真的都非要字斟句酌、“吟成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不可。今人继承古人的应当是真正有益的精神,不必在小处拿着放大镜去求这个敲那个。宇宙不是完美的,人自然也不完美,但人要发展,并非只有到了完美的生存环境才可以前进,所以即使有些小毛病,也还是应当大胆向前走,不必被一根绊绳绊住。当然这也还是需要社会的宽容精神,需要文人之间相互的尊重。相互宽容些,生存环境也就更加宽松,更加游刃自如。
  不过,大处如果错了,比如要将现在挪回到过去,或将自由发展到发泄私愤,那就不合道理了,那时就如宗教家所讲,人人都须有“护法”的义务。


(2000.12.13)■〔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 伍 恒 山 ⊙ 自 由 谈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