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译介纵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作者:[英]托玛斯·哈代
译者:王雪飞


啊,是你在我坟上刨坑么?

     “啊,是你在我坟上刨坑么,
     是我的情郎?难道他在种植悔恨?”
     --“不,昨天他已经再续新欢,
     新娘从小生长在富家豪门。
     他说:‘如今不会叫她伤感了,
     尽管我不再对她忠贞。’”

     “那么是谁在我坟上刨坑?
     是我最亲的亲人么?”
     --“啊,不。他们静坐沉思着:
     ‘这有何用?栽上鲜花又有哪点好处?
     任何守墓人都无能为力,
     把她的英魂从死神的陷阱中放出。’”

     “但是,的确有人在我坟上刨坑,
     是我的敌人么?是她在偷偷地刺我?”
     --“不,当她得知您早已步入
     那扇终将封闭一切肉体的大门,
     在她看来,您葬身何地真用不着多虑,
     因为,您再也不值得她去仇恨。”

     “那么,是谁在我的坟上刨坑?
     说出来吧,我实在无法猜想!”
     --“噢,亲爱的夫人,是我,
     您的小狗,我还住在附近的地方,
     但愿我在这里的行动,
     并未打扰夫人的安宁。”

     “啊!是你在我的坟上刨坑……
     我怎么也没意想得到,
     有颗赤诚的心被我抛在了脑后!
     在我们这个人世间,
     有啊位见过,人的感情
     能比上狗的忠诚!”

     “夫人,我在您的坟上刨坑,
     埋藏一根剩骨,以作来日备用--
     每天出来遛步,我总要
     路过此地,顺便啃几口剩骨充饥。
     真抱歉,我太粗心大意,
     竟然忘了这是夫人您的长眠之地。”



风中雨中

     他们唱着一支支最动听的歌曲--
     他,她,他们所有的人--是呀,
     高音、中音、低音,
     其中还有个伴奏的人。
     烛光映照着每一张脸……
     啊,年复一年,
     有多少残叶纷纷落下!

     他们清除着蔓延的青苔--
     长者和少年--是呀,
     他们使道路更加干净,
     使花园更美丽,
     他们还造了一张乘凉的坐椅……
     啊,年复一年,
     看,一群洁白的鸟在风雨中展翅!

     他们都在愉快地享用早餐--
     男人和女子--是呀,
     此刻,在夏日的树下
     瞥见到海湾
     可爱的家禽来到脚边……
     啊,年复一年,
     腐烂的玫瑰已从墙上摘下。

     他们新造了一座高高的华堂,
     他,她,他们所有的人--是呀,
     草坪上,从早到晚
     放有时钟、地毯和坐椅,
     他们的东西铮亮崭新……
     啊,年复一提,
     雨点在刻着他们姓名的碑上耕耘。


■〔寄自南通〕

by Thomas Hardy(1840-1928) from《Poetry 1900to 1975》Page 5
by Thomas Hardy(1840-1928) from《Poetry 1900to 1975》Page 10



主页 现场@译介纵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