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译介纵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作者:[英]路易斯·麦克内斯
译者:王雪飞



     房间顿时变得格外富丽,
     大凸窗正在聚积着瑞雪,
     粉红的玫瑰花悄悄地傲立--
     这个世界可真是风云莫测。

     世界越发显得癫狂而又驳杂,
     实在难以想象,无法挽回。
     我瓣开一只柑橘,吐掉它的核:
     咄咄怪事令人雾里坠。

     不料,炉火向人间发出了笑声,
     笑声带着怨情,也带着惬意;
     就在你的舌端耳际眼帘手心……
     啊,在雪和玫瑰之间何止是玻璃!



自  传

     小时候,树叶青又青,
     好东西看不够、数不清。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院墙回响着父亲的叫唤,
     他常把衣领朝后反穿。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我母亲身着黄色衣裙,
     走来走去,脚步轻盈。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我五岁就做起了恶梦,
     此后怪事层出不穷。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黑夜和死人在侃侃而谈,
     昏暗的灯就在我的床前。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我醒来的时候,没人理睬,
     四下看看,他们谁也不在。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我那无声的恐惧在抽泣,
     但却没人答理、没人在意。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我坐起身来,孤零零朝外走去,
     目送我的是只有一轮冰冷的旭日。
     早点回家,要不就别回。





降生前的祷告

     我还没有降生;哦,请听我说。
     别让耗子、白鼬、嗜血成瘾的蝙蝠
     还有奇形怪状的吞尸鬼靠近我。

     我还没有降生;请你安抚我。
     我害怕:人类可能用高墙把我围困,
     用毒品把我戕害,用谎言把我蛊惑,
     用重刑把我肢解,叫我挣扎在血泊。

     我还没有降生;请把水给我,
     愿水和我嬉戏,草为我生长,树与我恳谈,
     愿天空为我高歌,愿飞鸟
     和我心中洁白的光束为我导航。

     我还没有降生;请原谅我,
     原谅凡尘带给我的罪孽:
     原谅我口中的言论和心中的念头,
     原谅我对自身的叛逆,
     原谅我可能的自杀,
     原谅死神对我的侵袭。

     我还没有降生;帮我彩排吧,
     排练出要我充当的角色、给我提提台词──
     当老人对我说教、官僚把我吓唬,
     当群山向我皱眉、恋人将我嘲笑,
     当白浪叫我傻瓜、沙漠把我吞噬,
     当乞丐拒收我的礼品、儿童把我咀咒。

     我还没有降生;哦,请听我说,
     别让禽兽不如人的或自命不凡的人
     来到我的身边。

     我还没有降生;哦,给我力量吧,
     我要抵制那些企图把我的个性冻僵的败类,
     他们迫使我卷入自行灭亡的旋转
     把我变作机器上的嵌齿,变作
     一个单面物件,一个东西,
     他们企图毁掉我的整体,
     把我当作花絮吹来吹去
     吹来吹去,吹来吹去
     把我当作手中的水
     任意溅洒抛弃。

     别让他们把我变作石块,
     别让他们把我抛弃,
     否则,就把我处死。


■〔寄自南通〕

by Louis MacNeice from《Poetry 1900to 1975》Page 181
by Louis MacNeice from《Poetry 1900to 1975》Page 186
by Louis MacNeice from《Poetry 1900to 1975》Page 187



主页 现场@译介纵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