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许 多·
长短句二十七首

雨后 | 童年 | 历史 | 作品 | 黄昏 | 诗人 | 某个夜晚 | 生活组画 | 面孔 | 一封短信 | 场景 | 恐怖 | 大地开始沉寂 | 房东 | 柳如士 | 事件 | 我终将看见苍白的果实 | 一个早晨的素描 | 三月·想象的父亲 | 严肃的省略 | 短促 | 手册 | 我曾经记得 | 深夜的车夫及心脏 | 自传部分 | 幸福的声音 | 花·理发店


雨  后

    赤裸的清洗
    懂得飞翔。



童  年

    糖果。
    聪明的鹿在月光下散步。



历  史

    万历年间走来的太监
    他不关心鸦片的危害力。



作  品

    穿西服的蒙娜丽莎,
    开始动手修剪达利的小胡子,
    而珂勒惠支正在磨一把镰刀。



黄  昏

    他们的马群从树下站起
    他们睡死过去了



诗  人

    隐喻的符号
    天空被当作子宫讴歌



某个夜晚

    人们挤在窗前
    看雪落地
    看生活沉淀于大地



生活组画


    夜晚,在你的梦中
    灵魂犹如细线穿过圆孔,生活被
    连接。你把它挂在脖子上
    你陷入其间


    在上个星期天,你完成了一部久久未完成
    的小说。你的血液沸腾
    这个早上,你起身看看窗外
    已经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
    文字化成青草
    你的血液沸腾
    那么多的麋鹿向你奔来


    十年前捕获的麻雀咕咕呼唤着黎明,疼痛的
    影子。你打开鸟笼
    抚摩冬日温柔的天光
    在城市的一块草坪上
    你随意画了着陆点
    
    而此刻,小区里的一位艺术家正在围观
    麻雀的飞翔。很好的行为艺术



    这当然是你的臆想
    事实上,你伸伸懒腰又缩进了被窝
    用手抓住了一条鱼,沉湎于
    正午的疼痛


    多好啊,孩子已经会在楼下喊
    他的父亲了。你迅速打开门
    迎接声音的到来,你的另一半
    哎,冬天开始了
    路面打滑
    熟悉的手指扣响门板


    请问:
    我们的爱情是否真的来过
    可怜的苹果
    你不应该早早落地



面  孔

    生长,
    永远不能停止
    那么多熟悉的面孔
    而你又记住了多少



一封短信

    在我们身后
    抓住所有我能
    捕捉到的叹息
    越过彼此灵魂的深处
    因为生活不知道结束
    又及:
    别紧张,亲爱的
    请看窗外
    所有的旧歌和失却的事物
    都将在荣光中得到一顿丰盛的午餐
    你的,2001年2月3日



场  景

    我亲眼目睹
    自己最后的时光
    带着凡人仅有的颤抖
    走出了房间
    --他醒过来了



恐  怖

    他回到阴暗零乱的房间已经是十二点了
    楼下正传来一阵耳语
    电灯坏了只好点上久违的蜡烛
    他坐下,桌子开始摇摆不停
    气温已经接近零度
    他害怕写下任何一个新鲜的文字
    这仅仅在夜间才光鲜上路的生命



大地开始沉寂

    咳嗽。歌唱。呻吟。
    一切都听不到了
    它只不过是将自己
    穿上一件天空邮寄的手织毛衣



房  东

    六十五岁。女。脸上皱纹很多。她经常抚摸她的小猫
    她亲切地叫它:孩子
    请别走,衣服已经干了
    午饭还热着呢!



柳 如 士

    她应该说当地的方言
    声音清晰
    成为男人努力接近的对象
    吃掉时间,吃掉
    生活中的几个小插曲--—无处不在的月亮
    身后的芦苇
    越来越有生气
    曾经的男人远走他乡



事  件

    钻进去
    请往前方
    点烟
    扔掉走过的路
    就像扔掉一个孩子
    平安夜
    有人气喘吁吁
    有人裹紧对方
    用手捂住心脏
    拿去
    比如你的心
    拿去
    比如你无名指上盛开的鲜花
    或者,仅有的一元钱



我终将看见苍白的果实

    我注意到天空飞翔的一个人
    他即将莅临我们这座城市
    他现在还在寻找着陆点
    甚至还想念着昨天与妻子的一次谈话
    哦 原谅我 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哭
    但乌云挡住了他的眼泪
    当然还有他的眼镜
    夹在鼻子中快十年了
    还有他结婚时的国产手表
    三年前情人送的真皮钱包
    它们拉扯他
    咬他
    就如同生活
    他的生活
    就这样
    默不出声
    忙忙碌碌

    3月4日
    春天
    当我旅行归来
    注意到这个城市
    正在积极地开展绿化工作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
    道路两旁哺育的树木
    在它们中间
    我终将看见苍白的果实
    除非
    生活始终悬挂于空中
    一个人无法着陆



一个早晨的素描

    窗外孩子们奔跑捡球
    互相说脏话
    城市的早晨有些凉意
    一辆没有乘客的公交车
    陪伴着男高音
    中年的司机和他一天的幸福
    十月来了



三月·想象的父亲

  三月,土豆已经下地。而谁又在呼喊:安静!请打开窗户,迎接远走的人,迎接他的肉体。此刻,他的形象就是几行汉字,在方格纸上跳来跳去,像麦地里的麻雀。丰收时节的装饰品。另一个世界来的小丑。
  三月,在开满花朵的树上。惊讶的目光。在一个虚幻的午后躲在树萌里,躲在四季的天光中。如同多年前的一张照片,脸上留着父亲的涵义,手里拿着一块尿布。
  三月,田野正迎面走来。想象的父亲,已经年轻了二十岁。日子象黄昏的一抹夕阳,开始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喝酒。打盹。回忆。



严肃的省略

  潮湿……呼吸性质的写作……两条鱼……窗外下着今年的第一场雷阵雨……几个人……熄灭一棵烟……扔掉一些故事……整理领带时的舒畅表情……褶皱的买单……眼球布满血丝的黎明……行道树……牙齿与乳房……在消失的地方……时记忆的终点站……诗……必须在黑暗中摸索……必须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握手……你心中的生活……母语……缠绵着你……在迷人的寂静中……爱人的头发……由黑到白。



短  促

    小张今年二十六岁
    他声音短促
    走路短促
    就连--怎么说呢?
    他耷拉着头
    你知道,你应该明白
    
    最不幸地是
    他的工作也随之短促
    我告诉他,你应该休息
    顺便喝一种酒
    就是市场上叫得很响得
    当然要正宗的
    然后--
    你短促地把它消化掉

    我的话语不多
    甚至短促
    三月八日,晴朗
    一个星期节衣缩食的小张
    爬出地下室伸伸腿脚
    来到超市
    害羞的拿出短促停留的钱
    然后--
    春天的天气
    开始浓郁
    大街上,一辆汽车迎面驶来

    短促的酒。



手  册

    星期五,十六号
    我勇敢地抓住窗外的
    景色。然后起身
    看见它们在互换颜色。那些女人
    那些树,那些事情
    
    星期六,十五号
    骑自行车的情侣穿过
    老县堂。他们没有注意到
    后花园里的中产阶级
    震动着扇子在谈论一个小生的诽闻
    而我们的知县大人
    从一宗案卷上抬起自己的双眼
    对他的婢女微笑

    星期日,十六号
    隔壁的男孩哭泣了一整天
    我紧紧抓住她炒菜的手
    别动!认真听,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星期三,二十五号
    高烧。宁宁抬起通红的脸
    舅舅,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我掉过头去
    唱起急诊室里的歌谣
    颤抖。沙哑。缄默
    我活到这样的年龄
    生活开始造访



我曾经记得

    我曾经记得
    在树与树,门与门之间
    孤独的孩子爬过墙
    穿过黄昏繁忙的街道
    一步,两步。一年,两年。
    正如前面所说的,我曾经记得
    一个孩子的行走。直至周围的人群
    发出旁观者的话语
    看呀,看呀
    爬墙的老头。一步,两步
    一年,两年……



深夜的车夫及心脏


    我走路的时候,天下起了雨。子夜--
    春天。浙江西南部。有一个人
    我正注视;“就这样吧!”--他突然叫道
    “就这样吧!”



    他还在干什么
    在那儿,街道两侧
    所有的人都在酣睡或正在
    床第之欢。现在,没什么可说了
    每个人都将继续,象昨天一样
    上路。“请到南直街9号。”


    又一次叹息。夜晚的
    心脏
    



自传部分

    当然要回忆最得意的
    事情。那一年,我七岁
    一天下午,我在树萌下挖了一个泥洞
    我的傻瓜堂兄踩中了它
    掉了两颗门牙。我害怕极了
    直到夜幕降临,我唱着忏悔的
    歌曲。轻轻敲开了伯母家的门

    当我把事情发抖地讲述了一遍后
    伯母微笑着,递上了一碗
    甜炒蛋,而且加上了很多地黄酒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吃吧,孩子,压压惊。”
    我很高兴,我饥饿
    我一骨碌吃下了它们,向他们挥挥手
    然后,在一棵黑头发地树前
    吐出了里面的碎玻璃。我知道
    母亲沉睡在那里。小镇万籁俱寂。



虚构之一:幸福的声音

    一次人们去拜谒王唯
    那是冬天的事情了
    在庄园里,他们纷纷赞叹王唯的多才多艺
    我们的大师感到心里很不安
    忽然,他说:“你们听到雪的声音吗?”

    大厅里一片沉寂
    人们听到了彼此的呼吸声
    婢女们端着沏好的上等碧螺春
    象几百年后出现在晋祠里的
    雕塑

    “告诉大家,”王唯身体前倾
    眼睛闪着光芒
    手指指向墙壁上的一幅画
    芭蕉的叶上覆盖满了雪
    “这是听出来的。”

    又过去了不少的时间
    大厅里开始热闹起来
    又人将话筒递给王唯
    又人不停地做好心得体会,以便向报社汇报
    而婢女们,一个个正从天花板飞过。她们醉了

    其实,全部地角色都出现了不同程度地虚构
    只有从天而降地声音
    真实。具有穿透力
    一位叫王唯的诗人
    在窗外坐了一个晚上,他正在
    等待幸福的声音



虚构之二:花·理发店

  这些事发生在将来。  --(古希腊)索福克勒斯

    傍晚的花
    请开放,孩子们都在空中
    等待这你2053年最后的
    落幕

    故事上演的是
    路边的理发店
    又湿,又黑。而且
    门口孑然站立着一个暧昧的男人

    <夜。>

    孩子们听到了
    她的笑声。在这里
    亦或在别处
    在永无止境的含苞欲放中

    那个男人仍给夜晚一句话后
    街面上开始起风
    树叉互相说着:“我来了,我来了!”
    他脱下风衣投奔向花蕊

    <夜。这样的夜啊。>

    鼓掌。发出幼稚的狞笑
    然后,孩子们整理好领带
    坐上飞行器,象黑鸽
    飞进悲伤的属地
    
    带好你的牙刷,滚回去
    还有你的细胞
    让这些都烂掉,让我被遗忘
    被这条街道里所有植物的根系抛弃

    <夜。这样的夜啊。你痛苦的指南针指向了谁?>

    2053……2001
    还是
    2001……2053



(2001年3月) ■〔寄自浙江〕

柯勒惠支:《1867-1945》,德国伟大的女艺术家,一生从事版画工作。代表作有《织工的反抗》,《农民战争》。《磨镰刀》是《农民战争》中的一幅作品。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