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陈东东·
诗 五 首

译经人 | 礼拜五 | 蟾蜍 | | 过海


译 经 人

    梦之军队乘风而来,侵入睡眠的
    黑暗领地。黄铜号角却
    辽远地破晓,唤醒朝露、武僧团
    村委招待所波斯相貌的
    服务员小姐……那号角又命令
    晨风急刹车,闪跌大梦
    在超出了睡眠的塔林小广场

    另一支军队也集合起来了。引擎
    轰鸣,驱动大客车奔赴--
    占领。指挥员导游的三角旗摇曳
    被半导体喇叭变形为魔镜的
    一副嗓子,映照中翻新了旧地
    旧山门、甘露台上曾遭火刑的
    两棵旧柏树、少室山下

    依旧的白昼……。跟梦和
    反复的日常不一样,译经人枯坐
    在晦暗的廊下,在一记钟声里
    透过纸张,抵达了圣言背后的
    三摩地。然而凭籍或许的意愿
    译经人回过神,黄昏已重临
    --卷帙中灯盏重新被点亮

    这时候游客们撤退至半途
    愈加沉闷的黑暗车厢里,游客们酣睡
    肉身因汽车朝不夜城急拐而
    全体倾斜,像所谓趋势,像
    过时的时尚……,他们那近乎
    无梦的梦中,不会有译经人
    垂死的脸,灯光里隐约的空幻表情

    译经人空幻的形象也不属于
    梦想和现实。当一支黄铜号角又吹响
    收拾了时间和时间的凡俗,译经人也许
    从廊下到星下,踽踽独行于细小的
    林间路。他会在某座砖塔下歇息
    一无所思,不在乎他是否
    已经是尘土或吹来的一阵风

(2000年)■


礼 拜 五

    被召唤的……是那个召唤者。他胸中
    一片月将他照耀;他想象的海域间
    汽泡般升上水面的博物馆缩微了宇宙
    博物馆显现的岛屿乌托邦敞开
    码头,要迎候一艘锈铁船抵达

    罗盘却指向另一个所在。他的心偏离
    他进展到时间半途的旅行上演了
    滑稽戏:仿佛军舰鸟,有如被风
    从前甲板拥抱上尾舷高杆的一张
    旧报纸,他的身体在速度中变幻

    他的意愿--飞翔中倾侧
    划出的弧线企图围拢别样的中心
    别样的标志物,别样的博物馆
    和一个别样的主角……哦现实
    他的船几乎在转向中覆没,他的自我

    被抛上了浅滩,--被时代风格的
    低劣诗作之塞壬猎获,而又被舍弃
    在一座反面的乌托邦岛屿
    这样他努力
    去做鲁滨逊,去点燃篝火、拉扯大旗

    去词语乱石堆砌的堡垒召唤/被召唤
    那竭力呼喊中借来的句子是新的
    滑稽戏;那回声就像被照耀的一片月
    将他照耀--要让他看清:尽管他
    从不是食人生蕃,却仍然仅仅

    ……仅仅是礼拜五

(2000年)■


蟾  蜍

    远离监控般远离诗人的井底生涯
    这癞蛤蟆,坐上显现出行星弧度的
    大地头盖骨,更向往虚空里

    金色的自由。而自由是不自由
    自由的幻想性,牵扯于
    行星的被迫运转:向心力沦入

    命运之黑暗。那未必不同于井底黑暗
    黑暗中诗人书写过黑暗
    ……黑暗中诗人,化身为他在

    时代意识里洞见的黑暗:一副嗓子
    一只癞蛤蟆,一个终于披挂上金色
    飞升到高寒境地的蛙神

    啊蟾蜍,却又被良夜映回了
    幽深的井底。当诗人吟咏
    当玻璃井栏边扮演妃子的广告女郎是

    新一代嫦娥,月亮和月亮中
    阴影的自由,监控般为事物
    提供照耀,如同电视剧,为打发

    日常黑暗而去搬演了黑暗的日常
    它必然要给予你阴影幻想
    那金色的,那自由/不自由

    那跳离头盖骨意外住进了
    嫦娥子宫的癞蛤蟆诗人
    虚空里--不仅蹲坐着一个向往

(2000年)■




    乡村教师正要求孩子们辨认当地的
    植物和石头,雨落了下来
    被唤作银杏的千年古树遮挡起那堂课
    但雨还是落向了山中、幽深处
    在言辞之外


    言辞却推进。当我企图展读一封信
    雨停歇了片刻,就像你
    刚想要署名,收住笔,你名字偶然带来的
    雷阵雨,会因为幻想的闪电而必然
    从东京移向海那边一座空寂的城


    此时,如我曾读到并讽仿的诗句
    在黄昏的寺院里我注视着雨
    我离开衰败的洛阳不太远
    我离开胡僧菩提达摩
    有一千五百年


    雨提供书写成雨的诗篇。欲跟它
    相衬的纤弱的言辞,会纠缠又一个
    乌有的人;会让我用记忆想象那个人
    他以其不存在摆脱言辞,并且不属于
    变异循环里停歇而后又到来的雨

(2000年写给雨女)■


过  海


    到时候你会说
    虚空缓慢。正当风
    快捷。渺茫指引船长和
    螺旋桨
    一个人看天
    半天不吭声,仿佛岑寂
    闪耀着岑寂
    虚空中海怪也跳动一颗心


    在岸和岛屿间
    偏头痛发作像夜鸟覆巢
    星空弧形滑向另一面。你
    忍受……现身于跳舞场
    下决心死在
    音乐摇摆里。只不过
    骤然,你梦见你过海
    晕眩里仿佛揽楚腰狂奔


    星图的海怪孩儿脸抽泣
    海哩被度尽,航程未度尽
    剩下的波澜间
    那黎明信天翁拂掠铁船
    那虚空,被忽略,被一支烟
    打发。你假设你是个
    胖康拉德,返回卧舱,思量
    怎么写,并没有又去点燃一支烟


    并没有又回溯一颗夜海的
    黑暗之心。打开舷窗
    你眺望过去--你血液的
    倾向性,已经被疾风拽往美人鱼
    然而首先,你看见描述
    词和词烧制的玻璃海闪耀
          岑寂
    不见了,声声汽笛没收了岑寂


    你看见你就要跌入
    镜花缘,下决心死在
    最为虚空的人间现实。你
    回忆……正当航程也已经度尽
    康拉德抱怨说
    缓慢也没意思。从卧舱出来
    灵魂更渺茫,因为……海怪
    只有海怪被留在了那个
    书写的位置上。(海怪
    喜滋滋,变形,做
    诗人)--而诗人擦好枪
    一心去猎艳,去找回
    仅属于时间的沙漏新娘
    完成被征服的又一次胜利
    尽管,实际上,实际上如梦
    航程度尽了海没有度尽


(2000年写给枣儿)■〔寄自上海〕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