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张哮·
淘书之乐


  在我所有的乐趣中,淘书便是其中之一。
  只要留心,你就会有机会淘到你意想不到的好书。在我二十年的读书、藏书中,其中在古玩市场、旧书店、旧书摊上淘得的好书,在几千册不多的藏书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1909年纽约出的袖珍本金装的《THE SOUTHERN POETS》就是其中一本。这本诗集里收入了有我最喜爱的诗人EDGAR ALLAN POE等诗人的诗歌。更让我激动不已的是,它是一本白屋诗人吴芳吉先生的藏书。书的扉页有诗人带有碑味的书法手迹。左边题有“南方杂诗去钱五角”的字样,右边题有“民国九年二月一日芳吉置於上海公学新群杂志社”左下角盖有“白屋诗人”的印张。当时,我翻开这本书时,我就知到它一定属于我的。我一问价,书摊老板说四十元钱时我很激动很快就掏钱把书拿上走人。回到家里,泡上一碗上好的龙井,才慢慢翻开书细细的观看起来。
  此书系硬金装袖珍本,封面印有精美的蓝色花纹图案,写有THE SOUTHERN POETS的字样。1909年美国纽约版。其用纸、印刷之精良,为当时之佳册。民国九年春,《新群》杂志社社务停顿,在这期间他得以有闲游览西湖、普陀、苏州等名胜。这本书也正是购于这段时间,或许在上海的某个书店,或是在游览西湖、苏州等地时购得的都是有可能的。而按书的扉页上吴芳吉的手笔书写的内容和印章来讲,此书在这一意义上来看应当算是孤本了。
  民国九年(一九一九年),那一年也正是吴芳吉先生经过一年多构思,完成他的著名的诗歌《婉容词》的一年。这一年他应挚友,国学大师吴宓先生函邀赴上海,任《新群》杂志诗歌编缉。在这期间除《婉容词》外,还创作了《崇明玩月》、《两父女》、《小车词》等优秀诗篇。《婉容词》后来让很多人喜爱,至今仍有不少人能背颂。在中国的百年文学史上,吴芳吉先生的诗歌是不可忽视的。
  吴芳吉先生的诗用词之洗炼在其诗歌《白屋清明》的首段便可见一斑。

    白屋晓青青,连山拥翠屏。
    江通杜甫宅,门直子云亭。
    病减贫家乐,书残古色馨。
    迩来教妇读,关学到《西铭》。
  开头两句就把家的自然背景和文化背景交代清楚了。诗中提到北宋哲学家张载所著《西铭》,这里可窥见出他乐天顺命的思想。在此段诗中他还提到唐代大诗人杜甫和西汉文学家、哲学家杨雄。我想诗中提到杜甫,不仅仅是因为杜甫曾筑草堂于成都浣花溪畔,浣花溪为岷江支流,水入长江。白屋又在江津白沙,长江岸边。而应当是对杜甫的精神、人格的崇敬之情更多一些。这使我想到他的弟子,四川大学教授成善楷先生是一位专门研究杜诗的学者。我手上有成善楷先生之子成世同先生送于我的他父亲的专著《杜诗笺记》。看来师生二人一脉相承都好杜诗以及杜甫的精神、人格气质。
  后来,我还在离杜甫草堂不远的古玩市场淘到了一本民国十六年出的《文苑》。民国十五年丙寅即一九二六年,中国内战,古城西安自三月初至十月末,古城被困235日。此刊所录为当时所见、所闻而著的诗文专集。由西北大学编印。而当时正是吴芳吉先生任西北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的时期。《文苑》从版本学上讲应当说是很珍贵的。首先,扉页上是一幅题为《西京游踪图草》的地图。此地图有张谳作稿,胡步川绘图,白屋吴生写字(即吴芳吉)。对我来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由几个文人学者所共同制作的地图,也许是此刊珍贵的原因之一吧。地图的背面是一篇端午联句,全文如下:

          端午联句
            用柏梁台体
董道不豫学楚狂(林天乐)展诗会舞过端阳(田兆丰)石榴缀粽垂绸裳浩歌长吟声满堂(穆世清)炮火围城夏日长(胡步川)长吟骚经化豺狼(郭至公)诗存道心我所倡(赵文)文章周秦隋汉唐(吴芳吉)坚志读书名方扬(方秉信)愿化大鹏任翱翔(咎元勋)更显华夏光万方(王书林)分手他日应莫忘(潘镇)还向孔门作狷狂(刘文锦)

          民国十五年丙寅(灵均逝世二千二百二十一年)
            西北大学客次
  接着便是用棣书写的刊名《文苑》。由于已经没有了目录和封底,所以《文苑》二字至今也不知何人所提。当我翻开的第一篇文章看见的是梁启超先生的文章,此文章是纪念他的老师康南海先生的,名为《祭康南海先生文》,接着便看见吴宓、缪越、吴芳吉、胡文豹、胡步川等人的诗文。如果说我翻开扉页时激动不已的话,那我看到里面的诗文时已是心喜若狂了。在我手头有关吴芳吉的资料中,关于那段西安的围城都有介绍,而唯独没有介绍专为围城所集的如此重要的《文苑》。刊中有大量吴芳吉先生的诗歌。其中所写的长达三千多字的《壮岁诗》那天,正是他三十岁的生日。在当时的情况下,吴芳吉先生已经把他看成是最后的决笔了。诗引言中写到:“民国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为吾三十岁生期,时方困西安围城,生死难料,趁其苟安,感而赋此,天命未终,应获无恙,倘有不讳此,为最后一息。”从诗中可以看出他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之情的。诗的结束处有这样几句:“人类灵犀烬烦恼,今年不得有明年,明年不得后年早,四十五十无哀歇,长夜漫漫会当晓。”一九二六年西安围解后,梁启超曾致书吴宓曰:“《壮岁诗》瑜不掩瑕,《哭柳潜》三首纯乎其纯。将来必为诗坛辟新世界,请得介绍而友之。”由此看来,梁启超先生对吴芳吉的诗作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许。据《白屋诗选》中吴芳吉行年纪略中记载,“吴芳吉在西安围城期间,创作诗篇颇多,曾辑有《围城小集》,今已遗失。”照这样讲来,《文苑》中一些诗歌很可能曾收入过《围城小集》。如是这样的话,我算是幸运的了,我读到了从没有面世的诗作。我想这一定是一种缘分。
  我现在的年龄正是吴芳吉在六十八年前离开我们的年龄相仿,他只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三十六个年头,但却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优秀诗篇。我在淘书的乐趣中,写下这篇文章,我想它还应当作为我对吴芳吉先生的一种纪念吧。



(庚辰年末川大竹风堂)■〔寄自成都〕


《白屋诗人》吴芳吉行年纪略中记载:四月中旬,直系军法以十师兵力围西安,驻西安陕军坚守。开始了内战史上有名的西安围城战。前后历时二百二十天。而《文苑》中吴宓先生的《西征杂诗》叙曰:民国十六年一月,予由京赴西安留驻十日旋即回京。时西安二百三十五日之长围,甫解予为省父。兼迎碧柳(吴芳吉)外出。这里我采用了吴宓先生的围城时间。
这只是我从扉页上的地图和大量吴芳吉先生的诗推断的结果。当时他正在西北大学任中国文学系教授。
据《辞源》上所书:屈原是约公元前340-公元前278年生。施幼贻先生的《白屋诗人吴芳吉》一文中所讲,屈原生于公元前278年。《白屋诗选》又记载屈原生于公元前304年。赵仲邑译注《文心雕龙译注》附注:屈原之生公元前339年。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