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蓝色尾巴·
蒲 公 英


  蒲公英,雪白的蒲公英。
  琥珀伸出手,想抓住它。但那淘气的小精灵,却从她的手指缝间飘落出来,缓缓的落下;风儿掠过,小绒毛再次飞向天际。
  蒲公英,你永远都这么自由,不受任何人的束缚,想让你停下都无能为力。
  “琥珀,你看到了吗。”紫音微笑着,“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是呀,除了你。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蒲公英的家园,是琥珀和紫音的回忆之乡。
  她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两个小女孩,欢快的穿梭于树林中。草地是她们宽容的大姐姐,桦树是她们慈祥的老爷爷,狗尾巴草是她们英勇的小骑士;银杏叶和兰花编织在一起,勾勒成可爱的头圈;胖胖的小麻雀,与秀丽的喜鹊,藏在树荫中展现歌喉;明媚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在草地上绘出一幅绿色星空;好奇的蝴蝶忽闪忽闪的,接触着星点阳光下的花瓣;当然少不了她们的小精灵,雪白的蒲公英,轻轻一吹,无数的小绒毛四散开来,飞向太阳神阿波罗的管辖之地。只要有风,有阳光,有琥珀和紫音,就有那无忧无虑的小精灵。
  转眼间,十七年过去了,琥珀和紫音都长大了。
  “琥珀,你把头发剪短了。”
  “嗯。”
  “被甩了?”
  “没事。”
  “是阿森吧。你一直都喜欢他呢。”
  “我是个笨女生,当然配不上他。”
  “琥珀,你不笨。”
  “是吗?”
  “我好怀念你的的辫子,黑黑的,粗粗的。”
  “有那么好?”
  “我想再次给你梳辫子。”
  紫音!紫音真是大笨蛋!琥珀转过脸,眼前的飘舞的蒲公英模糊了。

  琥珀一出生,最先看见的生命不是妈妈,而是紫音。她们在同一天,同一个时刻,同一个产房出生。护士同时抱起两个宝宝,哇哇大哭的婴儿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同样好奇的小脸。她们是邻居,天天往来,一起长大。
  琥珀是个淘气的女孩,惟恐天下不乱;紫音正好相反。两个性格绝然不同的人却成为了好朋友。她们手拉着手,哼着小调一同走过大院的树林,一起去上学,又一起回家。
  春天,折下刚发新芽的树枝,在鸟儿的歌声中,画下自己的梦想;
  夏天,蝉鸣混杂着泥土的香气,蒲公英在微风中飞舞;
  秋天,踩着金黄的银杏叶吱呀作响,头挨着头望北斗星;
  冬天,堆起一个雪孩子,依偎在北方女神的胸怀里,甜甜的等待春风唤醒美梦。
  没有烦恼的童年过了。漫长的学子生涯开始了。
  琥珀非常不喜欢上学,为什么不让我留在树林里呢?这里没有小麻雀,没有金色的树叶,没有星星,更没有雪白的蒲公英;但这里有紫音,还有阿森。阿森并不是很优秀,但他很有男孩子味。琥珀喜欢他,喜欢看他笑,喜欢他对自己说话。可是阿森似乎只对紫音有兴趣。一直如此。为什么?琥珀不得已开重新审视她的闺中密友了:柔软的辫子,大大的眼睛,漂亮的成绩,友好体贴,确实招人喜欢。嫉妒吗?有一点点吧。但紫音是琥珀的最好的朋友啊,琥珀决不会抱怨她的。
  在那个白色的圣诞节中,阿森送给紫音一张贺卡,琥珀也收到一封;他对琥珀说:“圣诞快乐!”这太普通了,没什么特殊的,但琥珀也高兴的要死。紫音的贺卡上却写了好多。琥珀不记得上面都说了什么,无外乎是赞扬她,佩服她的话;琥珀只记得一句:“你的头发真漂亮,戴上蒲公英的发饰更美丽。”
  从那天起,琥珀留起了长发。
  她的头发又粗又硬,实在不能和紫音的相比。
  阿森送给紫音的蒲公英发饰,戴在紫音头上是那么雅致,谐和,而在琥珀头上却如此别扭,生硬。柔软的绒毛此时显得那么坚硬,一切都似乎在告诉她:她永远比不上紫音。
  琥珀哭了。当她拿起剪刀,欲剪掉那辛苦积蓄的长发;紫音却来了,拿起梳子为她梳辫子:“琥珀,你的头发很好啊,会有很多人喜欢的。比如我。”
  说这话时,紫音淡淡的笑着。阳光是永不停留的,但给琥珀留下了一个光影,象天使一样的紫音的光影。
  她的话是有魔力的,琥珀一直这样认为,紫音说的绝对不会错。
  于是,琥珀留下了长发。紫音为她梳了起来。
  长头发的琥珀,一点也没变安分。12岁时的一天,她晚饭后出去,一直没回来。
  家人直到深夜,才发现女儿不见了。左邻右舍也出动了。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他们不会找到的。琥珀这样想的,因为她在树林深处的“秘密基地”里。这是她和紫音发现的一个树洞,平时被灌木从遮住,一般是发现不了的。这洞正好能装两个小孩。琥珀呆在里面捻着一棵蒲公英,想吹,但终究没吹。
  夜很深,一颗星星也没有。空气凝固了。时间停止了。
  五,
  眼泪却流下了。凉凉的,咸咸的。
  四,
  蒲公英。
  三,
  你真的是个精灵吗?
  二,
  实现我的愿望吧。
  一,
  发生奇迹吧?

  绒毛,蒲公英的绒毛!洁白的小精灵刹那间充满了这个小树洞,飘飘扬扬。“安琪儿来了!”那熟悉的笑脸出现在洞口,真的是安琪儿!“许个愿吧,它会帮你实现的。”紫音这样说着,带着淡淡的微笑。紫音的话是有魔力的,琥珀一直都这样认为。她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蒲公英的沐浴下虔诚地说:“让我爸爸妈妈不要离婚。”
  “我也许个愿吧。”紫音笑嘻嘻的,和她一样郑重地对着满树洞的小精灵说,“让我能到美丽的白金汉宫看看。”
  紫音的蒲公英已经吹散了,琥珀的蒲公英还紧紧的攒在手中。
  也许正因为这样,琥珀的愿望没有实现:爸爸离开了家。而紫音的愿望却实现了。
  14岁的紫音去了英国,去那白金汉宫的城市留学。
  离别那天,她没去机场,她怕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实际上是的。紫音只留下了一棵蒲公英,一句话没有就走了。
  而琥珀,随着母亲一起搬离了蒲公英的家园,到一个陌生的毫无生气的单元房,有了新爸爸,还有一个新弟弟。没有蒲公英和紫音的世界,单调但不孤独。因为还有家人,还有阿森,及其他朋友。
  她重复着学习,吃饭,睡觉,偶尔的感动,心奋,倒也自得其乐。
  蒲公英象一个神话,已经遥不可及了。
  程式化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就在琥珀为考试,再考试而忙碌时,平静的湖面激起一道涟漪。
  紫音回来了。
  还是以这种方式回来。

  “琥珀,你在发什么呆呢?”
  十四年的记忆,象放快电影一样,没来得及体味,就过完了。难道多年的好友也变生疏了吗?
  “三年没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迷迷糊糊的。”紫音微笑着。
  是吗,我没有改变?那你呢,紫音?!
  温暖的风掠过,蒲公英飞舞。
  紫音眯起眼,抬头望去,雪白的小精灵似乎在欢迎她回来。漫天的雪绒毛,仿佛仙境一般。虚幻的背景,和似乎虚幻的紫音,有一种神圣的氛围。美丽的紫音,更加的美丽了。琥珀伸出手,想去摸她,但距离不够。她的脚定住了,“紫音!”紫音伸出手,抓住琥珀。
  “你不许个愿吗?”
  “我……”琥珀说不出来。
  “蒲公英是我们的安琪儿,它会实现任何一个愿望的。”
  紫音仍是紫音,但她的话失去了魔力。
  真的能吗?
  真的能吗?
  蒲公英下的紫音,和以前一样微笑。只是那笑容,那么不真实,就象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为什么?蒲公英的家园还在,琥珀也还在,紫音却要走了。
  “我……要紫音永远活着!”
  奇迹啊,发生吧。
  我知道那只是个孩子的梦想,我却从所未有的,强烈的,希望真的有蒲公英的精灵。不要让天使带走紫音。

  一年后——
  我再次回到这里,美丽的蒲公英的家园。
  不管时世如何迁移,这里都不会变的。变化的,只是人。
  紫音,我的好朋友。
  你已经成为了上帝的天使,在云的那端看着我,微笑着,为我祝福。
  你曾经说过,蒲公英是我们的安琪儿。
  它实现了你的英国梦。
  但是,
  它没有实现我的梦。
  你终究是飞走了,
  带着雪白的绒毛,和我的悲伤。
  紫音,
  我无法留住你。
  就象你去白金汉宫时。
  只要你希望,如果你真的不能忍受病痛的折磨。
  那就飞走吧。
  你的笑容,将永远的留在这里。
  和我已经失去的心一起。
  化作蒲公英——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