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张 哮·


  第一次看见玉大概是在我六岁的时候。
  在我们所居住的大院里,有一间外观看起来很破旧的玉器作坊。作坊外面堆放着一大块一大块的玉石胚料。从我们搬迁至那个院落起,我每天都要去玉器作坊看师傅们打磨玉器。用来打磨玉器的工具很简陋,电动的沙轮,加上浸泡在水里的金钢沙反复地打磨,一般制作一件玉器要用一到几个月不等的时间。小时候,我始终没有明白那些整天泡在水里的一双双粗糙的双手是如何讲一块块玉料变成一件件精美的作品的。我只知道那些制作玉器的师傅们是如何地善待全院人的。他们都很善良,在每一个炎热的夏天都无偿地让每一个院子里的人去领酸梅汤。可以说我的童年时光和少年时代都没有离开过破败的玉器作坊与沁人心肺的酸梅汤。作坊里的师傅们都极为认真地对待每一块玉料,从来就一丝不苟。从他们对每一块玉料和事物的态度中,我是否感觉到了什么,这对我以后的生活是起了一定影响的。
  从七千多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起,中国便有了玉的制作。玉除了缅甸所产的翡翠(硬玉)外,其它主要产至新疆的和田玉,甘肃的酒泉玉,陕西的蓝田玉,河南的独山玉、密县玉和辽宁的岫玉等。从汉字本身讲,君王身上佩的东西为玉。最早古人把美石都统称着玉。而实质上珉和玉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因为玉具备五德,珉却没有。珉只有浮华的外表,而玉具备五德。第一德:温润而泽为之仁。第二德:廉而不刿为之义。第三德:垂而坠为之礼。第四德,缜密以栗为之智。第五德,孚尹旁达为之信。古人时时都在提醒自己身上是否具备了这五种玉的品德,而当今的人却很少看重这些了,有的只是背道而驰。既然没有了道,自然也就无从讲理、讲德了。
  我时常在想,要是天下的君王们都真正具备了玉德,那就是天下苍生之大幸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君王们佩玉更多的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也许也不乏有崇尚玉德者。近百年来能称得上有玉德者,我认为沈从文先生应算着一个。他首先做为人,在分繁复杂、肮脏、丑陋的世界里,写出了象玉一样浑璞、晶莹的作品。在不能写自己想写的文字时,他沉默了,在无声的沉默中,浩大之水在他身上无声无息地存在并流淌着。他留下的不是浮华的美石,而是玉德。我曾为沈从文先生写过一首诗。诗中这样写道:“……我伫立水边/观望流水以及水中的花瓣/正如许多事物浮过脑海 无影无踪/你平淡的文字/清水一样透澈 温暖我的内心……”
  从那时起,沈从文先生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就象是一块美玉。这块玉伴随我走过了无数的岁月。这块无形之玉始终都在将我从一个世界带到另一个世界。我一生都将不停地打磨着自己,就象打磨一块玉,并努力的接近和具备玉的品德。
  现在我身上所佩的和田玉和岫玉都是偶然得之,也是必然的结果。我每天都小心地带着她,并触摸她,以心养玉,以心养德。


(庚辰年末川大竹风堂)■〔寄自成都〕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