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
鸽子的传说


  我站在房顶上,看着在天空中盘旋着的鸽子。呜……呜……呜的声音亦在空中盘桓,这是鸽子脚上挂着的哨子。黑黝黝的电线在空中纵横交错着,象一张网,分割着生命的空间。房顶上的烟囱冒烟了,黑烟成灰烟再变成白烟……,我闻到了饭菜的香气,但却不是自家锅台里的。断炊了,没有了柴火,没有煤炭,更没有粮食,于是断炊了,我爬到了房顶上。
  “鸽子飞倦了吧,你们该回家了!”
  “来看看吧,我把你们的窝打扫干净了,新换的稻草,饱满的谷粟。你们满意吗?”
  落下来,穿过那张网,带着烟雾落下来。红唇、雨点,怯怯的躲在远处,侧着头看着我……
  我看到夕阳隐没到了青山的背后,残留的光线铺在了屋顶上,一格一格的,象小时侯的游戏——跳格子。我拣了一小块玻璃,把格子再分割,好了,可以玩了。我把玻璃丢在第一个格子里,单腿跳过去,再分腿,再单腿,再分腿,转身,再象刚才一般跳回来。再丢入第二个格子,如是再跳。嘴里轻轻的数着:1……2……3……4……。跳到夕阳沉入了海底,跳到鸽子依偎着进入了梦乡,格子变的依稀了,面孔也变的依稀了……
  这一跳便跳过了童年,跳过了少年,直到青年。如今的我再也没跳过格子,有些游戏不是永远都可以玩的,过了这时期剩下的就只有回忆了。说起鸽子,徐家汇大教堂前的草坪上经常聚集着成片的鸽子,大多都是雪白雪白的,象是盖在翠绿草坪上的一层白雪,在明耀的阳光里,闪烁着朦胧的光晕。每当我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停下脚步,隔着栏杆看着它们。在它们当中我仿佛看到了红唇、雨点、瓦灰的身影,它们也许经过了许多年许多年的时光,才从遥远的北方老家飞到了四季如春的南国,它们也许想我了,也许从家乡为我带来了童年的消息:夜里,一个站在屋顶的孩子默默的抽咽着,用肮脏的棉衣袖子擦着眼泪和流出来的鼻涕,衣服上的补丁裂开了,象一面旗帜在冷风里飘舞着,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快被他望穿了。在晶莹的泪花被风吹散在夜空里的时候,一只鸽子落在了他的跟前,后来这只鸽子带他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据说那里是梦幻的国度,任何美好的梦想都会实现,在那里他不再挨饿,受冻,他们一家都生活得很幸福。
  斯琴大叔很怜惜这孩子,自从他走后斯琴大叔一直闷闷不乐。他从草原四处流动的勒勒车里走出来,来到了城市的砖房里,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象鸽子了,成天价住在一格一格的窝里,白天出去兜兜风,傍晚出去散散步,没有马骑,没有猎打,自己象是过着牢狱的生活。于是这孩子成了他的朋友,冬日里他将孩子接到自己家里,用火煨着他长着冻疮的脚,然后扔给他一条滋滋冒油的羊腿,孩子二话没说大口大口的撕咬了起来,斯琴大叔就是喜欢孩子的率直。这夜他们都喝了很多的马奶酒,斯琴大叔的鼾声象是阴雨天的雷声,惊飞了屋外光秃秃的树枝上栖着的麻雀,而孩子抱着他的腿一同醉倒了,在梦里他还梦到抱着一只滋滋冒油的羊腿……。
  鸽子带走了孩子,于是斯琴大叔放走了自己养的全部鸽子,他希望自己的鸽子能够把孩子再带回来。他站在屋顶上,挥舞着手中的竹竿,驱赶着那些想回家的鸽子。“不把孩子带回来你们就永远的不要回家”,斯琴大叔流泪了,为这孩子,也为了这鸽子。
  我在教堂前看到的鸽子中一定有斯琴大叔驱赶出来的鸽子,因为那孩子一直都没有再回去过。我闻到了微凤中飘来的马奶酒的芬芳:斯琴大叔醉到在碳火盆前,地上扔着喝空了的碗,马奶酒洒在地上,象断线的珍珠散落开来,落在他毛茸茸的怀里,落在留着泪的脸上。这夜,他在沉醉中也去了那梦幻的国度,和孩子又吃起了烤羊腿,在碳火的映照下,他的脸红扑扑的象出升的朝霞。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