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海 飞·
逃   亡


  王胜利喜欢吮手指头,王胜利长到十三岁了,还在吮手指头。他吮着手指头站在家门口,看到天德背着一杆猎枪向这边走来。阳光很刺眼,猎枪的枪杆上也泛着刺眼的光,这让王胜利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天德说他的猎枪是德国造的,他不让别人摸他的猎枪,只有大头例外。因为王胜利有一天看到大头背着天德的猎枪在村子里趾高气扬地转了一天。天德的枪法很准,常能打到一些野货。镇上的人说天德的枪法准是因为他的眼睛大,王胜利不这样认为,王胜利一直以为枪法准和眼睛大不大是无关的。王胜利说,天德,你干什么去,你是不是又要上山了。天德没理他,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但天德确实是要去山上。这时候,大头领着一班人向这边走来。大头是王胜利的同班同学,大头的爹在部队里当团长,王胜利亲眼看到大头的爹开着吉普车带着警卫员来学校里看大头。那时候刚好是课间休息,王胜利和大头他们站在教室旁边的墙脚跟晒太阳,然后,一辆车歪歪扭扭地挤进了他们的视野。从车上跳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没戴帽子的就是大头的爹。大头的爹和班主任丁伟玲在办公室里交谈了很久,丁伟玲还在为大头爹泡茶时不小心将茶水洒得满桌都是,最后,他们还亲切地握了握手。然后,大头爹又坐上吉普车走了。从这以后,大头的身边就有了一群人。他们把大头也当团长了。大头看了王胜利一眼,然后对天德说,天德,你去哪里。天德的脸上马上就有了笑容,天德说,去山上,你们去不去。大头说,我们跟你一起去。这时候王胜利把手指头从嘴里拔了出来,王胜利说,我也要去。王胜利又说,我也要去山上。大头忽然笑了,大头身边的人也跟着一起笑。大头对他们说,王胜利也想跟我们一起去,你们说他是不是神经了,这么胆小的人也想跟我们一起去,要是山上碰上野猪怎么办。大头的意思好象是碰上野猪他们就不怕似的。后来大头又说,王胜利,你要是真的想跟我们一起去,那你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大头说完就张开了双腿。王胜利将脸胀红了,王胜利说,大头你不要以为你爹是团长我就怕你了。你爹是团长不等于你就是团长,你只是我的同学。大头说,我又没说我是团长,我也没让大家跟着我,这是人家自愿的,你这种胆小鬼,永远也没人跟你玩。大头顿了顿又说,你这么大个人还吮手指头,你说你是不是有毛病。
  王胜利看着大头他们跟着天德走了,王胜利就很落寞。后来王胜利又不知不觉把手指头放进了嘴里,他离开了家门口,来到操场,看到吴曼莉和几个女同学在跳房子。吴曼莉的两只小辫在跳动时就一耸一耸的,其实王胜利经常可以看到这两支乌亮的小辫,因为吴曼莉坐在他的前排,而且,吴曼莉是他们的班长。丁伟玲让吴曼莉记那些不守纪律的同学的名字,王胜利的名字就往往排在最显眼的位置。这让王胜利很气愤,最大的吵包应该是大头才对,可是吴曼莉不记大头的名字。王胜利于是就怀疑大头和吴曼莉一定是想要谈恋爱了。王胜利想,吴曼莉一定是看上了大头的爹在当团长这一点。吴曼莉长得很漂亮,因为她长得像她的妈。吴曼莉的妈是镇医院里妇产科的医生,据说是很风流的一个人。王胜利就经常看到吴曼莉的妈穿着时髦的衣裳从镇医院里出来。王胜利想,吴曼莉的妈,看上去最多只有二十多岁。
  王胜利在旁边看吴曼莉和几个女同学跳房子,看了一会儿,王胜利说,吴曼莉,我想和你们一起跳房子。吴曼莉忽然停止了跳,大笑起来。吴曼莉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对着其他几个女同学说,你们听见没有,王胜利这个男人婆想跟我们跳房子。几个女同学也放肆地大笑起来,这让王胜利很没面子。王胜利说,吴曼莉,不想让我跳你就说好了,你不能叫我男人婆的。吴曼莉停住了笑,吴曼莉说,那叫你什么,叫你胆小鬼,我看叫你瘪三算了。王胜利更加气愤了,他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他很想拔出他的拳头搡吴曼莉几拳的,但是他怕吴曼莉告诉大头,那样的话,他王胜利就有得受了。王胜利后来走开了,王胜利想,再不走开,也轮不到他跳的,于是王胜利就走开了。王胜利离开之前,叹了一口气。王胜利叹气的意思是说,真没意思啊。
  王胜利后来就一直坐在自己的家门口,他看到从东边过来许多人,又从西边过去很多人,他们谁也没有看王胜利一眼。王胜利太孤独了,王胜利孤独的原因是因为他胆子小,上次校运会跑步,发令枪一响,人家跑出去了,他却在砰的一声中吓跌在地上。其实王胜利跑步是很快的,就因为跌了一跌,而拉了班级团体总分的名次,这让班主任丁伟玲很不高兴,老是在班会课上提这件事,使王胜利很没有面子,所以,王胜利心里是非常厌恶丁伟玲的。丁伟玲长得矮胖,王胜利就在心里喊丁伟玲柴油桶。王胜利孤独的另一个原因是王胜利的个子很小巧,可以说,王胜利不敢与班上的任何一个男同学玩扳手腕的游戏,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大头他们在下课时围拢一个圈扳手腕,呜哇呜哇乱叫。王胜利孤独的再一个原因,是王胜利的妈老去菜场捡人家不要的菜叶。上次吴曼莉就公开讽刺过王胜利,吴曼莉说王胜利长得像菜叶,那是因为王胜利是用菜叶养大的。那时候王胜利差一点点就要向吴曼莉扑上去了,但是他看到大头也在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他心中的那团火焰也很快熄灭了。为此,王胜利劝娘不要再去捡菜叶了,娘白了他一眼,娘说,不捡菜叶,难道能捡到钞票。
  王胜利后来离开了家门,他关上门,仔细地看了看家里的一切,看了看墙上许多黑白照片。黑白照片里王胜利的所有亲人都朝着他笑。王胜利去了山上,王胜利想,山是国家的,大头他们能去,我就不能去吗?王胜利忘了他去山上的时候已经黄昏了,王胜利爬上那座叫钟瑛的山时,他看到山那边挂着半个火红的球。
  王胜利想要回来了,回家的时候,他居然会找不到路。这座山他们的班主任丁伟玲带着他们来过,他自己也偷偷来过一次,现在居然会找不到路了。王胜利很奇怪自己找不到路心里却一点也不急。天终于完全黑了下来,王胜利转悠了半天,仍然没有找到路。王胜利后来找了些细软的柴草,堆在一个低洼的地方,那旁边还有一块大石头挡风,王胜利躺在里面就很舒服。和往常一样,王胜利又做梦了,王胜利梦见自己和吴曼莉很要好了,他们在一起跳房子,还梦见他和大头干了一仗,最后,大头被他压在了身下。王胜利做了这样的梦,所以,王胜利的脸上才会浮起笑容。第二天的太阳就照在了他的笑容上。王胜利睁开了眼,他满足地伸了伸腰,这时候,他看到了他身边竟然静静躺着一只乌龟。那是一只身上长满青苔的乌龟,他一动不动地盯着这只乌龟看,小乌龟也睁着光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并且,朝他点了点头。王胜利终于笑了,王胜利下山的时候,手里捧着那只乌龟,王胜利嘴里还哼起了一首叫《万里长城永不倒》的歌,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王胜利大着嗓门兴奋地唱着。王胜利不孤独了,王胜利想要过另一种生活了。
  王胜利朝自己家走去,他远远地看到娘在家门口撅着肥大的屁股生煤炉,大概是烟太呛人的缘故,她剧烈地咳嗽起来。王胜利还看到娘的身边是一蓝子的青菜叶,王胜利就想,今天中饭就一定是青菜炒饭了。王胜利不再去关心中饭吃什么,他进屋取了书包,又出来了,向学校走去。王胜利记得今天是星期一,而且他肯定是迟到了。但是王胜利一点都不急。王胜利的娘连抬起头看他一眼都没有,更没有问一声昨天晚上死到哪儿去了。王胜利想不问也好,王胜利来到了学校,学校正好是下课时间,王胜利走进教室,他看到大头他们又围成一圈在猜拳,吴曼莉她们在丢小沙包,谁也没有注意到王胜利的到来,这让王胜利感到很悲哀。王胜利把书包丢进了课桌,然后,他把那只绿色的小乌龟放在了课桌上。小乌龟又向王胜利点了点头,两只小眼睛里闪烁着善良的光芒。王胜利爱怜地把小龟拢在了自己的手中。王胜利一抬头,大头正站在他旁边不怀好意地笑着,大头身边还站着许多人。王胜利说,大头,我昨天在山上过了一夜,逮回来一只小乌龟。王胜利的意思是说大头你别威风,我敢在山上过一夜,你敢吗?大头说,你骗人。大头又对身边的人说,他骗人,他也敢在山上过一夜,我看他的小乌龟一定是从天德那儿偷来的。王胜利也对着大头和大头身后的人说,大头,你不许说我不敢上山过夜,也不许说我的小乌龟是从天德那儿偷来的,难道钟瑛山是天德他们家的吗。王胜利的话让所有人笑起来,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王胜利就是吃了虎胆他也不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大头说话。果然大头用手指头指着王胜利的鼻子说,王胜利,你有种的话你给我再说一遍刚才的话。王胜利没有再说一遍刚才的话,王胜利说,大头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好话从来不说第二遍的。说完王胜利用手抓住了大头那只放在王胜利鼻子上的手指头,并且奋力向后扳去。大头哇哇地叫起来,大头的叫声吸引了许多人,吴曼莉也停止了丢沙包,她看到大头那张已经变成蟹青色的脸,也看到了王胜利那张兴奋过度而通红的脸。吴曼莉宁愿相信太阳会突然掉下来,也不愿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最后,王胜利放开了大头的手,他把手指头放在大头的鼻子上说,大头,你给我听好,你要是再敢把手指头伸到我鼻子上,我就扳断你的手指头。大头缩着脖子,他用憎恨的目光看着王胜利,他说王胜利你有种,你有种我们走着瞧。大头拼命地揉着手指头,他掉转头对身后的人说,你们这群鸡巴东西,你们发什么呆,你们真是太没用了,你们连王胜利都不如。
  后来上课铃就响了,敬爱的丁伟玲老师走进了教室,吴曼莉说,起立。大家就起立了,大家还说,老师好,当然王胜利也说了。接着丁伟玲说,同学们好。再接着吴曼莉又说,坐下。大家就坐下了。丁伟玲说,同学们,打开书本,翻到第18页。刷刷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王胜利也翻开了书,王胜利也翻到了18页。但是王胜利听不进丁伟玲的一句话,一直以来,王胜利的成绩总是和大头不差上下,要么是大头倒数第一,要么就是王胜利倒数第一。王胜利觉得上课真是太无聊了,他就把手伸进课桌玩那只小乌龟,玩了一会儿乌龟,他觉得没趣。这时候,他看到了前排的吴曼莉那两支乌亮的小辫。一个念头跳进了他的脑海,他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终于,他还是颤抖着从课桌里取出了小刀,那是一把削铅笔的锋利的小刀。他把小刀伸向了吴曼莉的辫子,小刀接触头发的声音是无声的,但是王胜利还是听到了那种像锯树一样的声音。王胜利兴奋极了,这时候,吴曼莉突然回过头来,她看到了王胜利手中的小刀。吴曼莉说,你是不是不想做人了,王胜利,就算你敢上山过夜,你也不该用刀削我的头发吧。吴曼莉接着又冷笑了一声,说,有你受的。王胜利这一天就一直在想吴曼莉的有你受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告诉丁伟玲。王胜利一直没看到吴曼莉有什么实际行动,也没看到吴曼莉请大头帮忙收拾自己。到放学的时候,王胜利就基本放心了。
  王胜利回到家,王胜利看到了爹和爹的扁担。这是王胜利家用来挑水的扁担,安了自来水后,已经有两年没用了。王胜利还看到了爹那张冷冰冰的脸,王胜利的爹的脸一向都是冷冰冰的。王胜利说,爹,你拿着扁担干什么。王胜利的话刚说完,爹的扁担就铺天盖地地下来了。爹说,人家头发有剃头师傅会剪,让你去操什么心。王胜利像一只被斩了一刀的鸡一样痛苦地嚎叫并且奔跑着,王胜利的爹就在后面追。镇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停下脚步,他们看着王胜利的爹追打王胜利。王胜利跑得再快也跑不过他爹,终于他被爹追上了,扁担就再一次向王胜利扫去。王胜利听到爹说,我叫你跑,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然后他感到腿上很麻地来了一下,再然后他就跌到了。爹说,你给我起来。王胜利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又跌到了。王胜利爹的脸色忽然就变了,他扔掉扁担,背起王胜利就往医院跑。王胜利的脸上都是泪水,泪水滴到了背着他的爹的脖子里,因为他看到爹老是在缩着脖子。王胜利知道是自己的腿不行了,但是在爹的背上,他重温了童年的旧梦。王胜利记得爹最后一次背他是六岁的时候,他们一起去大会场看戏。至今王胜利仍然记得那场戏的名字叫做《双狮图》。王胜利透过泪眼迷朦,看到了躲在墙角暗笑的大头。王胜利就吼起来,大头,你再给我笑,我有你好看的。大头果然不笑了,大头忽然有些怕这个以前总是很温顺的家伙了。
  医生说,没什么事,骨头伤了,神经也伤了,但是骨头没有断,需要休息。于是王胜利每天上学都必须由爹背着他去,放学了又背回来。王胜利看到吴曼莉时,就露出了仇恨的目光。王胜利说,吴曼莉,我要报仇的,我先给你提个醒,我连大头都不怕,我难道会怕你。吴曼莉笑了一下,又笑了一下。吴曼莉的笑完完全全是送给王胜利的。吴曼莉低声下气地笑,是因为大头靠不住了,而王胜利又对她构成了威胁。此后的几天里,吴曼莉老是把头转到后边来,朝着王胜利笑,而且,她居然把作业也给王胜利抄了。吴曼莉是班长,成绩当然是好的,作业基本上是对的,所以,抄她的作业是一种荣幸,这种荣幸以前是大头的,现在不是了,现在是王胜利的。这让大头很气愤,王胜利听到了大头咬牙切齿的声音,但是王胜利装作没听见。王胜利想,这下,要你尝尝孤独的滋味了。因为有许多人,他们喜欢和王胜利玩了,因为王胜利根本就不怕了大头,那么有王胜利在,他们也就不怕了。再说,他们以前受了大头不少的气,现在,现在哼哼大头你爹是军长也不管用了。军长怎么了,军长又不会给我们好处。更令大头气愤的是,有好些人居然还抢着要背王胜利了,没几天,王胜利的爹不用再接送王胜利上学了,他老是看见有人背着王胜利回来,而且身边跟着许多人。
  有一天大头在厕所边截住了吴曼莉。大头说,吴曼莉,你是不是想和王胜利谈恋爱。吴曼莉很惊讶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呀,我会跟他谈恋爱?大头说,那你为什么跟他那么好,他连路也不会走了,你还对他那么好。吴曼莉说,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大头看着吴曼莉的背影和一耸一耸的羊角辫一起远去,大头就又把牙齿磨了一回。
  王胜利的腿终于好了,但是走路的样子还是一拐一拐的。王胜利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他和一群人在操场边玩那只绿毛小乌龟。吴曼莉在不远处跳牛皮筋。吴曼莉跳牛皮筋的样子王胜利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王胜利想,要是长大了能讨吴曼莉做老婆那该多好。王胜利这样想着的时候,大头一步一步地向这边走来。大头穿了一套新军装,那是他爹给他的。尽管大头的个子很高,但那套军装还是显得太肥大。大头就这样把脖子以下的部位藏在一套军装里,一摇一摆地过来了。王胜利看着那两只大裤腿,他在想那里面要是养兔子的话,一定可以养六只兔子,每只裤腿三只,这是一道最简单不过的算术题。王胜利还看到大头手心里握着一把东西,王胜利的视力很好,几乎所有成绩不好的人视力都好。王胜利视力好,所以才看到了大头的拳头比以前大出了许多,那里面一定握着东西。王胜利想,大头来了,大头来了一定不会有好事情的。果然,大头走过来,他摊开了手掌大声喊, 谁要子弹壳。大头的手心里躺着几颗锃亮的子弹壳,所有的视线便从那只小乌龟身上移开,降落在那几只子弹壳上。而且,有好些手还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王胜利其实也很喜欢子弹壳的,但是他的嘴里反复说着,有什么稀奇,子弹壳有什么稀奇。尽管王胜利这样说着,但是所有人还是围住了大头。大头得意又轻蔑地朝王胜利笑了笑。王胜利看到大头的手掌又合拢了,大头说,想要子弹壳的,跟我来。所有人都走了。就连走得最迟的瓜子也说,王胜利,我跟大头走了,大头有子弹壳,你没有。王胜利看到许多本来围着他的人全都走了,陪着他的只有一只绿毛小龟。王胜利将小龟抓在手里,他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失败感,他开始仔细回想每一个细节,他的突然变得不可得罪,使他像变了人似的有了地位,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可改变的,比如大头可以利用爹的子弹壳拉拢这么多人,他不可以,因为他爹只是煤饼厂的工人,他不可能送给大家煤饼,而且大家对煤饼也不感兴趣。而他的娘连工作也没有,他娘只会到菜场去捡那些没人要的菜叶。王胜利站在操场边,王胜利很心痛,心痛是因为王胜利苦苦得来的东西,敌不过几个子弹壳。
  有一天王胜利看到瓜子在玩一枚弹壳,王胜利就知道那一定是大头给他的。王胜利说,瓜子,子弹壳就让你叛变了,你是个软骨头。瓜子笑了,瓜子把子弹壳挂在了脖子上,原来他在弹壳上钻了一个洞。瓜子说,软骨头有什么关系,软骨头又不犯法。王胜利就很生气。他想怎么办,人都跟着大头走了,怎么办。后来他说,瓜子,你别走开,你在这里等我,我请你们去小乐园吃冷饮。你去叫几个人来吧,我请你们吃冷饮。王胜利说完就向家里奔去,他要去拿钱。确切地说是拿爹的钱。那些钱藏在一个墙洞里,别人不知道,王胜利知道。王胜利亲眼看到过爹在半夜里起来一张一张数钞票。王胜利拿了钱,他只拿了一部分钱,他想喝冷饮一定够了,他就拿了大约几个人喝冷饮的钱。王胜利拿钱的时候心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王胜利想,我这是在做贼。王胜利又想,我不是偷别人的,我是偷自己家的,我不能算是贼。王胜利的脑子里挤满了不少东西,但王胜利拿了钱还是飞快地跑了起来。王胜利果然看到瓜子和几个人乖乖地等在那儿,他们的胸前都挂着一枚子弹壳。王胜利在心里骂,都是叛徒,都是软骨头。但是王胜利不敢骂出声来,王胜利知道现在还轮不到他骂的时候。
  王胜利领着一班人走进了小乐园,王胜利走在最前面,他的样子就很神气。镇上有许多人都看到了,摆水果摊的云标说,这不是阿大的儿子吗,看他以前软不啦叽的,今天怎么会这样威风。王胜利愤怒了,他的愤怒用他的目光表露了出来。王胜利走过去,王胜利说,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我让他们把你的水果摊掀了。王胜利说这话的时候,身后的几个人就紧紧跟着他,这让云标感到害怕,他知道忠厚老实的老大养的不是一个忠厚的儿子,他终于没有再吱声,等王胜利他们走远了,他才狠狠地呸了一声。
  王胜利他们在小乐园喝了冷饮,他们喝得肚子都快胀破了,他们都说,王胜利,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让我们来小乐园吃吧。王胜利笑了一下,王胜利说,想喝冷饮,你们要跟着我才对。
  王胜利重新去上学的时候,发现大家对大头都有些若即若离了,王胜利才知道钞票比大头爹厉害,钞票比什么都厉害。大头对瓜子说,瓜子,你们又跟王胜利了,那是个男人婆,软蛋,你们也跟他。瓜子小声对大头说,他请我们上小乐园了,你要是每人给我们发一套军装的话,我们当然听你的。大头的头马上就垂了下去,大头知道自己只能发发子弹壳,发军装是他爹的事,他怎么会发得起军装呢。
  王胜利这几天就很神气,除了每次考试仍然停留在倒数一倒数二以外,他的作业每次都是良,因为他是抄了吴曼莉的。王胜利这天很神气地回到家,他看到爹坐在油腻腻的桌子边,模样很怪地朝着他笑。他知道爹从来不对他笑的,所以他对爹的笑很害怕。果然,爹很轻地问他,王胜利,你有没有拿爹的钱?王胜利说,没有。爹又问,你想想看,是不是有一次拿错了钱,把爹的钱拿出去了,一不小心就用了。王胜利这次想了很久,他终于说,爹,我记起来了,上次拿错了钱。我长大了以后再还你好了。爹冷笑了一声,爹说果然是你这个杂种。王胜利的爹再也不用扁担敲他了,用扁担的话一不小心还得去医院,还得由他付医药费。这次他把王胜利绑了起来,绑在一条长凳上。然后,他扒去了王胜利的裤子。王胜利瘦骨嶙峋的屁股就露了出来。王胜利的爹解下了皮带,接着,杀猪一样的嚎叫就从王胜利家传了出来。
  王胜利再去上学的时候,走路又是一拐一拐的。大家以为王胜利的脚又被他爹敲伤了。王胜利说,不是,是屁股,这次敲的是屁股。瓜子常来背王胜利上学和放学,瓜子说,王胜利,就是不再请我去小乐园喝冷饮,我也要背你。这让王胜利很感动。王胜利说,他们呢,他们怎么不和你一起了。瓜子说,他们和大头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是大头请的客,吴曼莉也去了。王胜利说,他娘个大头,他比我厉害。
  王胜利开头几天很平静,下课了就一个人玩那只小乌龟。偶尔瓜子找他说说话,他们两个人看上去都很孤独。瓜子因为大头没让他去看电影,心里也很气愤,而且大头说他是两面派,他就更气愤了,所以他偏要和王胜利在一起。有一天王胜利的伤好得差不多了,王胜利就问吴曼莉,王胜利说,吴曼莉,你和大头去看电影了吗。吴曼莉说,看了。王胜利冷笑了一声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吴曼莉说,我怎么会看上他,他的成绩和你差不多我怎么会看上他。再说,就是看上他也是我自己的事。吴曼莉的话让王胜利很伤心。王胜利趴在桌子上忽然开始流泪了。吴曼莉看到王胜利的书本也打湿了,这让吴曼莉感到害怕。吴曼莉想,王胜利这个人怎么了。
  王胜利找到瓜子,王胜利说,瓜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接着王胜利就把嘴凑在了瓜子的耳边。瓜子的脸一下子就变青了。瓜子说,王胜利,这样做不好。王胜利冷笑一声,王胜利说,你是个胆小鬼,人家叫我男人婆,我都比你胆子大。瓜子说,那让我想想,你让我想一想。
  第二天王胜利见到瓜子时,看到瓜子的眼红红的,一定是一个晚上没有睡好。瓜子朝王胜利点了点头,王胜利就笑了。课间休息的时候,王胜利和瓜子看到大头和一群人在一起,王胜利和瓜子就走了过去。王胜利气势汹汹的,许多人看到了王胜利脸上的杀气。王胜利朝大家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大头说,王胜利你想干什么。王胜利冷笑了一声,王胜利突然向大头扑去,瓜子也蹿上去扳大头的脚。大家都跑远了,跑到校门口又扭转头看。他们看到三个人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尘土飞扬的样子,有一种万马奔腾的味道。王胜利和瓜子显然不是大头的对手,因为王胜利和瓜子的身体其实都是很单薄的。很快他们看到王胜利的嘴角都是血,而瓜子的眼睑显然是肿起来了。他们奋力地拼搏着,三个人身上都是泥。大头终于将两颗豆芽一样的头夹在了自己的手弯里。大头将两个人都压在身下,大头说,你们以为两个人就可以算计我了吗,老子的爹是团长,老子以后就一定不会是团长以下。你们算什么,我一直让着你们,你们还敢在我头上动土。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王胜利和瓜子都被他压在身下,不能动弹。大家又慢慢围拢来了,他们能更真切地看到面前的大战。谁也没看清王胜利是怎样翻身压在大头的身上的,反正王胜利忽然大吼一声,从大头身子底下一骨碌钻了出来压在了大头身上。王胜利的吼声让人害怕,他红了眼睛的样子更让人害怕。他的手里忽然有了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这把刀曾经帮助王胜利家剖过许多西瓜。现在王胜利将它架在了大头的脖子上。王胜利歇斯底里地喊,大头你再动一动,我就斩了你。大头果然不动了,他两只眼睛的目光全部落在了刀子上,由于距离太近的缘故,他的眼睛变成斗鸡眼。瓜子也从大头身下钻了出来,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抬起脚狠命向大头的肚子踩去,大头的一声惨叫也随之爆发出来。这时候大家才看清原来瓜子穿着一双劳动皮鞋,那是他父亲上班时穿的皮鞋,所以大家一致以为王胜利带刀子和瓜子穿劳动皮鞋是有预谋的。瓜子没有解恨,瓜子说,大头你刚才把我弄痛了。说完瓜子又提起脚向大头踢去。
  丁伟玲终于出现了,丁伟玲的出现的因为吴曼莉报告了丁伟玲。丁伟玲挤进人群,一把拎住了王胜利的耳朵,王胜利才站起身来。丁伟玲说王胜利我看你一定是疯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王胜利没说话,他把刀子插在了腰间。并且拍了拍手掌,他的意思是拍掉灰尘。
  丁伟玲在班会课上批评了王胜利和瓜子,丁伟玲说要是被校长知道,王胜利和瓜子就会被开除。丁伟玲让王胜利写了检查,又让瓜子写了检查。还让全班同学写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而且学期也即将结束了,再说有些人跟着大头,有些人又跟着王胜利了,扯平了,大约会平安无事的。
  但是有一天教室的玻璃窗突然碎得一塌胡涂,课桌底下都是碎硝,而且上课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缩着脖子,那是因为这间教室连一块完整的玻璃也没有了。校长很快知道了这件事,校长说,要查,一查到底。校长的口气有些像派出所长的口气。镇上的派出所所长黄四眼就老是这样说,查,一查到底。每个学生都按规定写了纸条,纸条上是每个学生知道的嫌疑人。没想到嫌疑人很多,那是因为平时有意见现在是报复的机会。所以许多人都上了黑名册。调查毫无进展,玻璃却重新装了起来。然后一切都平静了,尽管校长还在不停地说,查,一查到底,学期都快结束了,再过半个月就要期末考,查个屁。王胜利的心里很难受,这个人没有查出来所以他很难受。终于有一天,他走进了办公室,站在丁伟玲的旁边。丁伟玲在批改作业,头也没抬地说,什么事?王胜利说,玻璃是我捅坏的,是我用我们家以前挑水的扁担捅坏的。丁伟玲的目光透过厚厚的镜片落在王胜利身上,丁伟玲摘下眼镜用软布擦了擦。丁伟玲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主动承认是他捅的玻璃。丁伟玲用手背碰了碰王胜利的额头。丁伟玲叹了一口气。丁伟玲不想把这件事报告校长,报告校长王胜利就不可能留在学校了。可是王胜利突然大声说,丁伟玲你这个柴油桶,玻璃是我捅坏的,你为什么要不相信呢。许多老师的目光就射向了丁伟玲和王胜利,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俩。丁伟玲只好领着王胜利去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叹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后来校长和丁伟玲就谈了很久,王胜利一句也没听进去。
  丁伟玲先去了王胜利家。王胜利看到丁伟玲和爹隔着一张桌子谈话,他们的话很少,这是因为王胜利爹不太会说话的缘故。他们的样子看上去像谈判一件不怎么谈得拢的事情。王胜利的目光很散淡,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因为去了一趟山上,就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王胜利后来看到丁伟玲左脚迈出了门槛,右脚也迈出了门槛,然后,丁伟玲就一摇一摆地消失在王胜利的视线中。
  王胜利想,接下来,就是爹把自己绑在长凳上,然后剥去裤子,用皮带抽。王胜利对那次暴打记忆犹新,那是因为他觉得这有些像电影里国民党对地下党员用的老虎凳。没想到爹没有打他,因为他觉得脸上麻了一下,他一抬头,才发现父亲落下了眼泪,滴在了他的脸上。爹说,胜利,你不能读书了,你也不是读书的料。你以后就顶职到爹的厂里做煤饼吧。王胜利听到了爹温和的口气,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他伸出了冰凉的手,擦去爹的泪迹。王胜利想,大头说他长大了不会小于团长,而他最多只是一个生产煤饼的工人,吴曼莉会看得上自己吗,谁也不会看得上自己的。失败感再一次袭击了他,他开始为自己的举动后悔了。
  王胜利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娘让他跟着去捡菜叶,他不愿去。他只是每天站在门口看走来去走的人。人家说,王阿大的尾巴,你怎么没去读书。碰上是年纪大的,王胜利就笑笑说,我不读了,读书有什么用,我不读了。碰到年纪青的说这话,王胜利就冷笑一声,瘪三,王阿大是你叫的吗。王胜利有一天看到天德又背着老掉牙的德国造双筒猎枪从门口经过,王胜利说,天德,我跟你去山上,天德迟疑了一下,天德迟疑是因为他听说王胜利突然变得很横了。但最后天德还是摇了摇头,天德想我有枪的,我不怕你,你再横也没有用。王胜利望着天德远去的背影说,天德,我叫你后悔,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
  王胜利的日子很寂寞,所以他常去学校门口转悠。他看到吴曼莉和大头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学校,看到那些胸前挂着子弹壳的男同学走进了学校,又看到瓜子进了学校。瓜子看到了王胜利,瓜子说,胜利,大头最近的成绩好了不少,他爹答应如果能考到80分就让他去城里。王胜利想,看来最惨的还是我了。他看到了教室装着的明晃晃的新玻璃,他就想起了星期天他捅玻璃的情景,他捅红了眼,手都破了。他想我捅了玻璃,同学们就都会把目光投向我了。
  这天王胜利在镇子上闲逛,他把两只手插在裤兜里,走路一晃一晃的。他走过了百货商店,商店里那个镇长的老婆正和大家高声谈笑,一边笑一边磕着瓜子。那是一个卷着头发而且胖得不成比例的女人,是一个让王胜利很厌恶的女人。王胜利走过了大庙,走过了知青饭店,然后他拐进了庙后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庙后弄的。他看到天德家的大门敞开着,他就走了进去,他说,天德,天德你给我出来。没有人回答。王胜利就上了楼,天德家是两层的水泥结构小楼。王胜利说,天德,你给我出来。天德还是没应声,这时候,他看到了那支德国造的双筒猎枪,像一个孤老太一样寂寞地立在墙边。王胜利顺手抓住了枪杆,枪很重,王胜利感到了枪的份量。王胜利的心跳加快了,一个念头闪了出来。王胜利被自己可怕的念头吓了一跳,但他还是拿着枪向楼下走走,到半中央,他想了想又折回去了,打开天德家的后窗,把枪扔了下去。天德家的后窗是一片长过膝盖的野草地,王胜利听到卟的响了一下,王胜利就拍了拍手。
  王胜利又晃晃悠悠出现在街上。
  王胜利又回到了家里。
  王胜利又看到他的娘撅着肥大的屁股生煤炉。
  王胜利想,为什么结过婚的女人屁股都大,比如镇长老婆,比如丁伟玲。他想,吴曼莉以后会不会是一个大屁股女人?
  王胜利半夜的时候悄悄溜出了门。王胜利觉得夜里真的很冷,他直打着寒噤。王胜利就颤抖着猫腰来到了天德家的屋背后,在街上的路灯下他看到了自己呼出的热气。王胜利在草丛中摸索着,王胜利在长及膝盖的乱草中摸了很久,他终于摸到了冰凉的铁。他拾起那块铁,开始疯狂地奔跑。他进屋的时候,碰在了门上,爹咳嗽了一声,说谁。王胜利说,我,我小解。王胜利把猎枪藏在了床底下,然后他上床了,他的身子很久都没热过来,他也一夜没有睡着。王胜利想,有了枪,以后就可以像天德一样上山打猎了。
  第二天王胜利病了,王胜利昨晚受了凉,所以他得了重伤风。王胜利的重伤风持续了七天时间才好转。王胜利的重伤风痊愈的时候,学校里已经开始期末考了。王胜利又把两只手插在裤兜里,他晃荡着去了学校。王胜利看到了天德,天德正在一家玻璃店前晒太阳。天德的双手相互搓着,那是因为他没有枪了,所以两只手很不习惯。王胜利不知道,他生病的第一天,天德就骂了一天的街。天德说,谁偷了枪,让他走火打死自己,让他被汽车火车撞死,让他被河淹死。天德第二天就不骂了,因为大家都听出来天德的嗓子已经哑了。天德变得很沉默,他老是在人家的店门口晒太阳。王胜利说,天德,你今天不去打猎吗?天德突然发作了,他将脸胀成酱红色,愤怒地喊,王阿大的尾巴,我不要来挖苦我,你不要以为你敢对大头动刀子我就怕你。
  王胜利想了想,最终他没有再吱声。他向学校走走,学校正在考试,他就踮着脚看他以前的同学们考试。大头已经坐到了他原先的位置,这让王胜利很不舒服,因为那样每天都可以看到吴曼莉的小辫。王胜利看到大头在偷看吴曼莉的卷子,而且吴曼莉把卷子拉得很低,这无疑是在配合大头偷看。王胜利很生气,他想,吴曼莉真是个狐狸精。他又想,大头考80分就可以到他爸爸那儿去了,就可以进城了。王胜利就猫下腰在窗下放尖声音大喊起来,大头偷看,大头偷看。监考老师本来是坐着的,现在他站了起来,他不是丁伟玲,他是外校的,对调着监考。他说,谁是大头。没有回音。他把手往桌子上一拍,很响的一声,讲台上就扬起了一篷灰。他又说,谁是大头,给我站起来。大头终于站了起来,大头站起来时,狠狠地说,妈的王胜利。他听出了那种像太监一样的声音一定是王胜利发出来的,不是王胜利又会是谁呢。
  学校放寒假了。瓜子来找王胜利玩,瓜子说大头恨死你了。王胜利就笑笑。王胜利带瓜子上了阁楼,他掏出了那支枪,他看到了亮蓝的颜色,他又看到了瓜子张大的嘴。瓜子说这不是天德的枪吗,王胜利说,现在是我的,你这个胆小鬼要是说出去了,我就一枪结果你。瓜子说,我怎么会。然后,瓜子也摸了摸枪,胆子渐渐大了,又抱过枪玩起来。瓜子说,这个天德,以前不准我们摸他的枪,现在哼哼,有我摸的。王胜利说,别乱动,小心走火,枪是有保险的,小心走火。他们想那个豆瓣一样的东西大约就是保险,但是他们不知道是关着的还是打开的,因为上面标着的是外国字。王胜利拿起枪瞄向窗外,王胜利让准星缺口和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三点成一线,并且用嘴巴虚拟着开枪。啪,啪啪,啪啪啪。瓜子提醒说,这枪只能响两响,它是双筒,你刚才啪啪啪响了三下。王胜利愣了愣,他对瓜子的提醒很反感,但又说不出什么,只好说,你懂什么。
  王胜利看到镇长女人扭着肥大的屁股向这边过来了。经过王胜利家的窗下,又走了过去。王胜利将枪对准镇长女人的屁股。王胜利说,啪,啪啪,啪啪啪。突然王胜利听到了一声真切的枪响,他看到一个女人跌到了,他又看到瓜子青着脸一言不发地跑下楼去。王胜利想,不好了,怎么办不好了,我把镇长女人打死了。他坐在楼板上想了很久,最后,他下了楼,并且向钟瑛山飞奔。他的心一直咚咚狂跳着,他想,现在,派出所长黄四眼一定在叫,查,一查到底。他看到太阳落到了山的那边,他就抱了一些柔软的柴草堆在以前睡过的地方。第二天早上,王胜利觉得肚子很饿,阳光很刺眼。他看了看熟悉的小镇,然后向山的反方向走去。
  王胜利突然失踪了,他很久都没有回到小镇。镇上的人在背后说,会不会在外面死掉了。大头没有考到80分,但还是进了城。大头进城的时候,他说他最想的是王胜利。这让瓜子大感意外。
  五年以后的春天,王阿大和他老婆在院子里晒太阳,他们的头发白了,那是因为王胜利突然不见的缘故。王胜利以前经常挨打,现在人不见了,王阿大就感到很落寞,甚至很伤心。他们坐在院子里叹气,他们说,如果王胜利还在的话,今年十八了。这时候,他们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胡子拉碴的人,这个人很瘦弱,喉结一突一突的。这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俩。王阿大站起身来,走到那个人的身边,仔细地看了他很久,他看到这个人的眼里忽然有了泪痕。王阿大说,你不会是王胜利吧。那个人点了点头。这时候,王阿大才看清王胜利下身晃着一只空荡荡的裤管。他这个人就像一片树叶一样,随时会被吹走。
  王阿大忽然发怒了,他说你跑哪儿去了,这么多年你跑哪儿去了。王胜利没有回答,过了很久,才谦卑地笑笑,轻声说,有饭吗。王阿大的老婆捧出了饭,他们看到王胜利狼吞虎吞地吃着。王阿大说,那个女人没有死,那个女人只是被响声吓了一跳,后来就爬起来跑了。但是那个女人后来还是死了,因为她奶子里生了东西。她的死与你是无关的。王胜利听到这里就猛拍了一下腿,拍下去才知道那地方是空的,他爬火车时掉下来,被压断了腿。但是,假如他知道那女人只是吓了一跳,他就不会失去这一条腿。
  王胜利的饭碗空了,他呆呆地坐着,很久都没有说话。王胜利忽然看到了王阿大凳子底下的一只小乌龟,这么多年过去了,小乌龟仍然只有这么大。王胜利走过去,捧起小乌龟,他看到乌龟的眸子里闪动着善良的光芒,并且向他点了点头。王胜利伸手揉了揉胀肿的眼眶,可是他的手,却湿了。


■〔寄自浙江诸暨〕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