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30]
·叶 青·


水  鸟

   最新的魔法
   使水鸟飞出多鳞的海
   无肩之臂轻轻滑动
   孤寂与缺损的圆形
   外表涂满令人盲目的酒精

   水鸟象一个女童
   我只是看到她的裙摆
   浸入闪亮流质的水中
   在她的身后
   穴居山林的种族翩翩起舞

   灵性的事物如何将自己呈现清楚
   一缕青烟 命定要飞逝 要散光



宋瓷中的想象


   惊艳的冬天从一尊宋瓷开始
   旺盛的悬铃木从颈口逸出
   宛如飘离尘世的仙鹤
   我们反复吟咏刺绣之美
   冬至即将来临
   那频繁的诀别之外
   更有刺痛双眼的宋词的碎片
   只是冷月下一段话本
   仗剑远游  溯流而上
   为一枚鳟鱼打开所有的扇卷
   而我迷恋的只是瓷器中的午夜
   宛如寂静的瓦罐
   清冷如初



悲哀七章


   让我们开始吧
   开始于一株赝造的水杉
   早年的经历都是琐碎的真实
   如今 我将俯身在你神圣的水上
 

   我认识你并爱过你
   在一片漂移着的百合上留下指纹
   我手中握着十枝倦怠的柔夷
   我还要容忍你一些时候吗?


   而在麦草间和炉火里
   杜鹃通红的飞行逐渐归于沉寂
   我不让悲哀碰伤它一根毫毛
   没有更惨痛的舞蹈


   莴苣 极度可爱的刹那间的植物
   我已准备以它去喂养一种幻象:
   一只衰老的寄居蟹在我的趾间哭泣
   当我避开它时我正是想抓住它


   夏间的冥河在芦苇边静静流淌
   无边的水将我引向空幻和幽灵之居处
   我愿意 我想尽快被寂静接纳
   猝然昏死于一场戏剧或颠笳丛中


   一轮满月中跃出一头狮子
   雏菊在它的风中淡漠地微笑
   谨慎而娴雅的暴力将祝祷的酒杯轻轻揉碎
   这是爱情已远逝的中秋之夜


   歌声象一只灵性的玉腿踏过我的胸
   对岁月消失的憾意从左侧倒挂下来
   火焰在嗅觉中传递 有时
   光凭眼睛就能指出悲哀的每一个细处



夜  歌

   圣灯已灭 我翻开幻象的第二章
   有一声惨叫静卧在花冠与残枝中
   那顾盼如炭火的是谁
   惊惶之树击响了她盛夏的白银脚镯

   我循声而去 无意中触及秘传的鹰
   受灵感而狂呼 那自上而下的翅膀
   撒落腥红如血的麦秸 和拯救的根茎
   在我极乐的长祷中 悄悄收割去一个女人

   那顾盼如炭火的是谁
   她已心力交瘁 沉眠于通往寺庙的路上
   秋风萧瑟 不贞的天空中雨水满盈
   她向我述说爱情在浮萍上澶递的光景

   那声音开始后 森林之书销残殆尽
   我不知派谁去为我传话
   一切多情的鸟在高处筑巢 躲避下一次泛滥
   那顾盼如炭火的是谁

   慕我如渴 爱我从清晨到午夜
   无限感动的雨水比蒲草更易燃烧
   我期待冬夜里月祭的灵歌泛起
   失明的鸽子被急遽下沉的流沙淹没



故  地

   秋日的扇面拂过青瓦
   细雨的微光
   燕泥落在堂前
   二十年前的云,
   毫发未动

   潭边古瓮汲满了
   深秋之落叶
   曾经装点过艳阳春华
   翻开石板,
   鸣蝉已去多时

   我在时光之外
   打量旧日庭院
   远处雷声隐约,
   是山道上的马车
   将扇面涂抹得泥泞难辨



溪中之舞

   惠子涉足浅浅的小溪
   她一步一步往水中走去
   她的裙裾一点一点往上提起
   春光象早上的日出,映红天际
   台下,男人们掌声雷动,兴奋不已



这 一 刻

   这一刻
   我心中真实的流失
   自日晷深处发出响声
   那渴睡的樱桃被惊醒
   和整个清凉的夏天

   这一刻
   我知道你在看我叹息
   你看一簇叶状的细烟
   从掌心穿过
   弥漫在失意的星空下

   这一刻是秋日的冥想处
   菊色凋零,瞬间的舞伴迷醉
   在偶然之物的森林里
   风中鹿群踟躇不前
   等待星光的启示

   而我无言以对
   在结霜的黎明悄然隐退
   樱桃木折裂之声,如一场戏剧
   让我轻轻走过罢
   不去惊动此中的男女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