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30]
歪   藕
·房 军·

  家乡是个典型的水乡,地处全国闻名的“鱼米之乡”里下河地区。这里水面广阔,河汊纵横,小河接着大河,大河连着古运河,小池塘挨着大池塘。
  大池塘有的是老河断流自然行成的,有的是人工开挖的,一般的都不太大,总在二十亩左右。这些大池塘都是有人家承包的,承包人每年向队里交纳一定的费用就行了,大部分人家承包这些池塘都是为了养鱼用,所以我们也管池塘叫鱼塘,也有少部分人家用池塘养螃蟹和甲鱼,但养螃蟹和甲鱼的池塘还要用砖和水泥进行加固,否则螃蟹和甲鱼就会钻泥里溜掉了。
  鱼塘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只要注意不要让鱼塘和河有相通的地方,不让鱼游出去就行了。每年的冬月是干鱼塘的季节,干鱼塘就是把鱼塘里的水全部抽光,剩下活蹦乱跳的鱼,鱼塘的主人叫上几个壮劳力,每人背一个鱼篓,看见鱼抓起来放进鱼篓,鱼篓满了然后再倒进船舱,全部鱼抓完后,鱼塘主人就可以开着船满脸笑容地去交易了。每年这个时候也是我们吃鱼最多的时候,由于村上养鱼的人家比较多,干了鱼塘总要每家每户送上几条,这样送的人家多了聚到一起也就不少了。鱼塘干完后二十多天,新的小鱼苗就又运回来了,小鱼苗和河水一起注入鱼塘,预示着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春末以前鱼塘是不用人看管的,到了夏初鱼已经有四指宽的时候,鱼塘的主人为了防止别人偷鱼,就必须自己或者雇人看管鱼塘了,只到下次干鱼塘的时候为止,一刻都不能放松的。
  相比较而言,小池塘的热闹一年也就只有一次。小池塘不大方圆也就几亩水面,而且水比较浅,水清的时候可以看到池塘底的淤泥。这样的小池塘是没有人承包的,因为它的作用不大,养鱼用太小不值得,队里为了不让它白荒着,每年春季都往里面放一些藕苗,任由这些藕苗自己生长,从来没有人管过这些藕苗的死活。虽说没人管,但有趣的是每年这些藕苗都长得非常喜人,每到夏季的时候,池塘里满是参差不齐的荷叶,朵朵荷花争相展艳,有含苞欲放的,有露出莲蓬的,有才露出尖尖角的,妖娆多姿。青绿的荷叶密密麻麻铺满了池塘,美丽的荷花点缀其中,看上去就象是巧夺天工的女子在绿色的绢布上绣出来的绝迹。一阵拂面的微风吹过,荷花在荷叶的陪衬下翩翩起舞,好象是在欢迎你的到来,想和你说说藏在心中许久的话。
  由于这个池塘的作用就是长藕,所以我们都管这样的池塘叫“藕塘”,夏天特别热的时候,好多孩子都喜欢来藕塘里玩耍,因为荷叶不但可以当着帽子戴挡住毒辣的阳光,藕塘里的水由于有荷叶的遮挡,泡在水里特别凉爽舒服;而且藕塘下面还有细嫩的小藕,虽然小但完全可以吃的,玩饿了随手摘下一段洗干净就可以充饥,有的时候一天都不需要回家去吃饭的,只有到黄昏炊烟四起,父母的叫喊声已经变得不客气的时候,才拿起剩下的藕段和脏衣服,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这个时候藕塘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夏天的藕塘是属于孩子们的。
  快到中秋节的时候,藕塘里的荷叶已经全部枯落了,黄黄的叶子有的飘在水上,有的已经开始腐烂,有的早已不见了踪影,荷叶的枯败表明藏在淤泥里的藕已经非常成熟了,到了收获的季节了,这个时候队上总要叫上几个人来采藕。中秋节的时候,由于气温已经有点凉了,人不能全部进入水中,否则就会冻坏了身子,所以只能穿上皮裤子,才能长时间呆在水里。藕塘里的淤泥又特别多,根本看不见藕在哪里,因此只能靠感觉,又不能把整节藕踩坏,所以每年的采摘藕的人都是那么几个人,因为他们非常有经验,每次都采得又快又干净。他们每次采藕都是从塘边开始,一只脚支撑身体重量,另一只脚开始试探藕的位置和大小,试探完后,便开始用双脚把藕夹住,身体左右晃动,来回几下藕周围的淤泥就开始松动了,然后只需稍稍用力,就可以用手把藕拿出水面了,因此我们管这种方式叫歪藕。然后逐渐从边上向藕塘中间靠进,只到全部歪完,经过他们歪出的藕,不但完好无损,有的竟有1米多长,而且特别干净,看上去白白嫩嫩的。
  歪藕的一般都是男女搭配,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枯燥了,男的负责歪藕,女的跟在后面拿藕送到船上或者岸上,在歪藕的时候他们大都会开些乡间淳朴的玩笑,说说谁的媳妇和谁有一手,你男人今天不在家,我到你家陪你去等等,女的一般都不会生气的,因为她们也知道这是个玩笑,也附和着说些玩笑话,相互取乐。歪藕时的藕塘里总是笑声不断,人来人往,有过路的口渴了,女的就会送上一截干净的藕段,让他解解渴。孩子们谗了,女的也会送过来一截干净的藕段,不过如果孩子们不叫一声“婶婶”或“姨娘”的话,是不会很容易得到这段藕的。因此,秋天的藕塘是属于大人们的,特别是属于那些会歪藕的大人们的。
  歪上来的藕,全部堆放在一起,然后按人头数每家分一点。到了中秋节的晚上,每家的饭桌上都会多出几道可口的用藕做成的菜,孩子们还能吃到蒸熟的藕段,咬下一口,放在嘴里嚼起来特别的香,是乡下孩子难得吃到的好零食。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听老家的人说藕塘早就不存在了,但我的记忆却没有随着藕塘的消失而消失,每当饭桌上出现白嫩白嫩的藕时,我总是不禁回想起大人们歪藕时的情景,多么淳朴,多么温馨,多么自然。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