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30]
·赵 霞·


暖 风 南 倾

   清晨呲呲刷牙,下午兢兢读书,
   舔一口喜剧的白糖,嗅一丝男女的醋香。

   再剪指甲,掉下十弯月亮。去院落,
   摘下衣架上晾干的豆荚。

   兰花迅长,好似我们未来的喧天娃,
   太阳时退时显,哪里学来的狡黠?

   你将胡须在水斗逐个敲碎,又去跑步
   把球鞋的泥底左右翻出,

   暖风南倾,拽歪你绚烂的菟丝发,
   你咧嘴浅笑,春天就象纸鸢般跟随。

(2001.3.25)■


语 文 作 坊
--献给LJ老师

   技术的活、流水线:他浆好帆布纸,
   她抹一道指甲的香。

   复印工身后,冒出许多沟壑的脸,
   噢,是商场的水晶电梯,将顾客上牵下引。

   打孔、钻钉。
   晾干、压平。

   按钮红,扉页绿。翻下你的腰肢,
   把A4从中缝折叠 —— 瞧他筋韧矫健,
   黑发如墨!

   ……铁笔重兮,蜡花溅。陆老师驾
   坦克而来:“课代表,你的作文——”为何他
   耸肩突胛、舌润齿圆?

   三五片旧信,蠢蠢欲忆。文稿纸泛青,
   老杂志缺页。我刻、我刻,我们的社,

   她是书记,你是村长,油印出鬼蜮伎俩,
   把代数吓傻。谁吆喝来一头荷马,

   逗得我们咯吱作响。
   再诌一段即兴评书,一个词牌的笑话。

   粉笔头紧捏于手,你板书那般辽阔!


(2000.3.22)■〔寄自德国〕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