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30]
孟姜女突围
·卢寿荣·



  故事原型:齐国士兵杞梁在一场不义之战中死去,其妻哭于城下,十日城坏。后世将此故事与秦始皇大兴徭役修筑长城联系起来,经过演变,杞梁妻成为孟姜女,杞梁成为范喜良,城墙成为长城。



  电话:电话的出现是人类史上的一大进步。电话在我房中出现是我贫瘠的教师生活的一大进步。这它总是来得不紧不慢,每当我头重脚轻或者心神不宁时,它就会响。嘀-嘀-嘀,我拿起话筒,喂你好,请问找哪位?通常对方总是会发出又嗲又媚的声音:“你猜猜我是谁?”在一般情况下,我会说,“你是黛二。让我吻你一下好吗?”但是今天我不打算这样说,这是有原因的,我机敏的鼻子已经捕捉到了黛二身上的香水味。她就站在门口,双手插进裤袋(“蓝威龙”牛仔裤),傻里傻气地冲着我笑。我不喜欢她那样子笑,低级、陈旧,象烂苹果。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和杨泊通话。杨泊你们认识吗?就是苏童笔下的那个已婚男人杨泊啊!他现在从先锋派小说的误区中走出,跑到我们七十年代作家的小说中讨生活来了。他说,他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而我们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



  解构之一:首先释名。孟,孟仲叔季之孟,排行最大的意思。姜,齐之国姓,大家都知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依我看来,齐国就是姜太公钩到的最大的一条鱼,周武王把整个齐国都封给他了。女,女子,没什么好说的。现在请大家跟我念几遍:孟姜女-孟姜女-孟姜女……好听吗?开始时可能不太习惯,但多念几次你就会发现其中隐藏无限玄机。孟姜女,就是大齐国的女子。春秋五霸谁居首?齐。战国七谁谁称雄?秦。所以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诸位读者,孟姜女的出现绝非偶然,她是没落的垂死的齐贵族对逐渐走向繁荣富强的秦王朝发动的最后的疯狂的反扑。



  电话:你好请问找哪位?
  老骨头你好我是杨泊。
  我知道你是杨泊但请你不要叫我老骨头好吗?
  那我叫你什么?
  范喜良。



  关于黛二:黛二和我关系不大。在人们的心目中,她一向属于陈染,我不会夺人所爱。但现在既然她进入我的小说,又进入我的寝室,我就暂且给她一个角色。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有我还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候,我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听说她当时拒绝了我,我一向健忘,记不起来了。现在她在一家外企上班,大概害怕身上的香水被老外吸干,她经常往我住处跑。起初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好,后来就慢慢习惯了。有时她会在这过夜,会在适当的时候发出尖叫,这事你能想象得到,我不多说。



  树林:是的,就是这一片小树林。每天傍晚,孟姜女都会走入这片小树林。林子不大,但提供了基本的树木和草地。可怜的孟姜女背负着为齐国复仇的重任而不自知,她只是觉得自己很压抑很压抑。树林的前面有一泓小溪,有些时候,孟姜女会想在里面洗澡。



  中国现代著名的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认为,中国的古代史是一部谎言堆积如山的历史。无数正人君子和卑鄙小人同场竞技,充分发挥想象的快感,将历史的真相剥离得七零八落。不管是西施、妲己还是孟姜女,她们的形象都被后人无情地歪曲。具体地说形式是:越往后史料越多。史料越多,其实越不可靠。



  范喜良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别生气。
  什么?
  你姐姐在我手上。
  你把她怎么了?
  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干什么我就告诉你我把她怎么了?
  我在研究孟姜女,你呢,你把我姐姐怎么了?
  我和你姐姐同居了。
  (岂有此理!我决定立即取消孟姜女的角色)



  范喜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没有偷看孟姜女洗澡。或者说,我的肉眼虽然有此企图,但我的灵魂拒绝这样做。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曾经受过孔老夫子的一些影响,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他的光芒无处不在,“非礼勿视”,这是他的谆谆教诲,我无力违抗。但是,我同样无法抵制孟姜女那美仑美奂的裸体的诱惑,在风声树影中,我哀叹,我流泪,我以头抢地,但这些都无法阻止我的眼皮的跳动。于是,我更加紧闭双眼,开始想象了。她的鼻梁,她的耳坠,她的腿毛,她的头皮屑,她的三围是94、82、97吗?我是想象的,不一定符合现实。
  她的头发象焦碳一样黑,她的皮肤象牛奶流淌,她的眼神水蛇般游动。最令人迷醉的是她肚脐上的一粒痣:安静,暗红色,不长毛(如果我将刚砍过柴的脏手摸过去,她会打我吗?)。在她还没来得及完全钻进水里的时候,一只蚊子栖息在她的乳房上,它盯着它的高耸,心有不甘,开始吸血,不停吸,用力吸。


10
  嬴政: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嬴政。从今天起,我要让天下的百姓归于一姓。在你们的额头上刻着“秦”字,在你们的心窝中也必须刻着“秦”字。盲目地抵抗是无济于事的,你们必须忍耐而顺从,并且时刻牢记着:我就是你们唯一的君王。


11
  糟糕!孟姜女要嫁给范喜郎啦,那怎么成呢?儿啊,我还指望你能选送入宫,好刺杀秦始皇呢!


12
  在和黛二过两性生活的日子,我时常泪流满面。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起那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有一次我在高潮的时候对黛二说,你要是孟姜女就好了,你要是孟姜女我保证娶你。黛二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谁要做孟姜女,你没看人家李冯李修生他们都把祝英台花木兰给解构了,什么时候,你也解构解构孟姜女吧,就她那低级而又愚蠢的爱情观,在现代市场经济的车轮下不被碾成齑粉才怪呢。她看着我顿时枯萎下来的身体,又同情地说:“就算我想当孟姜女也没机会了。你知道,孟姜女被范喜良看了一眼身子就决定嫁给他,而我,都不知被你搞过多少次。”她说完就装着楚楚可怜地看着我,还假惺惺地挤出几滴眼泪,好象在告诉我:她不能成为孟姜女完全是我的错。


13
  解构二:现在我们来研究哭。孟姜女为什么要哭,她为什么不笑?这说明了什么?我认为问题相当严重。事实上,秦始皇已经吞并了其他六雄,除了楚国的某些潜伏势力仍在蠢蠢欲动外,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威胁他的统治。这样,孟姜女就只好哭了,她怎么可能象革命先烈那样"高唱凯歌埋葬秦家王朝" 呢?


14
  黛二在翻我的书架,她总是没事找事。我站在她的背后,不,是侧面,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虽然缺乏爱情的滋润,她的身材依旧出众。我曾经帮她量过三围,分别是94,82,97,对于普遍平胸塌臀的中国女人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数字。我甚至想,我也许可以考虑和她结婚,以便永远拥有她的三围。但是现在还不行,我没空,我要研究孟姜女。


15
  孟姜女?没听说过。是唱歌的吧?怎么叫这么土气的名字?是不是张惠妹一走红连土气的名字也跟着走红?


16
  解构三:长城。封建专制主义的象征。闭关锁国的象征。中国长期落后挨打的象征。好大喜功的秦始皇希望把整个华厦大地变成他的游乐场。他焚烧书籍以毁坏人们对美好往事的回忆,如今他又修筑长城,企图给人们以这样的错觉,即秦始皇从一开始就是你们的君王,你们无论在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是我的奴隶。


17
  你就是那个叫孟姜女的美人吗?
  是,皇上。
  听说你是齐国贵族出身?
  是,皇上。
  那么你为什么会嫁给一个樵夫呢?
  我不知道,皇上。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侍侯我好吗?
  不好。
  为什么?
  因为你是皇上。


18
  书架:我的书架一共四层,每一层放的书都有各自的特点。为了方便黛二的目光和读者保持同步,我在这里帮你们简要介绍一下。架一:古代文学作品。当然因为文史哲不分家,里面的书大多以混血居多。比如说《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再比如说《博物志》《列女传》《搜神记》《山海经》。也有少数纯种的文集,如李白杜甫韩愈屈原之流的作品,其中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清代一个叫黄景仁的诗人的《两当轩集》。架二架三都是外国文学作品,其中有中文有外文,有健康的也有儿童不宜的,由于黛二对她们明显缺乏兴趣,目光一闪而过,我也就乐得省两口唾沫。最底层放着的书属于我的专业范畴,我研究的领域是先秦文化,目前这一阶段以孟姜女为主,我正准备撰写一部有关孟姜女的专著以博取同行的注意,并希望藉此而评上副教授。当然,考虑到我的副业是写小说,有时候我会有这样的设想,即我同时还可以虚构一篇关于孟姜女的小说。


19
  我不在乎他曾经偷看过我的乳房,或者说我不在乎他没有偷看过我的乳房。


20
  解构四: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某些中国人看问题的方式有些幼稚。什么万里长城永不倒,什么不到长城非好汉,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到了最后,无须大动干戈,孟姜女的那几滴眼泪就足以让长城趴下,让好汉也趴下。
  不过话说回来,探讨一下作为赌博娱乐方式的"长城"跟孟姜女的眼泪这间的关系也不失为一个别有风味的问题。我们假设范喜良迷上了"筑长城"而不再对老婆的裸体感兴趣,在这种情况下,孟姜女会怎样?她还会哭吗?她的眼泪会象从前一样在地上砸出几个洞吗?真诚的心还能够感动上苍吗?


21
  可是,在我的书架上,为什么找不到当代作家的东西呢?我和黛二可是一直都很喜欢很崇拜他们的呀!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和黛二各自开出了三个最喜欢的作家名单,相互写在各自的光背上。结果我的背上写着:陈染、陈染、陈染。而她的背上是:苏童、苏童、苏童。我们枕着这些名字入眠,就好象和心爱的人终身厮守在一起,如果你不介意重复的话,我不妨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又想起了孟姜女,非常非常之想。


22
  起初,范喜良还振振有辞:我刚成婚,要服役也得等洞房完再说。但是秦王的侍卫长不吃这一套。小弟弟,是你大还是当今皇上大?告诉你,皇上的小弟弟都比你大!就这样,范喜良开始筑长城了,他身强力壮,几块砖头累不垮他,然而不幸的是,那天下午透过视网膜所看到的那一片眩晕始终在侵蚀着他,他开始面黄肌瘦,白天默认喃喃自语。管事的是个和蔼的老头,没有过分为难他,他基本上是自己折磨死自己的。在他临死前,他挣扎着说出了生平的最后一句话:相思成灾。


23
  黄梅戏选段《孟姜女·哭城》:
(孟姜女)范郎!范郎啊!范郎啊!鸟雀惊飞雪纷纷,苍天垂泪放悲声,长城寻君君不见,你半为风雨半为尘!你一点孤魂放何处?我万里奔波为何人?为何人!实指望鸳鸯交颈同生死,实指望莲开并蒂结同心,花烛未成抓你走,天涯海角两离乡,实指望到了长城见到你,谁知你珠沉玉碎裂成孤魂!苍天啊!何不让月长圆花长好,却教那月缺花残付断云。我高哭三声天也暗,我低哭三声地也昏。天昏地暗乌云起,你不见三山五岳血泪倾,你不管人间苦难如东海,你不管坟山高筑恨难平。老天你若通人性,快快偿还我夫君,老天你若通人性,快快偿还我夫君!
(伴唱)范郎临界终赋相思,孟女倾情愁如织,苍天装不下悲和愤,长城抵不了泪水倾。
(孟姜女)范郎范郎你听妻讲,我送寒衣来到你身旁,北风怒号寒气降,不知你手脚凉不凉?人间你受尽了孤单苦,决不让你九泉下还受凄凉。范郎范郎你听妻讲,妻子接你转回乡,实指望夫妻见面多恩爱,又谁知一场春梦两渺茫!我的范郎啊!哀鸿遍野世道乱,我死我活实难防,死也要和你死一起,孟姜女死也要伴随范喜良!

24
  呀!范郎,你好酷呦!连临终遗言都说得那么意韵深长!


25
  现在公布解构结果:孟姜女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上苍,她被赋予哭倒长城的权力。已经成为皇帝的嬴政受了惊吓,他不久就一命呜呼了。但是重新得到天下的不是蓄谋已久的齐人,也不是一直蠢蠢欲动的楚人,而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姓刘名邦,此刻,他正得意洋洋地宣布,为了表彰孟姜女的丰功伟绩,他决定将其事迹收入由皇室亲自主持编撰的《列女传》中。无疑,作为这一系列解构方案的策划者,我对解构的结果很失望。没劲,我说,真他妈没劲。


26
  在经过长时间的挑选后,黛二从我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围城》。奇怪,我的书架上没有这本书呀,她是从哪里摸出来的?是我的记性不好?还是她的恶作剧?我带着略微有点惊奇的目光,再度审视了一遍黛二的三围。也许,书本来藏在她身体的某个地方,她趁我心不在焉时将它象变魔术一样地变出来?
  “你知道钱钟书先生逝世的消息吗?”
  知道,当然知道。
  “那你读过钱先生的书吗?”
  读过,当然读过,不仅读过而且细细地研究过。什么《管锥篇》《谈艺录》《写在人生边上》《宋诗选注》,我可真是如数家珍熟悉得不得了。不过,据我看来,钱先生的所有书中,写得最好的,当推《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冲出来,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每次我一阅读围城,我就会想起孟姜女,从某种意义上说,孟姜女可称得上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她突破了门第观念的束缚,突破了秦始皇的淫威,也同时突破了万里长城的围墙。我真应该好好向他学习。要突围。要从围城中突围。要从先锋派小说中突围。也要从孟姜女和黛二光芒四射的三围中突围。就这样,我口若悬河思绪万千开始了我的演讲,说到最后几近慷慨激昂。我开始怀疑自己也有点被感动了,黛二就更不用说,她紧紧地贴住我,用充满迷醉的眼神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你突围的过程中,我能够帮你哪怕是一丁点的忙吗?”
  我吻了她一下,说:“请你暂时回到陈染身边去好吗?”


■〔寄自西安〕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