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11]
·饭 饭·


嫁给一匹马

    嫁给一匹马,她说
    嫁给速度疯狂与奔驰
    趁着年轻
    跟随一匹马
    流浪或者相爱

    她的眼神隐藏在暗蓝眼影中
    啜饮一杯无伤大雅的
    香槟酒
    防水口红营造出刺目的光艳
    (你可以推测那是雅诗兰黛美宝莲
    羽西或者奇士美)

    嫁给一匹马,她说

    熄灭一支长长的摩尔烟
    打一枚绵长的
    呵欠
    慵懒妩媚
    漫不经心

    嫁给一匹马,她一遍一遍地说
    (你呢,如果你是一匹马,
    会娶我吗)
    黑色丝袜上一道贯彻始终的伤痕
    一颗赤裸的话梅核
    一只苍蝇
    依次进入我的视线

    我记起一个模糊的冬日
    多云起风并且有雨
    眼影口红烟香槟与呵欠
    一个肥硕的男子
    正坐在此刻
    我的位子上

    嫁给一头象,她说



关于那场饭局,我想说
--给YOU

    用诗歌描摹一场饭局不是
    我的长项
    这两个我热爱的事物应该
    各自奔跑
    我时而追逐这个时而追逐那个
    天晴回家
    天阴去往情人的小屋
    不晴不阴正好怀旧

    一定是那场雨浇晕了我的头
    那场雨暗示我的文字将和我一样
    仓皇四顾无路可逃
    那碗米粉如何分行
    它们分量很足不该被一笔带过
    它们从容相拥在我极力掩饰的贪婪目光中
    它们在革命年代是誓死捍卫秘密的战友
    在和平年代是忠诚的爱人
    我用这一比喻感动自己
    屠杀开始之前我承认
    我需要虚伪的温情增加勇气

    是哪一只鸡的左翼(或右翼)丢失在
    我的胃里
    是哪一只鸡
    它的各个部位象一群叛逆的孩子纷纷出走
    是哪一只鸡暗自垂泪
    它自认与商鞅是同命的兄弟却在我这里
    遭到不平待遇
    是哪一只鸡的灵魂聆听我的教诲
    形而上的咀嚼与形而下的学习并无
    本质差别

    (吃饱了吗?我们走吧)
    这是春日里充实温饱的一晚
    故事人物和情节都很简单
    无非是某种巧合引出你今日之大不幸
    你可以这样开始叙述
    很久很久以前
    诗歌雨水BBS和贪吃的女生
    同时出现在
    晚饭以前



纪阳离开村庄
--给HonestMonk

    三个词语突然袭击我
    三个词语犹如三只蚊子
    嗡嗡作响并且不怀好意
    纪阳
    离开
    村庄
    三个词语鞭打我的想象
    一个饱嗝之后
    一杯水之前
    一起事件由此发生
    纪阳离开村庄
    一个男子就此行走在我的文字里
    他的表情和心境都将由我决定
    他的左脚先于右脚迈开哦不
    他的右脚先于左脚迈开
    起程
    在故乡他乡抑或两个他乡之间
    离开
    然后相遇
    和一个季节一个明天一段路
    和城市和酒和姑娘
    相遇
    在我的文字里
    纪阳正在离开村庄
    我顺手赠给他晨光花香鸟语
    还有一块可供歇脚的石头
    像一个好心的老太太
    我允许他的包袱里有可口的糌粑
    允许他胃里残存着清蒸鱼的气息
    还预备一个小小的盹儿
    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一不小心我写下汽水两个字
    于是他的手边凭空多了一听饮料
    于是安排一个嘴角上扬的微笑
    或者一句略为走调的歌声
    也就名正言顺了
    这个叫做纪阳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
    我忽然改变主意不赋予这次回眸任何意义
    就这样我免去了对于悲情与喜悦过去与未来怀念与憧憬的
    繁琐设计
    只需在结尾处提及他的背影
    由近及远及无穷
    从村庄从视线从时空
    以至最终从文字中逃离
    行文至此我黔驴技穷
    在三个词语的暴政之下我被迫描述一起普通事件
    是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纪阳离开村庄



死亡幻象
--卧轨

    等了很久了
    孩子
    天很冷而
    此刻它们驯服无比它们
    将要如鲜花竞相绽放在
    这木头和铁共同分割的格子
    之内和以外象
    一个少女对女人身份怀有的
    隐秘渴望

    孩子
    我等了很久了我
    等在冬天北京一段
    由木头和铁共同分割的格子
    之内和以外而
    此刻我确信我是
    美丽的我确信
    此刻若你再一次凝望我我将
    不用掩面而泣
    不用再不用了孩子
    很快地
    我将作为气体或者仅仅作为
    气息
    围裹你
    爱你
    更加扩散深切并且永久地
    爱你
    我将被一次野蛮的征服彻底
    毁灭和释放由此你将
    看见我的贞洁
    看见
    我以这无可挑剔的方式
    证明我的高贵
    向你
    抑或向我自己

    孩子
    我小心地把心留在
    这由铁和木头共同分割的格子
    之间
    它不可摧毁它
    还要继续
    想你



之二--车祸

    我已逡巡一周没有发
    现可疑人物除
    了我
    蓄谋已久的越狱一份扬州炒
    饭一碗榨菜肉丝汤足以诠
    释我此刻的微笑亲
    爱的下雨天我的车闸容易失灵就象哭
    泣的时候我容易爱
    上你最后一次我请求亲
    吻空气声音泥土孩子和
    你
    再脏的雨水也不能玷污我的身体再
    长的春天也不能消解我的勇
    气我早已自毁双目我的眼
    睛它拒绝接受虚伪拒绝制造虚伪拒不相
    信色彩形状和表
    情它唯一的用
    途是流泪如
    果如果孩子们问起就让他们触
    摸我光洁的额头我的苍白的唇最后一
    次让我告诉他们关于村庄祖母我最爱的花的名字
    这场越狱我蓄谋已久大排档老板娘手中的五
    块钱和一辆红色单车是我驻
    留人世的仅有证据不
    用说你也知道下午三点
    我
    死于两首诗
    歌和一
    段爱情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