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11]
·沈浩波·


给自己的献词
——顺便献给伊沙兄

    他们都在骂我
    在所有
    我出没的地方
    在所有
    有诗歌出现的地方
    那些敌人
    和曾经的朋友
    那些我曾经欣赏过
    或者一直讨厌的人
    我一张口
    他们就骂
    一个活在辱骂当中的人
    似乎越来越
    不可能是一个好人

    于是
    作为一个流氓
    我横行无忌着
    作为一个混子
    我游刃有余着
    作为一个恶棍
    我朝所有面瓜般
    善良的书生
    露出狞笑
    作为一个阴谋家
    我和另一些家伙朋比成奸
    吹着口哨
    像天生的坏蛋一样
    踱过你们原本干净的街头

    于是我告诉他们
    我心藏大恶
    于是我把双眼
    瞪得像斗鸡一样
    于是我满脸横肉
    我还要把我满脸的横肉
    像明星照一样
    到处刊发
    给你们所有的人看看

    今天上午
    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
    又一个昔日好友
    终于开始骂我的时候
    我哈哈笑了
    我说这一切
    原本都在意料之中
    我的朋友
    当她挂上电话时
    肯定没有想到
    其实一个坏蛋
    也有内心荒凉的时候
    其实一个坏蛋
    内心早已一片荒凉
    寸草不生

(2001.1.28)■


我 们 拉

    流动红旗插在黑板的右上角
    大红花佩带在老师们的胸前
    好孩子们手里拿着金色的喇叭
    骄傲的女生挺起她们没有发育的胸膛

    而我们并排蹲在学校后面的茅坑
    嘴里衔着草叶,抬头望着蓝天
    我们拉呀,我们拉

    春天的河堤属于打猪草的少年
    公园的长椅属于拥有爱情的男女
    摩天大厦是事业有成者们的天下
    温暖的炉火边没有异乡人的位置

    而我们蹲在公共厕所里一声不吭
    夹紧手中的皮包,看着灯心绒的裤脚
    我们拉呀,我们拉

    有多少孩子在广场上放风筝,就有多少
    妻子和母亲在深夜里红杏出墙
    有多少男人在酒吧里吐出胆汁,就有多少
    少女用丝绸的睡衣遮住半只乳房

    而我们坐在狭窄的抽水马桶上
    看着镜子中那个脸色蜡黄的男人
    我们拉呀,我们拉

    总是这样,在街的拐角出现的
    不是疯子就是警察
    总是这样,连跳脱衣舞的女郎都以为
    通往天国的路是金色的

    总是这样,人们都在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总是这样,天气一旦晴朗
    我们就会咧开嘴巴

    而我们将在这样的天气携带诗稿
    冲上大学的阶梯教室,齐声朗诵
    ——我们拉呀,我们拉

(2001.2.1)■


关于马小兰的一首叙事诗
(或者就叫“小兰西南飞”)


    空腹而来
    仰头三杯啤酒
    啤酒凉透心肺
    我装做面不改色


    今晚非喝不可
    不把自己喝高
    我就是一个
    连自己都看不起的
    过于理智的人
    貌似一个君子
    其实是骨子里的胆怯


    可是马小兰
    你也不要在人群中
    偷偷发笑
    现在我已经喝高了
    就是一头发情的野兽
    再也没有什么能拦住我
    今晚你是我的拉


    你们所有的人都让开
    不要跟我喝酒
    不要拦住我
    让我看看我的马小兰


    马小兰你不要笑
    你总是这么漂亮
    你的嘴唇总是翘着
    它们今晚是我的心肝
    告诉你吧
    我今天是来喝酒的
    我今天是来
    抱你上床的
    今晚你是我的拉


    马小兰
    你爱我吗
    我真想问问你
    可是我才不会
    问这么傻的问题呢


    啤酒喝多了
    马小兰也想上厕所
    外面下着大雨
    马小兰站起来往外走
    我冲上去
    抱着马小兰的肩
    我大声说
    走,我陪你走肾去


    雨真大呀
    我牵着她的手
    我们在雨中奔跑
    感觉好极了
    像是在谈恋爱
    要不是你急着要撒尿
    我真的以为
    我们会在雨里飞


    是不是所有的爱情
    都会有一场及时雨
    可是我们
    都是把爱情看透了的人啊

10
    找不到厕所
    我们就找了一个胡同
    在一家乌漆的门口
    我说就在这儿吧
    你蹲在屋檐下
    我替你挡着
    你吃吃地笑
    非要让我转过身去
    转就转吧
    反正今晚
    我是要看看你的

11
    你还在笑
    我一把抄起你
    你的腰真细
    我抱着你在雨中狂奔
    一直抱回饭桌
    我要让他们都知道
    你是我抱回来的

12
    你们谁都不准碰她
    连勾肩搭背也不行
    今晚她是我的
    过一会我就要
    送她回家啦

13
    的士载着我和马小兰
    刚才太热闹
    现在两个人
    就显得有些冷清
    我紧握着她的手
    就像小时候
    握着一只苹果
    我的手心出了汗

14
    我有些清醒了
    或者本来就没喝多
    她也清醒了吗
    她在我身边
    说了一些话
    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没敢往心里装

15
    走过青石板的小径
    上楼的时候
    我们都没说话
    她打开防盗门
    又打开木门
    打开灯
    我们换上拖鞋
    关上门
    就听不到外面的雨声

16
    客厅里沙发的颜色
    卧室里床垫的颜色
    都是我喜欢的臧青色
    被褥是特别柔软的那种

17
    马小兰洗完澡
    更漂亮了
    我在客厅等她
    她走路的姿势像模特
    尤其是摆动手臂的时候
    她问我想睡哪里
    她说要不你睡沙发吧
    我说不
    我要和你睡在一起

18
    我当然要搂着她睡
    不然我来干什么
    这个小娘们
    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躺在床上还在笑
    好象不好意思
    但从她掏出安全套
    并迅速给我套上的熟练手法看
    分明又是此中老手

19
    真正像个雏儿的反而是我
    一钻进这滑腻的被窝
    刚才酒后雨中的英雄胆
    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莫非真的已经酒醒
    还是太真实了
    反而有些心虚

20
    马小兰好象也有些不踏实
    是不是来得太快
    有点不像真的
    她说真没想到
    我们俩居然这样
    我说这有什么想不到的
    我早就想好了
    今天一定要来
    把你抱在怀里

21
    真的躺在一起了
    触手可及
    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我笨拙地摸索她
    嗅她身上的香气
    我说你真香
    我的手
    搭在她的乳房上
    乳房不大
    但却是我见过的
    最漂亮的一对

22
    我亲了她的嘴唇
    我觉得我的动作有些傻
    也可能是从上床以来
    我一直就有些傻
    有点不象真的
    有点茫然
    她没有让我多亲
    这令我至今遗憾
    在此之前
    我最爱的就是她的嘴唇

23
    她问我要不要
    我觉得她问得很奇怪
    废话
    怎么会不要呢
    “那你要答应一个要求”
    她的脸有些红——
    “你要戴上套子”
    这不又是废话吗
    我当然要戴上套子
    但我一直想问她
    为什么说这句话时
    她的脸会红

24
    永远搞不懂女人的心思
    但马小兰那时
    肯定也不知道我的心思
    我其实已经吓坏了
    就在我爬到她身上的时候
    我发现我裆中的玩意
    居然没跟着硬起来

25
    没有比这更令人沮丧的
    一年来
    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另一个城市
    我第一次叫小姐
    还没进去
    精液就喷涌而出
    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候
    它总是要跟我过不去

26
    马小兰扑哧一下笑了
    我连忙解释:
    平常我不是这样的
    马小兰又笑了起来
    连我自己
    也觉得这话说得太可笑
    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27
    马小兰用手帮了帮我
    我突然更想笑了
    一年之前
    那个南京的小姐
    也是这样帮我的
    我觉得这么想
    有点对不起马小兰
    就咬紧牙
    没有笑出声来

28
    这首诗写到这里
    已经有点无聊了
    当时的情况跟这一样
    其实已经挺无聊了
    但为了把事情做完
    或者为了把一首诗写完
    我怎么也不能
    就此罢休

29
    重新回到她身上
    本来想先试试
    没想到扑哧就进去了
    好象一条鱼
    掉进了泥潭
    我笨拙地动作着
    却有种石沉大海的感觉
    不是因为我的太软
    就是因为她的太大
    如果是后者的话
    那肯定是因为她
    久经沙场的缘故

30
    我也是一个提着棍子的男人啊
    但这棍子
    却像是面粉捏成的
    我仍然想完成这件事
    但太热了
    这是夏天最热的时候
    两具肉体重合着
    汗腻腻的
    马小兰终于忍不住对我说
    太热了
    要不你先下来吧

31
    太热了
    下来也无济于事
    我们聊了会天
    我不失时机地
    向马小兰
    吐露了一些心扉
    但两个人躺在一起
    还是太热
    满身都是汗
    我只好爬起来
    到书房去睡沙发
    然后就听到
    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

32
    亲爱的马小兰
    我的这首诗
    你很快就会看到
    上面的31段
    我们曾经共同经历
    我不知道我的记忆
    会不会有些错误
    但后来的情景
    就只有我一人知道了

33
    其实也没有什么
    这幕情景十分平常
    无非是一个男人
    躺在一张沙发床上
    他摊平四肢
    看着窗外的天空
    和天空下隐约的树杈
    窗外就是马路
    路灯在闪烁
    有光亮照进书房
    照在这个男人身上
    马小兰你看
    他像不像一条死狗
    靠,这么写
    就有点感伤了
    其实当时
    也没什么可感伤的

34
    我是昨天开始写这首诗的
    正在写的时候
    马小兰给我打来电话
    说她要到
    祖国的西南走走
    可能还要在那里
    发展一段感情
    我告诉她说
    我正在写一首
    关于她的长诗
    是一首叙事诗
    既然她要去西南
    这首诗不如就叫——
    小兰西南飞

(2001.2.1-2)■


大连十七章


    在保险大厦的七楼
    我咳嗽了整整三天


    曾经被山林里的豹子
    吓得尿了裤裆的诗人
    在席间,扔出了自己的杯子
    那天晚上,他做了三个鬼脸


    亲爱的屁股,亲爱的乳房
    你敢不敢和亲爱的南美女人干上一场


    穿过一座广场,我们拐入
    一条僻静的小街
    饺子店已经关上大门
    红色的灯笼挂在远处
    在这条街上
    走了两个来回之后
    我们又回到了广场


    令人生厌的是另外一个老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要看
    在什么时候 在哪里
    这是在大连
    在啤酒和海风当中
    皮靴踩响积雪
    母语和高脚杯相撞
    刚从鹿特丹飞回
    那个长着塑料脸庞的男人
    他的哭声在传染
    另一个男人
    在深夜放声恸哭——
    他年轻时的偶像
    而今已步入暮年


    我已经给我的女友
    打了八个电话
    我其实深爱着她


    我们都已看出
    今晚他将
    躲在被窝里手淫


    这是你的地盘
    我当然害怕
    你说要卸下
    我的一条大腿
    但今夜酒红如血
    在九个男人
    和一个女人面前
    我将不得不迎上
    斗鸡般骄傲的脖子

10
    我不和沉默的人干杯

11
    她的诗写得真好啊
    那个棕熊似的老家伙
    兴奋地叫道
    我真想搞她一次

12
    对着大海撒尿
    海水漫过
    浸入细沙的皮鞋
    我害怕海滨浴场的工人
    会从背后
    一把揪住我的腰带

13
    他们都在专心地
    审阅手中的诗稿
    六个男人
    散乱地坐着
    屋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听到我的那声惊叫
    “第五卷诗稿里
    居然夹杂了两根阴毛”

14
    身体沉默着,诗歌叫喊出它的声音

15
    还好,大连
    你的女人和你不一样
    比如阿旎和阿萍
    她们裹上乳白色的大衣
    并排座在
    挡风玻璃的后面
    她们的身子
    暖乎乎的

16
    我的鸡巴里充满了鲜血
    这是伊沙说的
    不要让腐烂的南方
    吞噬掉你的身体
    这是我们
    对谢有顺说的

17
    我们在取笑她:一边做,一边痛哭流涕的女人


(2001.1.1)■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