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话 说 今 …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大爪子·
上网日志


1(戒网)

  只要有一天不到网上来,就是我戒网了。决心一定是前一天夜里下的。网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我不能再耗在网上了。我已经浪费了很多的生命,浪费了很多的金钱。回想起来痛心疾首。
  网上有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依恋它?也不知道。每天早上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线,每天晚上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下线。我在网上到处走。有的地方去一次也就永远不会再去,有的地方去过,就不会离开。最常去的也就是几个地方。刚刚上网的时候搞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网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一咕隆地滑下去了,于是就痴迷,就忧伤,想走进扑朔迷离的至善至美而不得。虽然也知道在虚拟和现实之间隔着一堵无形的无法逾越的墙。凝视着显示器上的文字,用意念走进虚拟。现在还会感到隐隐地痛。再也不敢走进QQ和什么ID单独聊天。美丽的春天只要一次足矣。
  想在网上住下来,再也没有什么依恋像这样的依恋。还想圈许多的地,盖许多的别墅。欲望在这里膨胀。不想永远做网盲,就买了一大堆的有关网络的书看着。一天只有24小时,除了看这些书,还要做别的事挣钱侍奉着这个虚拟。没有钱就没有这个虚拟。失去了这个虚拟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人不能为了钱而活着,除了钱,除了网,还必须做别的。我就在这样那样的想法中四分五裂了。
  我的房间是那样的小,放了两台电脑已经没有地方摆放书桌了。今年最大的愿望在附近什么地方租一间画室,过去的一年,几乎没有动画笔和颜料。在网上圈了地,而网下的地却一天天地荒芜。
  在网下,我有许多的朋友。往年我都要给他们寄贺卡,今年怠慢了他们,连贺卡都忘记寄了。我自解脱,你们原谅我吧:我一天只吃两顿饭了。有一顿还在电脑前凑合的。
  戒网吧,我哀求自己。但我能想象:三天以后那人窜到网上会更加疯狂地奔跑,就像一条从樊笼里逃出来的狼。

2(梦)

  吃过晚饭,泡了一杯浓浓的沱茶。人犯困的时候喝什么茶也没有用。到网上来发了一条帖子,抓了一条帖子,给一位朋友发了一条妹儿,就困得要倒在线上。想支撑,去冲淋浴,指望温热的水能把瞌睡冲掉,非但没能冲掉瞌睡,反而更累。于是就睡。

  隐约中听到猫叫。好像很近,好像很远。

  后来开始做梦。看到一面墙上贴了很多的布告,这些布告全是网站倒闭和网站裁员的消息,很多人围观。这时听到有人喊:“那边,那边……”
  转身朝那边看,那边的墙上贴了一张更大的布告:招聘“网络警察,待遇从优”。许多人朝那边跑去。我拉住身边的一个人,不让他跑。他狠狠地摔开我,吼道:“你不要钱,我要钱!”
  后来又和一个朋友P坐在秋千上荡着说话。我没有见过P。也不知道他样子。但我们坐在秋千上。P和我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我对P说另一个朋友Q的坏话。Q有一个网站。我很轻蔑对P说:Q最近把网站卖掉了,去当网络警察了。P问我:现在网站还能盘卖出钱来?我说看卖给谁。
  谁知Q随即就来到了我和P面前。我不敢正视Q,梦就醒了。

  这时是凌晨4点。下床,上线,点开了三个窗口,还是挥不去心头的忧郁。

3(愚人)

  因为电脑被黑,想再接一条电话线,可以有个替换。这是一个笨办法。生气懊恼都是没有用的。谁让你热恋上了网络,谁让你“先天不足”连回掷一个“炸弹”的能力也没有。
  无意中看到了电视里的一个关于“网吧”的专题采访。特别是看到那个有一千多个座位的大网吧里坐满了人,不由哈哈一笑。中国电信有一大半天地都是狂热的网民支撑着的。
  去网吧!反正都是付费,要黑,也不会黑在自己的电脑上。

  住处附近有好几家网吧。原先不知道。是几位网友来看我,要找网吧,才知道附近有网吧。

  去买软盘。这也是对付被“黑”的,有备份就不至于所有的文件都损失。

  其实,上网的电脑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文件。重要的文件都在网上的加密坛子里。一大把的信箱。一大把的加密坛子。像秘密房间一样地撒落在网上。网络上总有很多这样的空间。
  互连的虚拟世界比现实世界要广阔得多。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国界的在线速度世界。谁也没有能力在这个世界里划分边境线。
  因为被“黑”过好几次了。每回“黑”后就聪明一点。像考试一样,答错的那道题,以后就不会再错,和那道题相似的题以后也不会再错。

  到电信局去找电信局的投诉。上网是付费的。为什么付了费,还有那么多的网页打不开?这是什么服务质量!
  这个黑客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黑客,而是和你们电信局勾结在一起的黑客!

  电信局的人听我这么说,顿时涨红了脸,回道:
  我们发疯,我们还要出钱养这些人?
  我们自己出钱破坏自己?!
  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养那些人?!

  在场还有几个投诉的人,也电脑被黑。其中有一个老人这样说,在线访问一个英文网页,电脑提示,有病毒,下载了一个美国的杀毒软件就被黑掉了。
  既然这样,何必还要什么互联网?
  怕什么?!
  呵呵,网页上有炸弹?!网上世界袭击现实世界,好莱坞的科幻片的题材!

  网吧是属于E人类的。
  这几天网吧的生意出奇地好。因为这些天网络屡屡出故障,不少在家上网的人也到网吧去上网。网吧是宽带上网。打开页面真是快,哗地就开了。在网吧,又听到有人在愤愤地骂“他妈的!”
  看来不止是我一个人遇到这样霉气的事。
  何苦来着,要这样播种网民的怨恨?

  每天去网吧坐一坐,换个环境上网也是一种心情。如果不包月在网吧上网,比在家里上网便宜,速度很快,浏览网页非常轻松。特别是和很多人在一起。
  人脑是有机体,谁能给人脑编排程序?!

4(一个幽灵跟着我)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NORTON防火墙刚报警,DOWNLOAD文件夹就被破坏了。
  电脑提示我,有人在网上跟踪。他们把一个EXE可执行文件塞在我电脑里,我的电脑透明了。这个黑色的幽灵盯着我,当我打开信箱时候,这个黑色的幽灵也跟着我进入我的信箱。

  这个幽灵破坏了我的AOL6.0AOL4.0的浏览器,还破坏了我的AOL上的密码。英文的网页上总是出现中文提示。他们甚至跟踪我到网吧。当我打开AOL主页上的那个信箱。英文的界面上再次出现中文。
  他跟踪我。我到哪里他们就到哪里,日日夜夜。

  他们不准我浏览Microsoft的所有网页。并跳出提示框:这里没有你需要的数据。我想下载IE5.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
  幽灵破坏了我的DOWNLOAD文件夹。三月份以来,我已经去电脑公司重装了三次系统。为的是在电脑公司留一个备案。

  接连两天天天去联邦软件连锁店选购正版的美国杀毒软件,防火墙。
  原先我用的国产的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国产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对这个幽灵不敏感。

  另外写信给厂家,把我的电脑里出现的奇怪的文件,把我遇到的奇怪的现象告诉他们。写信给一些网站,告诉他们,我现在无法下载他们的软件。每一次下载都被人恶意破坏。

  我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日日夜夜。

  一天早上在电信局的网吧里,一连换了三台机子。打开人民日报读书论坛网页,那些字全变成了小方框在页面上来回浮动起来。把管理网吧的人喊来看,他们脸上的神情显得很奇怪。

  过滤自己上网的经历。自己在网上没有和人掐过架。
  唯一一次就是在聊天室里给一个叫“奋不顾身的大瓜子”ID扔了几个地雷。后来也是道过欠的。
在网上我自娱自乐。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ID。

  或许一切都是冲着AOL的浏览器来的。如果中国也有这样的网站,也有这样尽心尽力为网民,为用户服务,对网民,对用户具有特殊亲和力的付费信箱,我肯定会用中国网站的付费信箱,而不会去用美国AOL的付费信箱。

  一打开AOL的浏览器一句WELCOME!的问候,顿时感到温暖。那个界面赏心悦目,功能齐全,什么都有了。
  在这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通道,包容着全世界,在你的眼前展现的是整个INTERNET的天空和海洋!
  一声GOOD BYE!的告别让你感到留恋。AOL就是用这样的服务锁定了世界各地的用户。

  实在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虚拟世界的幽灵如此阴暗、狭隘、脆弱。
  实在想不明白用这么大的精力,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去做这么小的事情,意思吗?有效益吗?有价值吗?值得吗?!

5(失恋在三月)

  这个春天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先是电脑被黑。黑客来自何方也不知道。或许从聊天室,从QQ里进来的。当然不会是聊天室里的好友,也不会是QQ上的好友。那几天天跑电脑公司,总算找到了一个办法把它拒之门外。
  但是它还是跟着我。诺顿防火墙不断给我提示。它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攻击。我关闭了POP信箱。我不知道它怎么能钻到我的AOL里面。还是附着在我的那些免费的信箱上面,只要我一收信,诺顿就会发出警告。
  昨天夜里那个红色的惊叹号又出现在显示屏的右下角。我没有隐私。我的所有的信件都是可以公开的。但是我有隐私权。我的隐私权受到了侵犯,我没有地方申诉。

  我不知道它跟着我有什么意图。它想跟着我看风景吗。很奇怪,在一个国外的免费信箱里,总有人发给我SEX网站的网址,那天删掉10个这样的网址,它就不高兴了,向我发起进攻。把红色的惊叹号挂在我的显示屏的右下角。

  我又回到了上网前的状态。打电话,写信。没有上网以前,我的电话费每月300—400元,不管怎么说中国电信都能赚到我的钱。他们是赢家。

  接着是网上的精神家园“新浪读书沙龙”突然变脸。
  新浪强加给这里一个时尚的“美女斑竹”。一夜间这里丧失了IT的民主精神。这里不再是各种思想交流的地方,而是一个时尚美女舞蝶作秀的地方。她的名字高高地悬挂在右上角。
  这一刻的失落和去年冬天“思想的境界”关闭时的失落是一样的。“思想的境界”被关闭的失落感夹带着无奈和悲哀,这次失落的悲哀中感夹带着无法言喻的愤怒。这是穷人被富人戏弄,人的智慧被掠夺,人的尊严被强奸的愤怒。

  “读书沙龙”是一个的更能体现“IT” 互动精神的思想论坛。这里之所以能够闪光是所有到这里来的ID带来的思想火花。“读书沙龙”在全国BBS论坛的排名,不是因为它是“新浪”的“读书沙龙”,而是因为在这个读书沙龙里有这样一群优秀的ID在活动。
  每一个ID到这里来都不是免费的。我们用自己的“无形资产”为这里投资。我们用自己金钱和智慧在这里为自己和别人创造机遇。

  几乎所有传媒都把网络作为一个“时尚话题”来宣传。其实网络只是一个现代的信息工具。“虚拟”只是一个浪漫的比喻。无论是做“网络”的,还是到“网络”上来的人,大多数都不是为寻找一份“虚拟”的浪漫而来。
  “读书沙龙”和别的沙龙是不一样的,这里是一块“精神园地”。
  当这样的一块园地被粗鲁地亵渎的时候,当我们的精神被粗暴践踏的时候,我们没有能力捍卫他,想到的只有三个字:毁灭他。没有想到的是以这样一种结局宣告结束。

  但是我会记住:曾经有这样一个地方是我的精神家园,这个地方的名字叫新浪“读书沙龙”——2000年至2001年3月。这里曾有我的一份荣誉。
  三月是黑色的。三月我失恋。

6(色狼论坛)

  三月,连续遭到黑客的袭击。来“罗密欧山谷”访问的人越来越少。有一天只来了八十几个人。年初的时候网站开始限制论坛帖子的内容,很多好贴贴都贴不上去。我对这里失去了信心。这里用的是免费资源,只能受制于人。

  半年来我管理着自己的网页还兼管花瓣儿姐姐、将将姐姐的几个网页。
  原想把七个BBS网页串联起来,再加三个网页,十个网页做得像一本有十个篇章的书一样,又和书不同。这些网页的内容像水一样流动,像梦一样虚幻,还像坐落在山涧湖边的十座小木屋。后来放弃了这个的想法,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不是食利阶层,我还必须想办法搞钱来养活自己。地上的生活是具体现实的。

  “沙龙”在我网上生活中,比“山谷”要重要得多。因为沙龙里有很多有意思的ID,这些ID的知识结构和年龄层次较宽,每天都能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文章。这里人文气氛之浓,这里的学科和文章内容之杂,文字表达之鲜活、文体之多样,作者的思想和言论之自由,信息量之大,信息传播之快,是任何报刊杂志都无法相比的。因为“无主题”,因为ID们的知识结构复杂和年龄层次宽,这里的综合特性又是别的论坛难以相比的。
  我觉得沙龙适合自己,就把沙龙当作自己的家园。每次在别的地方看到喜欢的文章,就把它们抓到沙龙来。只拍砖,不灌水。
  “山谷”仅仅是“后院”。我在沙龙里逗留的时间比在自己“山谷”里的时间长。只要在线上,“文化艺术聊天室”和“读书沙龙”两个窗口肯定是打开的。
  还说这些干什么?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幸好还有一个“山谷”,要不然我真变成了一只只能在网络上盘旋,而无处歇脚的“鸟”。我又克隆了一个“山谷”背在“山谷”的后面。
  我到“读书生活”去。那里有一些原先沙龙的朋友新建的。但是一个论坛要建成原先“沙龙”的样子,是要经过一段时间努力与磨合。

  那个“幽灵”一刻不离地跟着我。我不能看着自己活活被它整死。“山谷”的人气越来越少。这是“幽灵”希望的。
  我不能自己点击自己假装“人气”。我甚至无法把“山谷”当作“储藏室”储藏那些我喜欢的文章。
  还是天天到沙龙去看,体会和感受到的是无可挽回的悲哀与沮丧。

  想成为一条嚎叫奔跑的狼,抗拒眼前的现实,只嚎叫了一声就被封掉了ID。一气之下把自己的“罗密欧山谷”改名为“色狼论坛”。
  歪打正着,随之而来的是沸腾的“人气”。可我仍然没有走出悲哀与沮丧的情绪。
  我问自己:“你到网络上来究竟想干什么?”
  自己无法回答我。

7(呓语)

  因为孤独,越来越多的时间泡在了网络上。
  打发孤独的最好方式,就是乱花钱。当人一文不文的时候也就和孤独平等了。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能吃美味佳肴,唯一的打发孤独的方式就是上网,把钱交给中国电信。

  没有上网之前,我和朋友交谈的方式仅限于电话和信件。很多年前用内线电话,内线电话是不能往外打长途电话的。我不得不跑到电信局去打电话。有时很冷的夜里也去。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谈话的朋友总是在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能谈话的朋友总是要分开,相距千里。命运谜底是自己无法猜测的。

  最近每次在线写E-MAIL的时候防火墙总是发出警告。不知道这个“谁”为什么要干扰我的私人通信。不能不怀疑我的电脑已经透明,不能不担心会有什么文件包会跟着我的E-MAIL到朋友的信箱里去。

  他看我的私人信件了?
  看我和谁往来?
  看我什么时候到网上来?
  夜里,我一觉醒来,爬到网上走一圈是常有的事。这么跟着要一天24小时不睡觉,真的很辛苦。我不知道这个“他”想在我这里找到什么。

  我是远离主流社会的“边缘人”,我这里能有什么?我是没有信仰的人,我这里能有什么?你以为我会在乎你?一个什么都不是,一个除了电脑和一根电话线,别的什么都没有的人会在乎什么?一个只跟电脑和一根电话线相依为命的人,会离开电脑和电话线?

  我注定在孤独的路上奔跑,你,也想和我一起跑完这个“马拉松”的全程?





主页 现场@ 话 说 今 …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