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闷室之夜


  看完Marilyn Manson的MTV。
  我们在闷室里,他们是我的朋友。有的人可以在大街上在酒吧里在黑暗里在看似沉醉了的跌跌冲冲时分彼此对视,成为朋友。空的眼是怎样的黑洞,今天我终于看到Marilyn Manson一粒细小黑瞳孔。白色和红色,男人和女人,变态和畸形,全部在这里。电视的屏幕是一个黑洞。都市的夜晚,好人在假寐,他们从来没有进入过真正的梦境。再假装醒来,带动整个城市灰尘里的骚动。我们游荡在坏人的边缘,无法更恶毒地恨。
  今天是一个突发的事件。在我的夜晚生活里,Marilyn Manson化妆的脸和吸氧的鼻距离一米向2001年初的我展示性别的消失和性的永恒。我从此在夜里回响以他的方式唱出的那句Everyboby looking for something,诅咒一般,冷静,然后凶狠。并且,我开始相信人们的脸需要色彩,电脑让无数眼球凸起,让无数肢体萎缩,紧贴椅子的冰冷的肉暴露在惨白的灯光下,是下一次祭祀的用品。燃烧所有的霓虹,如果可以,把它们搭成十字架是一个最后的祷告,一次低级的诅咒。
  我在凌晨三点离开闷室。闷室里曾经无数次让Marilyn Manson的妖冶而瘦削的躯体扭曲,这是绝妙的讽刺,他在一个黑洞里反复反复反复相同的扭曲不同的瞳孔。放大镜放在嘴上。剪刀切碎蠕动的蛆。墓碑被搬动。黑色羽翼颤抖。白色翅膀断肢。
  怕鬼的孩子把闷室的玻璃用纸头封糊,上海某一个普通民宅,企图封锁所有城市媚俗属性。烟雾自然要缭绕,我们自然会咳嗽,酒瓶开始排列,火锅冷掉,红色的油腻缄默杀伤力。我们坐在这堆东西的旁边,床铺混乱,几把吉它扬起头和弦,还有我400块钱打七折的ONLY斗蓬和他们40块钱襄阳路淘来的假冒Esprit。分不出真假。做梦的错觉,尤其当我看到他们的脸和眼。
  我其实想留在那里。
  可是我还是不可救药地感到寂寞。不孤独,我没有父母双亡,孤独自古就是一个绝对的词,意为无父无母。谁可能无父无母?谁都不该孤独。谁都可能在城市的角落里找到同伙。
  我们看完Marilyn Manson的MTV。

  我们接着看超现实的《性·暴力·幻想曲》。里面除了一个绿色衣裤的男孩,别的人都在喋喋不休,神经质地喋喋不休令人几乎疯狂。有美女。美女是妓女。男孩叫做Sunny Day。电视里从来不播放节目,总是反复字样:Love God Revolution,直至最后一次出现Vampire,沉默的男孩把电视扳倒在地。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猜测情节的结尾,我们知道这个先知一样、不停写作、始终沉默、没有家庭没有朋友的Sunny Day最终会以一个词儿或者一句话结束故事,可是我们没有想到最终他仅仅带走了被殴打的美女。他说:“Her”。
  我只被一个场景感动。一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在床上痉挛,红色的灯光一闪一闪。他说我快死了。我死了,因为我没有感觉了。这话听上去多么耳熟,曾经的自己,也在夜里撕扯头发,认为一段生活必死无疑。这让人孤独而寂寞。绝望的时刻原来我和他一模一样,人人都一样。
  Sunny Day从安静的乡村来到城市。城市没有阴天,他看到的夜景是动荡的楼动荡的街。别人在享受毒品,说着诗歌一样的话。他站在玻璃窗前,凝视那个唯独他看到的动荡世界。
  我们都说,这片子里的人喋喋不休几乎让我们已经疯掉。她说其实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我说,假如从此我们不再说话、只是写作,你和我是不是能够做到?没有人回答。
  而我觉得,Marilyn Manson的样子随时会出现,在这个电影里,在那个电影里,在我回家的路上。
  我最终还是离开了闷室,一个多么好多么单纯的闷室。在相识之初,没有人和人的纠缠的闷室,我们仅仅以感受交流,不多深究任何感情和事业的逻辑。我害怕有一天我们也会纠缠在无聊的问题里,我想我其实很珍惜这样一个突发夜晚,而且它其实早晚要到来我的生活,因为我从不知道我期待什么,可是我能够最终看到它上演了。
  我穿上对他们来说昂贵的衣服,偶然想一下如果有朝一日他们也象XXX和XXX一样成为摇滚界的明星,他们是否还会记得这样一个无条件无纠缠的美好夜晚,是否Marilyn Manson其实也曾经在一个闷室,而最终成为我们闷室黑洞里的偶像。
  回家的路其实很正常。警察照例检查外地车辆。空车游荡。

  一个人是一座城,今天我放开大门,让Marilyn MansonSunny Day和他们进来,几乎,这些人都只是狭路相逢,一面之交。
  我装载过很多希望,很多别人的希望,后来我看清楚它们是污水池里的彩虹倒影,我便抬头看天空,天空是自由的吗。我连这个都开始怀疑。爱情的片断完整地上演过,一个人一座城,我还是我,他还是他。所以我也就让我成为一个城市里的一个黑洞。白领的光鲜需要泯灭四季的日光灯,三房一厅的目标需要很多人三十年的省吃俭用自我监禁,车子跑进梦想,什么都带上废气的味道,而美女和美男,一百零八招的做爱,养好中产阶级的身体,继承古典,学习西方先进经验,在城市和乡村的无数密室里大胆尝试却又隐姓埋名。这都是怎样乱七八糟的所谓人生目标。我在我的头顶插上白旗,或者免战牌,我希望我是一个倒空了的城,让我喜欢的瞬间得到更多时空延长生命。
  于是,城市空了。夜里的拐角,十字路口,马路正中,高架底下……鬼影怎么还不显形!把人叫醒吧……


(2001.1.3)■〔寄自上海〕


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