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被丢弃了的生活


  上班曾经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每天早上我在睡梦中责骂自己,痛说迟到对已对人造成的弊端。等下一次睁开眼睛时,时钟保证已经过去了一圈。它从来都是和时间赛跑,而我却不明白为什么人要和自己过不去,遵循周而复始的路线,把自己也弄成一座时钟在8点50分时痛苦地睁开一只眼,在9点10分时假装对镜子微笑,说给自己听:圆圆的浮肿过一会儿就会消失了。

  一天总是从浮肿开始。然后把洗漱干净、光鲜整洁的自己扔进尘烟中,以这种洗礼完成必经的路程,去面对一堆不明白为什么要花那么久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所谓工作。

  工作总是从肮脏的自己开始,有一天我企图用坐公车的方法省下20元打车钱,然而公车观赏街景的缓慢程度让人感到时光无可奈何地逝去。每一站都不知道会上来什么样的人用怎样肮脏的包袋和双脚挤着蹭着自己,也许还会有笑声恐怖嗓门惊人的人物出现,一切都无法怪罪他们或她们,我知道那都是拥挤的公车惹的祸,它要求人们都保持拘谨,否则任何个人的举动都在狭窄拥挤的空间里变形,成为不能忍受的缺点。于是,一个封闭的公车就象一个填充着各色垃圾和美食的胃,所有好东西都被蠕动着,因为没有自我的空间而丧失了生命力,永远消化不了的样子。

  灰灰的路上,泛着看得见的青色废气,越过所有车辆的背脊,看到高架路象章鱼的触须,漫长着丝毫没有美感的僵硬,看到的街景象是滴着血的肠子,血滴有时急速变色,变成半空中的绿色,变成无休止闪亮的黄色。我们在肠子里被迫蠕动,保持静止,朝着办公地点。
  下车的时侯几乎感觉是被排泄掉的,从后面的门口一古脑地冲下去,冲进了一个更广泛更浩淼的污浊地。

  可是,工作却不能因此而受到污染。所有客户和同事,以及那可爱的老板都不能轻易看出你的肮脏和疲倦,被动和虚弱。否则你就真的成了废物,这个大大的世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一颗小尘埃要么落定要么散漫飞旋。

  一旦到了办公室,万事大吉之后,一切都需要慢慢地来。
  在洗手间里好好选择一个没有被他人尿液污染的小房间,拉下滚桶纸的动作几乎象是慢镜头,为了保持纸张的完好,一定要在切口处沿着打洞的直线,不拉出界线。
  慢慢地洗手,水流徐徐,香皂滑过手背,泡沫一点一点起来,手掌里的三条纹路、手指间的螺形指纹、在本来或许生长着蹼的指间,一切一切都仔细地清洗过。那不是因为肮脏而进行的工作,而是一种慢性的折磨,在几乎要睡着却又压抑着无聊的冲动下所作的自我按摩。
  用手指按下吹风机的按钮,一阵风声向下喷出,我把手放在下面,等待整个儿的烘干。
  烘干的时侯,看着水分从皮肤表面蒸发,消失,感觉得到自己的水分也紧接着被诱引出体外,消失在洗手间黄色灯光下的空气里。
  回到自己的位置,从包里拿出润肤霜,整个润手的过程又能花费一分钟。
  在办公室的环境里,那无比难熬的一分钟。

  所以,我们装饰语言和声调,让受到的教育象酿酒用的沉淀物一样发酵,我们享受这一腐化变质的过程,因为有可能我们就能成为一罐好酒,那是升华,不是吗?绝对的升华。所有经历过的考试已经褪色了红色分数,它们一张一张叠加起来,成为一个不低的台阶,虽然纸张柔弱,可我们就站立在上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历经磨难踏上新水准的悲壮信心。经验是财富,是话题,是人生可以去回忆的唯一基础,我们这样的人不去积攒资历,又能干什么呢?
  资历还包括异性。经验越多,人就越自信,仿佛每一次成功或失败都没有消失,只是等待我们去再现一样。于是,没有更多期待,明白了所谓爱的激烈距离自己遥远,现实中,面对爱情,甜蜜多多,可缺失激情。都市是多么能够制造浪漫甜蜜的地方,可是唯独,它没有办法使人幸福地疯狂。

  上班的时侯听到旁边桌子上的她在和老公说话,她的老公是我们的客户经理,她和他一起从香港来,两个人的位置只相隔5米,却每天只用电话交流。交流次数之少,是因为客户经理总是要出门,到客户那里,到老板那里。她的工作也很忙碌,手上带着三个客户,她富有磁性的南方口音在打电话的时侯挺有魅力,但是我没有因此而对她产生好感,因为她喜欢夸张的文案、矫情的情节,她命令我修改再修改,直到客户等不及了,一切都自然而然会有一个结果。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一次再一次修改究竟为了满足她还是满足客户,还是仅仅为了填充工作时间所必须做出的举动。
  这时的她在和老公说话,说今晚她想和AMY逛街,那边的男人肯定说他要加班,所以她有着例行公事的态度,说这就最好了,我们回家见。
  要是有个男人,想想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到后来总是互相交代什么。所以最好找一个总有话说的男人。下班后就会相见,长夜漫漫还可能缺乏新鲜感。上班时间不应该和爱人有关联,人应该把工作和感情生活分得开开的,这才有丰富的可能。清晰的人生,需要排除异物,工作就是洗脑,爱情就是洗脑,心是一个容器,需要填充,善于被填充,也同时需要清理。
  这样一来,工作才变得有了意义。我们作为白领,把这种意义叫做实现自我价值。经济独立以便不攀附于他人。有一个事业的位置,不管那是不是算事业,总之除了家庭,我们有一个办公位置,以便从爱情的无奈、生活的琐细中抽身而出、匆忙逃窜时有一个落脚点。
  什么都有了的时侯,安逸便让人舒服,习惯了一切,陷入沼泽时的挣扎慢慢被黑色的充实感淹没,整个儿沉下去,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一切平静如水,表面浮显着日月星辰,抬头看到这一切,我们疲软无力,说,人生平淡是真,不过如此。


■〔寄自上海〕


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