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一颗子弹代替你


  自从第一次端着枪射击,我便常常希望,能够让一颗子弹代替我,留在你的脑里。
  所以,为了避免有人也有这样的企图,我不打算任何人留驻我的头脑,如同一颗可能留驻的子弹。

  在淮海路的众多霓虹里,那个军事俱乐部的牌子是最能让我怦然心动的。在我看来,“军事”的意义等同于很多很多子弹,很多很多散发着硫磺味道的小行星。流星划过,穿透薄如纸张的一切一切。
  向往已久之后的某一个无聊的日子,我和你一起走进这阴森的殿堂。兴致高昂,面孔上是掩饰不住的娱乐之笑。当我站在那个小小的玻璃隔间里,穿着迷彩服装的士兵装上子弹,把沉甸甸的枪交在我的手里,我企图从枪口看进去,我想看个黑洞的究竟,被强行制止,他的眼神里,在说,你不知道吗,枪是会走火的。那样子,如果走火,我的脸就是怎样的画?
  好吧。射击吧。废话少说。
  第一次,我试全自动步枪。步枪不应该在如此逼仄的空间里施展。可它稳稳地安放在沙袋上,沙袋、以及装了一半火药的子弹,取缔了大部分的后作用力。我的肩头受到非常微薄的推击。25米开外,靶纸象一个泛着涟漪的水潭,一圈又一圈。
  三点一线,抛出去那颗致命的颗粒。我什么都看不到。远处的伤害没有引发任何呻吟。原来,是希望看到血和伤,是希望有个人影带着名字,在一声枪响后倒下。

  很久很久以来,在非常难以自拔的时候,我都有这样的幻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住我的头脑,哪里困惑,就朝哪里开枪。用一颗子弹解决一个问题。
  这样的幻觉,到了那一天,面对25米之外的靶子,来势更加凶猛。凶器的生命力,可怕之极。

  第一轮,除了第二枪在七发圈里,别的都在十发之内。穿着迷彩的士兵看着我的表情有了大大的不同。他问我,以前玩过枪吗?我在心里说,在幻觉里,无数次了。
  于是,他蛊惑我玩更多的花样。好吧。那么这次来狙击步枪。扳动,一声短促的、哑哑的、甚至有点散漫的声音之后,士兵对我说,保持姿势,十发!
  我尝试设想对面的靶子有很多替身。有很多人应该被打死一次,然后再生活一次,从这个房间出去的时候,是再生。这是游戏的想象。多么不过瘾。
  很快打完所有的子弹。昂贵的射击,半分钟不到,又是100元,真正的无关痛痒的消费。多么不过瘾的生活。

  当靶纸从25米处缓缓移进,我看到小小的洞眼聚集在中心地带,成就感瞬间膨胀。我还不曾在那时意识到,那样的成就感势必让我的幻觉在日后越发真实,破坏的成就感历来都不是好事情。毁和造,正反两面。但愿如此了。

  那天,我还试了自动手枪。手枪的感觉好过步枪。因为可以清楚地感到手臂在举起的时候,略微的颤动,不禁重负的手臂,惯常了温柔作业的手臂,不习惯瞄准受害者。左轮的直径很大。每一个洞眼都非常明显,血液一定流失得更快。凶器,为什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真实。伤害,其实无处不在,每天都在不见血地伤害和受伤,当凶器真的给我们,我们却要付出金钱,带着娱乐的表情。

  中心地带被彻底打烂。我问士兵,如果拿这枪去打人,会死吗?他说,这些子弹只装了一半不到的弹药,可是要看你打中了什么部位。火药向来不是致命的。关键在于受伤的位置。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的梦想能力被打穿了,如果爱的部位被打穿了,如果耻辱和自尊被打烂了,如果责任心被打伤了,如果……这一切伤害之后,人原来都是不会死的。

  人人都是神枪手,可能。你看我,我看他,他看她,都有致命的力量。我和他成绩优秀,打烂了中心,是否意味着我们可能互相伤害最深。这推论是狗屁。我爱他,所以这样想。而爱已经失控,所以这样想。

  射击如果没有弹药的限制,我会有种错觉,仿佛那些子弹都是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发射出去的,一发紧接着一发,从不枯竭。如此说来,从此以后我最爱的比喻可能就是子弹。那是种强烈克制的激情。容不得太多失控,比如把自己的脸凑近枪口。

  后来,我总是产生那样的幻觉。每当我的头疼又发作,我真想有一把枪可以制服它在我的脑袋里痉挛。后来,每当我想起他,我同样想到这样的方法。再后来,我看了《天生杀人狂》,看了《月蚀迷情》。两个有枪的故事,一个不需要理由的杀人,把杀戮都变成自然的方式,恶魔用清醒的逻辑描述自己的行为,我们哑口无言在屏幕前,原来伤害和杀戮、恶魔和放纵都有自由。后一个故事里,魏尔伦失手,枪声之后,王尔德的手掌上有一个血淋淋的大洞,这个伤口之后,两个人的命运便注定了,各自为营,各自缅怀,过去的岁月随着一次失控而定格。凶器的意义之一,应该就是暴力定格。

  可是说起来也非常可笑,从此之后,每当我想到一把枪,想到射击,想到失控,想到摧毁,想到定格,想到终结,想到成就感……我便将思路牵扯到霓虹泛滥的淮海路,一派繁华之上,一流一流的光鲜人群之上,有枪在响,有子弹飞驰,我走在淮海路的感觉会因此而激动几分,偶然,也会体味世事荒谬。


(2001.1.30)■〔寄自上海〕


主页 现场@于是⊙MUSHROOM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