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江湖鳞爪/刘春

[Posted on 2001-04-20]
·刘 春·
诗 歌 奖


  评奖是各个行业为了促进本行业的繁荣而比较喜欢使用的手段之一,诗坛也不例外,综观2000年度的诗歌奖,较受人瞩目的大致有汇银诗歌奖、柔刚诗歌年奖、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赛诗歌奖、诗参考10年奖、《星星》年度奖等。
  最先评出的是“《诗参考》十年奖”。顾名思义,这个奖就是《诗参考》对办刊十年来表现最出色的诗人极其作品的总结和褒扬。这个奖的特殊之处是不发奖金,只给精神鼓励,由于《诗参考》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它仍受到诗人们的珍视和尊重。 “十年成就奖” 得主伊沙还专门为此写了一篇“获奖感言”。 “十大诗典奖”获得者分别为严力的《酒和鬼相遇之后》、于坚的《下午,一位在阴影中走过的同事》、孟浪的《这一阵乌鸦刮过来》、韩东的《黑人和老虎》、伊沙的《结结巴巴》、侯马的《种猪走在乡间路上》、徐江的《雁雀》、余怒的《守夜人》、默默的《整容者》、秦巴子的《在鞋城》,“十年最佳文献奖”获得者为徐敬亚的《隐匿者之光——中国非主流诗歌二十年》。
  3月,《作家》杂志1998-1999诗歌、诗论奖评选结果出来了,昌耀、舒婷、于坚、钟鸣、王小妮、翟永明、张枣、张宏志等人的作品获诗歌奖,顾彬(德国)、张柠获得诗论奖;2000年《作家》改版了,不知是否还有兴趣把这个奖继续评下去?几乎与此同时,沈奇和钟鸣的诗论获得了1999年度《当代作家评论》奖。
  紧跟着揭晓的是“第三届《星星》跨世纪诗歌奖”, 获奖者为阳 、李元胜、丁可三位诗人。在《星星》上人们可以读到这样的介绍文字:“这是国内唯一由读者投票产生的诗歌奖,也是目前国内最有影响和奖金金额最高的诗歌刊物奖。”奖金金额是不是最高我不知道,但将自家刊物办法的奖项说成是“国内最有影响”就没什么意思了。有意思的是,据说这个奖是由一位不愿公布姓名的神秘人士资助设立的,如果这个赞助者真是只为繁荣诗歌创作,而不为名利,这样的“神秘人士”实在是越多越好啊!
  也许是台湾太富有了,这些年来,时有内地作家诗人将手伸到台湾去“拿钱”,10月底,浙江诗人杨邪就成功地拿到一笔,他的诗作《悼诗》获得台湾《中国时报》第二十三届“时报文学奖新诗奖”首奖。每年一届的“时报文学奖”是目前台湾相当著名的文学奖,杨邪能拿首奖也算是极不容易了。
  2000年度的最后一天,由重庆《界限》网络诗刊承办的2000年度汇银诗歌奖、柔刚诗歌年奖同时揭晓,蒋浩、杨键、王敖获此奖项。三位获奖者中,蒋浩和杨键活跃于传统刊物上,而王敖的作品在传统刊物很少见到而流行于网络上,如此评法,是不是要体现“只人作品不认人”的原则?事实上,这个奖一开始就违背了这个原则,它不接受诗人的自荐,而只由评委推选参评作者,在这关口,交情的亲疏深浅就出来啦!而部分评委的诗歌素养也让人怀疑——我注意到,有一两个评委根本就不懂现代诗歌,只是因为他们的网站与“界限”合作才列入评委席中而已!不过连诺贝尔文学奖都有人说不公平的呢!这两个民间奖能评出目前这个结果也算相对公正了。
  据说——也只是据说而已——今年的刘丽安诗歌奖颁给了老诗人多多和张枣,我不知道前几届的颁给了哪些高手,只是对这两个如此优秀的诗人为何迟至今日才获奖有些纳闷。
  在2000年颁发的所有的诗歌奖中,榕树下网络诗歌奖的获奖作者最多(11人),分量也最轻。尽管我也是获奖者之一,我仍不得不承认,该诗歌奖的几乎所有获奖作品都是文学爱好者级别。好在榕树下本来就是文学爱好者的大本营,获奖诗歌质量不高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2000年2月)■〔寄自桂林〕


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