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江湖鳞爪/刘春

[Posted on 2001-04-20]
·刘 春·
2000年的刊物诗歌和诗歌刊物


  2000年正规文学刊物上的诗歌乏善可陈,整整一个年度,进入人们视野、比较有冲击力的,大约只有《作家》与《上海文学》在三月号联手推出“2000年新诗大联展”,以及《天涯》每年第六期的诗歌选辑和《山花》上的部分诗歌(特别是该刊第十期的“衡山诗会”诗歌专辑),而曾经打出“重塑70后”牌子的《芙蓉》杂志,在诗歌方面也没见有什么新意。老牌的《星星》、《绿风》基本上保持了一贯的风格和特色,但青年诗人亮相的机会更多,据本人的私下了解,在不少诗人的心目中,这两种相同开本的省级刊物有取代国刊《诗刊》之势;《诗刊》增加了“诗人访谈”和“每月一星”,但因其总体质量不如人意,似乎仍无法满足青年诗人的口味,因此在2000年10月笔者对国内近20个青年诗人作调查时,70%以上的诗人将《诗刊》批得一文不值(具体内容请见“扬子鳄”网站和2001年2月出版的《扬子鳄》诗刊);偏居于东北的《诗林》比较关注70年代出生的诗人——但也仅仅是关注具有知识分子些作倾向的那几个而已,而且由于该刊为季刊,在青年人中的影响不大;《诗潮》则将目光投向了高校作者,力推新人,博得了一些好评;在这个“二道贩子”受宠的年头,《诗神》也摇身一变,改名为《诗选刊》,版式大气了,内容上仍嫌保守,有时头条诗歌都相当一般,不过该刊因为在年中选发了不少民刊的作品而不时被一些青年诗人提及。近几个月来,该看的在选稿中把目光更多地投向民间刊物,这是好事,也因为极少给作者寄样刊而时被埋怨。这种散漫也许是文人办刊的通病,前段时间,我因为所订的《诗选刊》缺少了8个页码而给该刊编辑部打电话,一连打了三天才有人接!
  两种中国最小开本的诗歌刊物——湖南的《散文诗》和吉林的《青春诗歌》则一如既往地猛攻中学生读者,据说效果颇为明显,发行量都在万册以上,而在某些诗人的眼中,这两个刊物与真正的诗歌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了。广东《华夏诗报》的作者群和读者群虽然仍然是中老年人,但那副“火暴脾气”依然不改,敢于在诗坛“拨乱反正”。1999年到2000年,该报一连发表了许多文章批驳《星星》的“中学语文教材中的诗歌的讨论”。令人深思的是,在此过程中,老诗人喊得声嘶力竭,年轻人却置若罔闻。孰对孰错?这情形你会让想起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我们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个是傻子!”
  2000年,中国唯一的诗歌理论刊物《诗探索》似乎也流年不利,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由每年出版四本变成了两本,尽管在出版时还打着“1、2辑合刊”、“3、4辑合刊”字样,但学者们在办刊和搞科研之间力不从心已不言自明。
  与此相对,各地诗人出资编印的民间诗歌刊物蓬勃发展。今年的早些时候,因创办了《诗参考》而被伊沙称为“诗歌王”的中岛在和笔者的一次通话中听说2001年各地诗人都在办民刊,兴奋地说“2001年是民刊年”。其实,2000年就已足可称为“民刊年”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诗歌与人》、《下半身》、《唐》、《外省》等民间诗刊的创刊。
  《下半身》作为一个初具诗歌流派特征的群体所编印的刊物,初步体现出了“下半身诗群”的创造力与诗歌观念和价值取向,在互联网上影响极大;如果说《下半身》在互联网上的风光八面,那么由广州诗人黄礼孩主编、于2000年1月推出的《诗歌与人》则是传统诗坛中的宠儿,这一份厚达一百余页的内部诗刊,集中推出了数十个70后诗人的作品,几个月后,该刊所有诗人的作品都被《诗选刊》6—9期选载,虽说民刊不一定需要这样的“肯定”,但作为一个比较有影响公开发行的专业性诗刊,能给予一个民刊如此的待遇,这也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2001年1月出版的《诗歌与人》第二期,对70后诗人做了更为全面的展示,用大16开200页的篇幅发表了94个70后诗人的作品、照片和简介,这是至今为止国内刊物对70后诗人最全面最完整的展示。)伊沙、黄海等人于年底编辑出版的《唐》无论在刊名上还是在内容上都相当大气,如果印刷质量再提高些,它在诗人心目中的形象将更为完美;8月中旬的一场大水让河南平顶山诗人的简单欲哭无泪——刚刚印刷好的《外省》第一期全被浸泡在水里了,本来简单要背着刊物上衡山的,结果所有的诗人只能传阅唯一幸存下来的那本《外省》。好在言而有信的简单回到家后,一咬牙重新印刷了这本诗刊,否则现在许多诗人的书架上将少了某些内容。
  更值得庆幸的是,在诗坛有一定影响的《诗参考》、《诗文本》、《葵》、《漆》、《零点》、《科学诗刊》等民刊仍坚持出版。已经成为大量民间诗人心目中的“好诗刊标准”的《诗参考》到2000年正好出版了10年,在该期刊物的靠前位置,就是“诗参考十年奖”获奖名单和获奖作品;曾经获得正式刊号又失去刊号的《科学诗刊》(远人编)在这一年里仅出版了一本“春夏合刊”,但这已经够了,由60余个活跃于诗坛的诗人的作品组成的将近200页“中国先锋诗歌20年专号”,使这本刊物显得超乎寻常的厚重;广东中山符马活主编的《诗文本》分别于2000年8月和11月出版了第二期和第三期,其版式设计的大气与印刷质量的精到为此前的民刊所无法比拟,现在,它已经成为“中国民刊之花”(徐江),最新的情况是,《诗选刊》2001年第三期以专栏形式一次性转载了《诗文本》第三期14个诗人的作品。而天津徐江主编的《葵》2000年卷,印刷虽不够精美,却是最让人感受到诗歌的份量的刊物,我捧着《葵》,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多年前捧着《他们》的心情;贵州梦亦非主编的《零点》和广西吉广海、谢夷姗主编的《漆》分别于年内推出了第五期和第三期,这两份来自祖国西南贫困省区的诗歌印刷品,体现了与西南人民的性格一样的特征:大方、粗砺而深刻,而相对粗糙的印刷质量掩盖不住诗人们蠢蠢欲动的诗心。
  以上提及的仅仅是2000年国内出版的民刊的一小部分。这一年,仅笔者本人收到的民间诗歌刊物就有不下30种,除了上面提及的几种,还有广东汕头的《原创性写作》、安徽怀远的《淮风》、四川都江堰的《玉垒》、四川德阳的《凤翥》、《存在诗刊作品集》、广州的《射门诗报》、西安的《70年代》、宝鸡的《阵地诗报》、重庆的《银河系》和《微型诗》、北京的《稻香湖》、《转折》、《观念》、南昌的《爱诗者》、广西的《方法》、成都的《诗家》、海口的《海南诗文学》……
  还有更多在2000年出版的民间刊物是我没有接触到的:《故乡》、《阵地》、《东北亚》、《终点》……


(2000年2月)■〔寄自桂林〕


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