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江湖鳞爪/刘春

[Posted on 2001-04-20]
·刘 春·
2000年中国诗歌图书


  2000年内出版的诗歌图书中,我的视线基本上在以下几本之间徘徊:《中国新诗300首》(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诗歌:90年代备忘录》(人民文学出版社),《时间的钻石之歌——中国新锐诗人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四川文艺出版社),《扇形的展开——中国现代诗学谫论》(陈仲义)、《1999中国新诗年鉴》(广州出版社)、《1999年度最佳诗歌》(漓江出版社)、以及长江文艺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等推出的年度诗歌选本。
  《中国新诗300首》前文已经提及,这里不再赘述。王家新、孙文波编选的《中国诗歌:90年代备忘录》等两本“绿皮书”可以看作是持知识分子写作倾向的诗人和评论家在最近两年内的成绩单。这两本书无疑是研究知识分子诗歌写作的重要资料,当然,从另外一种角度看来,也是“诗歌如何变成知识”的绝佳证明材料。《时间的钻石之歌》的编选者为曾经编过以“90年代中国诗歌”命名的《岁月的遗照》的程光炜教授,本书继承了《岁月的遗照》的编选立场,作者年轻而颇有锐气,对于喜欢《岁》的人们而言,这同样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由聂作平、龚静染两个60年代末期出生的四川诗人编选的《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作者名单与《时间的钻石之歌》出入不大,人们常将它们放到一起来讨论,据说北京某高校就举行过这两本书的讨论会,认为这是对“第四代诗人”创作实绩的一次大展示。其实诗坛哪里有什么“第四代诗人”?我只记得90年代初洪烛、马萧萧等几个中学生提出过这个口号,并于1993年在接力出版社出过一套薄薄的不曾产生任何影响的“第四代诗人丛书”。
  年内出版的几本诗歌年鉴和年选中,最著名的无疑是杨克主编的《1999中国新诗年鉴》,这一次在篇幅上要比《98年鉴》厚重得多,对诗坛新人的推举也更为有力。但这本年鉴无论在影响力和销售量方面都明显不如首次推出的《1998中国新诗年鉴》,《98年鉴》出版后,与《岁月的遗照》一起挑起了近10年来最激烈的诗坛论争,媒体炒作的成功和20000册销售量不仅让该书编者声名远播,也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而2000年出版的《99年鉴》相对逊色了不少,当然这里面具有一些可以理解的原因——没有了“盘锋论争”这样的“促销会”;《1999中国诗年选》转移了一部分人对《年鉴》的注意力;《98年鉴》是国内近10年来出版的第一本诗歌年度选本,有新鲜感,而此后,国内多家出版社推出了各自的选本,这无可避免地对它造成冲击……
  在2000年出版的各种诗歌年选中,销量最好的应该是漓江出版社的《1999年度最佳诗歌》:共售出了30000册。这一成绩即使与一般的小说集和散文集相比,也堪称矫人。此书由诗刊社编选,作品比较注重意境,比较注重语句的美,对“著名诗人”比较关注,而且定价也仅为10元,这些因素也许更符合一般读者的购物心理和阅读心理吧,毕竟中国还存在着大量“诗歌”的观念比较保守且不习惯“先锋”的诗歌爱好者。当然,在许多年轻的诗人心目中,诗刊社编的这本年选远远称不上“最佳”,根本无法与杨克的年鉴相比。更有人在网上称此选本为“傻B”选本。
  何小竹的《1999中国诗年选》是杨克的《年鉴》之外打着“民间”牌子的另一部诗集,我没看过这本书,只在网上看过此书的目录,从作者名单上看,此书对稿件的选取更为精到(从另一角度而言是更为偏狭),整本书具有着浓厚的“非非”倾向,基于对中国诗坛的了解,我敢断定:这本诗选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许多口语诗人心目中的经典选本,(也成为知识分子诗人眼中的垃圾?)其他的几本年度诗选立场中庸,影响更小,我分别在西安和南宁将它们买下来,只是想将其作为资料存档而已。在这里,我也失去了言说它们的兴致。
  大约在2000年夏天,我收到《山系晚报》副刊部一个姓秦的编辑(至今我仍不知道他是谁)寄来的《山西晚报》,从上面发现了一整版关于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一套丛书(潞潞、李杜主编)的介绍和主编访谈。这套丛书作者为多多、宋琳、潞潞、杨克、郁郁,每人一册,从照片上看,丛书的四封一黑色做基调,故称为“黑皮诗丛”,联系到这几位诗人的坎坷人生经历和诗歌历程,我们可以看到“黑”的不仅仅是书籍,更有岁月、人心和其他的东西……


(2000年2月)■〔寄自桂林〕


主页 现场@刘春⊙江湖鳞爪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