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現場@長篇連載虛擬世界/馬蘭著
主 頁|總目錄 |作者索引| 投 稿|討論/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我們如何殺死一支手套(草案)


第一張圖
◇技術:普通速寫紙。素描。實際尺寸:21.3X12.5厘米◇

  每年的冬天我們在鎮長的廚房商量如何在春天殺死一只手套。
  年年如此。我們都感到厭煩了,但欲罷不能。
  我們討論如何殺死一只手套。
  鎮長在桌子中心,我們十二個人分別排在周圍,竊竊私語。
  殺死一支手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第二張圖
◇技術:宣紙。漆畫。實際尺寸:14.7X22.4厘米◇

  我們最低理想是手套從此在我們歪脖鎮自動消失。
  象風箏從空中飛走,越飛越高,飛到我們視力達不到的地方,飛到風也達不到的地方。

  最高理想是把手套放在十字架上吊死。
  手套說他要喝水。
  我們給他水喝。
  那水是毒藥。
  手套的手就低落了,他的面部就糊裡糊塗。

  我們拍手相慶,夜夜平安,無所恐懼了。
  我們有歡笑,有鳥,有湖泊,有男歡女愛。
  我們的沙漠變綠洲。男人溫柔,女人堅強。痛苦變喜樂。否定成為肯定。詩歌成為早餐。小說成為中餐。戲劇成為晚餐。


第三張圖
◇技術:以反腐敗紙張制造。油畫。實際尺寸:22.8X33.7厘米◇

  手套,從天而降,天兵就要天降。
  蘋果樹下的小孩子說,這一天早晚會來。
  手套象雨水打在人們的臉上。手套象牆包圍著人們,人們是套中人。

  手套伸出手,在空中一揮,這個動作實在太奇妙了。市政中心操場出現一輛拖拉機。

  大家不相信是真拖拉機,以為是童年時期的玩具包括老年人。當拖拉機冒出火燄咕嚕咕咚沖進人群,人們還是以為這是電子遊戲。
  年輕人脫下衣服當作旗幟。
  拖拉機很激動。拖拉機頭上掛著手套。
  這是一個慢鏡頭。這個鏡頭把我們歪脖鎮的歷史推回舊玫瑰時期。
  一個人或者手套改變歷史。一個人或者手套改變我們。每一個人或者手套都是第三者。
  手套接管了我們鎮。

  那些是要回家過年的年輕人。
  我要活。女子在石頭面前宣誓。
  我們鎮歷經了英雄輩出的前歷史時期。那時歪脖鎮還沒有文字。祖輩們依賴口傳心授,英雄們的事跡萬古流芳。
  我們歪脖鎮民都崇拜烈士,需要她當烈士,成為劉胡蘭第一百零七號,成為聖女貞德第八號。人死了都是神。
  我要活。她還在尖叫。
  活著是播種機。

  關於那天晚上的傳說很多。
  最後剩下幾只麻雀。

  時間不緊不慢,保持著恆定的速度,在黑暗中,你死我活。我活你死。


第四張圖
◇技術:紹興宣紙。國畫。實際尺寸:555.5X555.5厘米◇

  手套可能是一群魔術家。
  魔術家把自己全身纏了鋼絲,四肢倒懸扔進大海。三分鐘後,他象太陽從海上升起。
  鋼絲成了絲綢。

  在一個南方的火車站,鎮長和手套爭論:魔術的存在。
  鎮長說魔術就是魔術。不可能是真的。
  手套說,他能証明魔術是真的。
  鎮長說,魔術而已。

  魔術家說,三分鐘後,一個詩人將沖向鐵軌,他死於自殺。
  三分鐘後,一列火車開進站台,一個人迎頭而去。
  他是一位詩人。他說他的死與任何人無關。
  鎮長驚呆了,他指著魔術家說,你殺了他。你變了魔術。你是殺人的魔術惡魔。
  魔術家說,你相信上帝嗎?你不相信我還可以証明。

  我們鎮被流言籠罩:手套殺人的技術又提高了,比拖拉機歷害。
  流言導致了逃荒。很多鎮民離開了。

  我們鎮又進入手套崇拜期。大海都崇拜手套。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漸漸為手套找依據和理由。
  詩人是調情之馬。不殺不足以平情傷。
  被誤傷的民眾屍解結果証明都是些長第三只手的閑人。他們不除,我們全部死無藏身之地。
  你們看正脖子的人不戴手套,他們冬天冷呵。其他鎮民看見他們不戴手套,都不出口暖氣給他們。現在他們後悔了,可世上那有後悔藥吃。
  我們現在有手套。手套指引我們前進,我們不迷失方向。多好。只有等我們歪脖鎮的氣候溫暖了,沒有冬天了,我們才能考慮取消手套。
  請大家不輕信正脖子的流言,他們自己都過不好日子。你們都知道,他們今年的選美就出了大問題。
  支持雙眼皮為美女者佔一半。支持單眼皮美女者佔一半。
  但正脖鎮的皇後只能有一個。
  你們看,這就是他們不戴手套的結果。
  如果他們戴了手套,手套就決定了,手套安慰一切。


第五張圖
◇技術:進口原材料。水彩畫。實際尺寸:23.7X15.9厘米◇

  手套使我們言語不清,制造了我們語匯的混亂。手套暗示我們罪有應得,必須給我們的語言增加歧義。
  我們手上帶著各自的手套。手套不証偽。手套無所謂性別。無所謂年齡。無所謂長相。無所謂一年四季。


第六張圖
◇技術:牛皮紙。水粉畫。實際尺寸:23.7X15.9厘米◇

  手套有記憶,他喘息不停。
  她在等我們在絕望中開放。我們抱著因絕望無所顧忌的身體卷入逃離手套的集體活動。
  我是明知故犯,我不懂故事的開頭就是結局的故事。我的迷失將以我的未來為代價,我的幽靈在黑暗中解剖白日夢。

  你看我的面。
  看了,沒有什麼問題。
  你看我的眼晴,一個大一個小。
  每個人的眼晴都是一個大,一個小。
  我的臉不對稱。
  沒有人的臉是對稱的。
  好,我們還是談手套吧。
  我的手套丟了,丟在一間遊戲室。
  “中國,我的鑰匙丟了。”
  我沒有想到手套是兇手。
  我沒有想到冬天山裡有狼,阿毛。


第七張圖
◇技術:普通打印紙。鋼筆畫。實際尺寸:10.4X16.8厘米◇

  你殺死手套了嗎?手套是兇手。我們只有作兇手去消滅兇手。
  我十八歲說過,孤獨者擁抱孤獨者,瘋子理解瘋子。
  我們生活在二維空間,沒有過多的時間了,我們準備繼續營救被手套殺死的同胞。
  現在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我們依據手套發出的氣味,手套的氣味在全鎮的角落。我們把手套脫下,全部存放在鎮長家。我們赤手空拳尋找生還者。因為我們是幸存者。
  一定是手套向他的同夥發出了新的命令,我們鎮的色彩變回白色,白色幾乎讓我們失明。
  燈還沒有被火燄破滅,這是我們的幸運之處但已經彎曲了。


第八張圖
◇技術:照像紙。黑白照片。實際尺寸:23.4X42.8厘米◇

  芭蕉和香蕉有什麼區別。你在耳邊追問。
  手套和棉被有什麼區別。你在嘴邊追問。

  這幅畫描繪了文字的狂想-消費主義。

  手套休息了,手套在杯子上睡著了。睡著的手套不再管其他動物的出現。比如說恐龍。恐龍當年或許被大規模出現的手套消滅了。我們應該提高技術復制恐龍蛋。

  手套是在裝死。和我們不成功的自殺一樣,為了喚醒親人的注意,誘惑人心。

  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更加不安,最後毀滅性的災難必將來臨。
  手套聯結手套。左手撫摸右手,右手推選左手。左手和右手為一體。

  我們把手伸進手套。液體粘緊我們的手。
  液體是火山。我父親常在廚房制造火山。


第九張圖
◇技術:普通速寫紙。素描。實際尺寸:23.4X42.8厘米◇

  愛神丘比特是天使。天使是昆虫。大昆虫。天使解放了翅膀。
  大昆虫低頭吃草。她不關心手套的存在。
  死去的人升天堂了。我們都是要進天堂的。他們比我們早到而已。

  說實在的,我們沒能殺死任何一只手套。
  手套無處不在。誰也沒見過手套。
  在逃離夢想的努力中,我們不堪重負。

  我們和鎮長重新看了電影“2001”。在2001年。
  我們其實是電影演員,穿上戲服,說著方言。
  未來早就來到了我們歪脖鎮。

  你心疼嗎?我的寶貝,是的,我的寶貝。你為什麼不說話,我們在冬天殺死了一只手套。


(2001.1)■


主頁 現場@長篇連載虛擬世界/馬蘭著
主 頁|總目錄 |作者索引| 投 稿|討論/留言
橄欖樹文學社發行。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