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香村言】
橄榄树文学月刊◎ 二零零一年四月刊
编辑:马兰

·针 儿·
瞎子、沙门比较浅谈



  BBS的男性写作阳刚的不多,瞎子、沙门却算其中的例外。我早想正儿八经地评评了,只是不得闲,略略说说印象罢。
  他们都写了《刺客》,一写秦事,一写唐事。非常有意思的是,瞎子的《刺客》(见刺秦)加入了不少现实生活当中的场景(如播音喇叭),沙门的(见刺客)则很明显地采用了新小说派的叙事手法(如罗伯格里耶)。一从内容,一从技巧,有意把旧题翻新。
  两人的镜头感极强,有意采用色彩,令小说具有了浓厚的戏剧味道。但也有大不同。瞎子的镜头是跳跃式的,蒙太奇式的,如徐克的武侠电影,动静、声响渲染气氛,形成一个色彩斑斓的立体。我印象深刻的是某食客向荆轲挑衅再三,荆轲突飞奔过去,刀在地下划出火花,此时镜头一 危棺恿砥鹨欢危词晨妥砭吞印U舛涡吹玫雌鸱窨吹缬耙谎鲋杏⑿鄱蠡常蛑蹦芙腥艘慌淖雷樱羯靶《∧镁评矗 薄I趁诺木低吩蚴腔郝模钢碌模薮Σ辉诘模荒苡梅ü缬袄葱稳荩羌で榉绫├戳偾芭ê诘木材S幸欢嗡闶嵌脖冉贤怀龅模笤际 刺客在练剑,橘子是如何飞起来,又落在一条午睡的狗的鼻子上,把它吓得狂奔。但这是默片,感觉声音隔得老远,只有镜头诡异地运转。
  这是沙门的拍摄手法:有无数双眼睛可以窥视到生活场景每一个隐晦的角落(如女子更衣),但你只能用“窥视”来形容,偷偷地,心怀不轨地,小心翼翼地一点点靠近。沙门的笔法好,你被他牵引着看遍所有他想你看的角落,也许你会有一种共同犯罪的喜悦与亲密情感在,看完后, 阋残砘崾婵谄辖籼又藏玻蛭肥担挂至恕
  由此,也可以推出第三个比较点:瞎子是热的,从身体到灵魂,沙门是冷的,灵魂。但这样归纳不全面,一把刀总有两刃。我注意瞎子的文章几乎都有个特点,开始是唯美的深情的,他极爱白衣,黑发,落花,酒这类意象,看上去很美,阅读很有快感,如一叶轻舟飞渡万重山,只是这 奖诹矫媸怯衅嗬鞯脑成模詈蟮慕峋肿苁谴绱绯Χ希棺铀凳且蛭陨淼囊跤簦业咕醯谜馐且恢植桓涸鹑蔚奶龋恢稚⒊『舐毓献踊ㄉ瞧薜挠∠螅辔阉迪棺拥男∷凳恰把黄保坪跤械愎穑棺拥奈淖侄凉螅萌算蝗羰В堑故钦嫒返模棺拥钠鸨屎茫嵛踩床 猝忙乱,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沙门就不一样了,他的文章有股潮湿的瘴气,就算他写及最阳刚的最阳光的部分,这股瘴气也若隐若现,说起来残酷,以主人公不停追问灵魂的去向,终极意义(《妄想狂手记》),我觉得这瘴气来源于知识分子的清高自许与对现实的无力感虚幻感,对自身的定位越高,就越清醒地意 兜接牖肪车母窀癫蝗耄焕硐氲募负醪豢赡苁迪郑驮酵纯喋ぉぶ钡酵纯嘁脖涑梢豢榭梢圆煌>捉赖目谙闾牵淙惶鹞兑讶ィ咝缘匾惨捉懒较隆I趁诺奈恼碌阶詈笞苡懈銎嬉斓淖郏歉龊芴觳诺娜耍堑盟础锻肟袷旨恰返谝徊糠趾螅腋バ牛柘肓巳炙赡苄氯サ穆纷 ,这是在出难题了,但他最后竟然还是避开了常规的发展方向,从两本书入手,把之前的一切几乎都抹杀了。只是第一部后,《妄想狂手记》已淡而无味了,我用口香糖的比喻,是很伤感地发现他虽然才华横溢,却缺乏大家的气度。
  瞎子和沙门都给我这样惋惜的感觉:只差一步了,只差一步了!可是我自己是提不出建议的,他们比我棒得多的地方是他们自己在走,未来的方向谁也不可预测,作为读者,评议者,朋友,只能评价他们现在的文字,又并无建设性意见,吐一口气,也觉得自己的不负责任了。


(2000年10月19日) ■

[ 主 页| 作者索引 | 批评总目录]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