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3-30]
一位白领丽人的独白
·佚 名·

  此刻,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一边欣赏着电脑中的MTV,一边与别人聊着天,一边敲着键盘,用我的心去编造一些属于我的故事或情节。当然,我是在写字楼里,在一些找工者此刻或流泪或叹息的时刻,能够如此惬意,还请你不要误解:这可是我工作了整整一天后的短暂娱乐,一个加班空隙里的点滴放松。如果你认为所有的白领丽人都如此时的我一样无所事事,或者无病呻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成为白领丽人是我长久以来的期待。在我学生时代的梦想里,我就渴望能够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坐在心爱的电脑旁,去做一位主管或经理。当然,现在,我做到了。
  但我在敲出刚才那些字的时候,仍然心感悲凉。夜如期而来,我不消去看外面的世界,已能觉出外面浓重的夜色。而此刻,我的唯一感受是:孤独。
  寂静的写字楼此刻只剩下了一个我。外面马路上奔驰而过的车辆,并不因为黑夜的来临而停止运转。而我,此刻,在白天此起彼伏响个不停的电话旁,在我完成了我的又一个方案之后,我唯一可做的事是:继续我的写作。
  喧闹浮躁的城市里,我很难找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灯红酒绿的时刻,那些觥筹交错的时光不属于我,我知道那些场面上的断章其实并不适合我,所以我最终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属于自己的职位和生活,也放弃了所谓的荣华与晋升。
  其实,我发现我错了。
  我的隐忍和逃避,恰恰成为别人得寸进尽的契机,我的清高和奋斗,却为别人的得功请赏提供了机遇。
  相信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一个孤傲而有灵气的女孩子,一个有实力有能力的白领丽人,因为我一直命令自己这样去做,去做一个不随流俗,卓尔不群的人。
  我觉得此刻我真的好累。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世纪的悲哀:所有的人都说自己太累,但这并不证明他们都愿去死,相反,他们要活得有滋有味。生命中的伤痛,你不能将它一刀捅破,再撒上一把盐,你只能在流泪之后,去清洗,去包扎,去疗伤。
  多少次深夜从恶梦中惊起,看着空空的四壁,看着外面深沉的夜色,那时感到的是自己的渺小与脆弱:如一只夜游的小虫,随时都可能被黑夜笼罩和吞噬。
  当然我仍然感到欣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有一个还算理想的职业,拥有许多人羡慕的单位,有一份现在看来还如日中天的事业。
  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不能不谈爱情。也早有人为此对我指指点点了。他们不能忍受一个女孩子,一个文静端庄的女孩子,一个风华正茂的白领丽人,在这个“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的时代里,在这个开放新潮的沿海城市,没有爱情,没有故事。
  而我要说的是,我很欣赏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话:“听说爱情已不适合这个城市——不方便携带,不容易保存,不接受预约。那天店员小姐告诉我:‘先生,报歉,没有这样的尺码。你的爱情我们没法替你包装,所以请原谅。我只好把它挂在胸口,从办公室穿越下班巅峰的台北,一路走来。”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