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2-05-22]
空白城 市 鸟 群
·庞华坚·

  我一直对自己为什么仍居住在城市里的事实感到困惑不已。我是一个背叛乡音从乡下走进城市的孩子,在城市里读书、工作、结婚、结交新朋友。我想还将在城市里演绎自己生子、老死之类的故事。可以说,我表面上基本是一个城市人了。
  但是每次回到乡下,我感到的是我们乡下的空气特别清新,树叶特别青绿,天空特别高远,即便是青菜也特别清嫩可口,在田埂上行走,听野鸟儿啾啾,看晨曦落霞,与村姑说笑打闹。唉,那种感觉,让人宛若转世。然而,感受了这一种感受之后,却又鸟儿一般扑扑的往城里飞去,仿佛冬天里南飞的北雁,壮观是壮观了,悲凉却如大雾一般笼罩了飞过的天空。城市里没有青山绿水,城市里没有山歌袅袅,城市里有摩肩接踵的人流,城市里有横眉冷对的眼睛。城市里啊,蜷缩着一群没有心灵枝桠栖身的鸟群!
  天高任鸟飞。鸟儿是渴望高远,渴望自由的。而我们的城市里却是黑烟盖日,汽笛如雷,道路如网,楼房如盒。哪里是高远,何处才自由?再回首,云遮断归路,再回首,我心已旧。踏进城市,就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犹如利箭劲射,不能再回头。前面即便是暴风沙坑,你也得钻进去,结果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有人光彩照人衣锦还乡,有人尘土扑面不堪重负的,有人魂断他乡不知归程的。上苍茫茫,看各人的造化了。
  城市是一台机器,你、我、他都是这台机器的产品。这台机器仍然还将一如既往吐故纳新制造各种各样新的、旧的、好的、坏的产品。城市这台机器,赋予了人太多钢铁的质地,冰冷而且坚硬。一个个个体的生命,在城市中对流、冲撞、混合,既排斥又同化。谁又知道要被够折腾到什么样子才算完了!下岗、知识老化、网络时代,一串串鲜活却又现实的词藻,又如一颗颗子母弹,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日夜爆闪,在城市的鸟群中间炸响。情理之中和意料之外,在城市里的结合是那么天衣无缝。太多的时候,不能不反问一句自己:你若是一只面对多管猎枪的鸟儿,你怎么应对?
  城市不是一个群体,而是一股群流。坚壁清野常是这个群流处世的基本方法。所以城市里的鸟儿其实是孤独的,从乡下飞往城市的鸟儿尤甚。一边是渴望接触,一边是拒绝融纳,一边是笑语欢歌,一边是低首轻叹,是进是退?城市里的鸟儿啊,无从界定的鸟儿,,难以诉说的鸟儿,百感交集的鸟儿。纪伯伦说: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也许,这正是城市里的鸟群无法摆脱的缘由。那么,让我们也以纪伯伦的另一句话来聊以自慰吧:难道在以太里居住的精灵,不炉羡世人的痛苦吗?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