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2-05-22]
·冷笑对刀锋·
钢 琴 师

 

  有时候,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些相遇相识的过程,铭记一些人,淡忘一些人,然后在铭记和淡忘中老去。
 


  
  很多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他们说,人这一辈子,只有在年少时是可以活在自己独立的想象世界中的,比如童年时代。到了长大成人之后,你就要开始面对残酷的现实和冷漠的世界,而你的梦想也开始破灭了。
  我已经老了,老得连走路都会颤抖,老得忘记了许多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老得连眼睛都开始发花,老得连东西都拿不稳当……但我还是能弹好我的钢琴,我还是能弹“拉赫马尼诺夫”第三协奏曲。
  我叫大卫,全名大卫.哈夫特,现在让我慢慢地回忆一下我的过去,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午后,让我唠叨着一些我的故事。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一直和我父亲生活在一起,一直到我长大之后。我的父亲靠捡废品养活了我们一家人。尽管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但我为我的父亲而自豪。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对我说过一件关于他年少时的事。在父亲童年时,他深深地迷上了音乐,于是,他用他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一把红色小提琴,一把漂亮的小提琴。但是,没多久他就亲手砸掉了那把小提琴,因为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祖父不能忍受父亲沉迷于音乐。每次父亲在我面前提到这件往事时,我都能从他脸上看到一种奇怪的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样的表情叫孤独。对父亲而言,没有音乐相伴的人生是孤独无奈的。所以,后来父亲对我说,人生是如此苦短,而音乐才是永恒的。我很快就能明白,父亲内心的痛苦和他所承受过的伤痛,我能明白,尽管我还小,但我还是能明白。
  于是,从我学会走路说话之后,父亲就开始让我学习钢琴,家里唯一值钱的两件物品就是钢琴和收音机。收音机是为了能让我从电台里收听到更多的音乐,而钢琴就是我每天必须勤练的课程。我爱音乐,我爱钢琴,我爱我的父亲,就象父亲爱我一样。
  生活就在钢琴和父亲的陪伴下慢慢流逝过,或许我真的有音乐天分,又或许是我的勤奋起了作用,我的弹琴技术越来越好,至少在同龄中我显得出类拔萃,他们称呼我是“弹钢琴的天才。”我和父亲都生活在音乐的梦想中,有了音乐,我们都不会再孤独。
 
  参加许多钢琴比赛,我为父亲而弹,我为音乐而狂,接下来,荣誉就开始紧随而来。
  在一次比赛中,我赢得了冠军,也赢来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机会。美国一家音乐学院邀请我去深造,并且有家美国的犹太家庭愿意为我提供所有的一切生活条件,他们甚至专门为我去买了一架钢琴。很幸运是吗?其实有时候,机会就是这么来的。
  我很兴奋,我甚至开始梦想到了我的以后,我甚至已经答应我的妹妹以后开着名贵房车来接她去美国……生活中的一切好象都要开始转变了。我终于为父亲赢得了骄傲和荣耀。美国,多遥远多美好的国家啊!梦想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就象童话故事中的青蛙王子一样,不同的是,我是个钢琴王子,音乐是我复活的唯一理由。
  就在我做好去美国的准备时,父亲突然告诉我,他不会让我离开这个家的,因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让这个家的人分开。我知道父亲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父亲不希望我离开他的身边。尽管我知道父亲是因为爱我才这么做的,但我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决定,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给予我的失落和苦涩。在浴室里,看着水笼头滴滴答答地滴着水珠,我的心情开始一点一点沉沦下去,甚至有一丝丝的绝望。
  年轻永远是有值得骄傲的资本,就连父亲带给我的绝望都不能伤害到我对父亲的爱。当父亲站在我的床前对我说,人生是如此苦短,而音乐才是永恒的。我对一切都释然了,什么美国,什么深造,全都见鬼去吧!我所需要的只是父亲的关爱和音乐的相伴。
  生活又象平时一样在继续着,我继续着父亲的音乐愿望,我的琴越弹越好,我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我参加了许多人为我举办的宴会,我受到许多人的关爱,包括作家察理夫人。她是一位慈祥开明的老太太。我几乎每天都会去她的寓所为她弹琴演奏,我非常非常喜欢她。对于生活中一些事情的见解,她永远能带我走向一条光明的道路上去。我越来越沉迷于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我甚至学着和她一样抽烟。

  机会再次眷顾到我身上,这次我收到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通知,他们发给了我奖学金,邀请我去音乐学院进行更专业的学习。察理夫人很坚决地支持着我去音乐学院的想法,因为她知道,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让我更自由地翱翔在音乐的世界里。而这也正是我一直希望的。
  但是我知道,父亲是不会允许我离开他身边的,因为他需要我的爱,因为他需要从我身上找到他对音乐未完的爱。果然如此,当我对父亲说出我真正的想法时,父亲拒绝了。他不能接受自己深爱着的儿子离开他的身边,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永远呆在他的身边,陪他一起继续着对音乐的梦想。尽管我很爱很爱我的父亲,尽管我知道一旦走出了这个家门就很难再回头,尽管我看到了父亲眼中的失望和泪水,但我还是选择了我的音乐旅程。
  到了皇家音乐学院,我开始了一个人独立的生活。在塞西教授的教导下,我的钢琴越弹越好,我对音乐的理解越来越深刻。我参加了全英国都在关注着的钢琴比赛,我选了我一直因为缺少激情而不敢尝试的“拉赫马尼诺夫”第三协奏曲。我成功了!只是由于弹琴时的情绪问题,我被医生断言为精神病患者。我试着回到父亲身边,但可能是我的离家真的伤害到了父亲,父亲没有接受我。有时候,当爱出现裂痕时,弥补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精神病院里开始了我的以后生活。

  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精神病患者对待,他们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待我,医生们甚至不许我再碰钢琴,理由是怕我的情绪再次不稳定。很可笑,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病,我只是表现得和正常人有些不同罢了。谁规定什么人的表现行为一定是正常的,什么人的表现行为是非正常的呢?!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大多数人的看法就可以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本质。慢慢地,我也就习惯了,到了后来,连我自己都把自己当成一个精神病患者来看待。
  没有人愿意和一个精神病人好好说话,于是,我学着自己和自己对话,我变得饶舌起来,我说话开始罗嗦。因为我怕我一停下嘴或是少说话了就会忘了怎样说话。
尽管医生们不许我再碰钢琴,但在每个独处的时候,我都会在脑子里演奏着我自己的钢琴乐章。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年,十五年或者更久。我从来不懂得计算时间的流逝,我只知道,我的鬓角已经有了些许的白发。在这期间,我妹妹曾经来看过我一次,但我不敢勇敢地面对她,因为我还没有名贵房车,也害怕想起父亲那被伤害的眼神。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卑微的生活,直到艾格女士的出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她,她说她曾经崇拜过我。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其实我也不在乎她说说什么,我只在乎能看她弹钢琴,然后我可以有机会帮她翻乐谱,这是我接近钢琴的最好机会。
  看得出来,艾格女士是个很热心的人,她把我从医院接到了她家,我开始学着象正常人一样地生活了,就象许多年前我和父亲一起生活时一样。但艾格女士不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是年少时的大卫,所以很快地艾格女士就忍受不了我种种怪异的行为举止。于是我又被她转送到了另一户人家,一个单身宗教男人的家中,在他家,我可以弹上我离开了很久很久但一直魂牵梦绕的钢琴。

  没有人管束有时候其实也是种幸福。我开始让自己走出去,我想和正常人一样生活着,我不想整天呆着建筑物里面发呆,而且我想让自己的琴声被更多的人接受。
  有时候,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些相遇相识的过程,认识一些人,淡忘一些人,然后在认识和淡忘中老去。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晚上,我认识了一家餐馆,认识了一些人。后来我在这家餐馆弹奏了一曲,引起了很热烈的反响。于是,我重新用钢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我又站在了舞台的中央,只不过,这次是人生的钢琴舞台。
  我以为我自己以后就永远这样度过我的余生,其实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有钢琴,有听众,我已经不奢望自己还能得到更多。在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晚上,我已经忘了是几月几日,我也忘了那天的夜色,我只知道,在我从餐馆弹完琴回家后,父亲来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用严肃中隐藏着温情的口气告诉我,他是最爱我的人。我知道,其实我一直知道,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就象我知道自己对父亲的爱一样。在离开时,父亲拿出一块我第一次获得的奖牌,挂在了我的胸前,就跟以前一样,然后他拥抱了我。我当时没有哭,尽管我很想哭,但我只是站在窗前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已经显出苍老的背影。
  我知道,父亲已经原谅了我。

  对于爱情,我从来不曾明白过,我只懂得音乐。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是不是象爱着父亲一样?
我发现自从父亲来过之后,我的琴越弹越好了,我知道,我的生活中需要一些新的东西出现了,比如爱情。
  这个时候,一个叫芝兰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了她,是因为她的和蔼表情吗?还是因为她真诚的口吻?或是因为她眼神中那动人的光彩?……
我不知道,其实爱上一个人很难说出一个详细的理由,当爱来临时,我来不及感受细想,我迫不及待地爱了!
  或许是我的天才气质吸引了芝兰,也可能是她爱上了我弹琴时的专注,反正芝兰答应了我的求婚。很快,我们就举行了婚礼,生活在了一起。
  在父亲的墓碑前,我终于明白到,有些人离开之后,并不会把爱带走,而是永远地留了下来。人生真的是苦短的,而音乐确实是永恒的,而永恒的音乐是需要通过爱的方式在人们身上刻下痕迹的。

  春日的阳光真的很明媚,我坐在躺椅上,回忆着这些往事,我似乎又听到了“拉赫马尼诺夫”第三协奏曲。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