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2-05-22]
·暮渊·
暮渊诗选

那个人 | 一只玻璃杯|三角形松散的三个点|ANNO|怀疑主义者的肖像素描|门槛上的交谈|一把伞和博物馆|一把椅子和无联系|两个假设|在诗歌中冬眠|顶住吧,斜坡上的柚子在下滑|人生
 
那 个 人


    那个人
    站在我家窗前已经很久
    没法断定他是在等谁

    外面的雨声
    惊醒了孩子的睡梦
    接着是妻子的埋怨声

    厨房里一种很香的味道
    传到书房  我伸了个懒腰
    那个人踮起脚
    朝妻子站在的屋檐下张望

    牛奶从锅里溢了出来
    流得到处都是
    一个碗从妻子手里摔在地上

    送信的邮递员吹着口哨
    口哨声非常嘹亮
    他径直走过我家
    没有停留

    妻子从怀里掏出奶
    塞进孩子嘴里
    那个人跟着邮递员走了几步
    又转过身来

    渐渐地
    早晨的阳光
     越来越晃眼

一只玻璃杯


    一只玻璃杯
    搁在桌子的中间
    有人拿起它
    喝了口水
    随手又将它
    放到桌子的边沿

    轻轻地旋转
    轻轻地移动
    现在杯底的一半
    已露在桌子的外面


 

三角形松散的三个点


    假设A为下降的一点
    就有相应的B作为支撑
    另外的C会大笑
     随即准备好更深的陷井

    A至上而下降落
    想象B早已铺好柔软的棉垫
    C极为关键  它促成了
    这出戏的继续上演

    可想B早已离去
    没人清楚它为何回避
    A在永远的空中漂浮
    C得无止境地为A挖通遂道

    A厌倦了
    但不得不随风漂流
    就像一片树叶

    B的失约
    令它们手忙脚乱
    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


 

ANNO


    AN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AN不打算在这儿长期呆下去他想离开但没有
    AN不甚明了他怎么一下子就在这儿住了快二十年
    AN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不是
    AN不爱见生人
    AN不在,AN的邻居说,我们总没见着他
    AN不爱他妻子
    AN不会主动与人交往
    AN不想去想这事
    AN不识谱他对着五根线中的空白处发愣
    AN不是那种人,这我敢绝对向你们保证
    AN不太清楚他竟然会喜欢DN
    AN不可能去做他真想做的事仿佛命中注定
    AN不愿草率行事
    AN不置可否
    AN不做声
    AN不遗余力地致力于白天睡觉而不受谴责
    AN不在乎
    AN不幸来到了这个世界
    AN不知所措
    AN不修边幅他穿短裤出门
    AN不象话他的朋友指责他
    AN不敢对朋友的妻子多看一眼
    AN不好意思
    AN不动生色
    AN不顾朋友反对去了
    AN不顾朋友反对回了
    AN不缺什么,不缺,他甚至还多出一些什么
    AN不曾撒过谎,被逼无奈的情况除外
    AN不禁潸然泪下
    AN不说再见,但他走了
    AN不甘心
    AN不是非走不可
    AN不得不如此
    AN不善言谈
    AN不妨尝试尝试继续活下去
    AN不听朋友的劝诫
    AN不断往下滑
    AN不管这么多,对这一生
    AN不抱任何幻想


怀疑主义者的肖像素描

    他躲在女人的背后
    舞台的一角
    聚光灯照射不到的地方
    他念念有词  但说的是
    别人的台词

    他抖动的双腿
    徒劳地寻找
    遗忘在
    幕后的保护伞

    龟缩窗帘的后面
    他用一只眼睛观察
    剧埸里稀散的人群
    机械地走动

    另一只眼瞪得像灯泡
    他用它来看自己

    他用半个身子
    扮演他人生喜剧中
    所有的角色


门槛上的交谈

    你一般都干些什么
    读诗和写诗
    我问的是一般情况
    这就是我一般情况下干的事
    那么特殊情况呢
    读书和写书
    你就不能干点别的
    NO!NO!我的生活或灾难
    就因为它是一埸战斗
    你理解生活的方式可真特别
    如果允许我想收回我的提问
    悉听尊便
    如果承蒙开恩我想从此从你身边离开
    Very good很好!你随时都可以自行其事
         这也几乎从未改变
    我不想说再见,我想直接一走了之
        ( 对礼仪和客套我已生厌)
    Very good!祝你一路走好
    我也不想要什么祝愿
    Very good!那么再见
    我已经说过我不想再见
    对不起,我说滑
    ( 习惯握住了我的把柄)
    我也不想有人向我道歉
    那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死,明白了吧?死是我的家


一把伞和博物馆

    有一种联系
    它将所有人浓缩一团
    它就是习惯
    还有一种联系里有起因
    有不可避免的结果令人遗憾
    一纸批文
    一张化验单
    官印邮戳黑色的图案
    还有胸像据说能在暗处发光
    统统被送进修饰一新的博物馆
    没人进去
    却有人出来
    额上冒出汗珠一串又一串
    打湿了地板
    浓浓的雷声似又将窗户打开
    食肉的动物
    系着艳丽的领带
    这是为衬衣开辟的一间展室
    这是为纽扣建立的一份档案
    走亲访友忙于交谈
    记起了女儿忘了老婆
    拐进一条岔道下着暴雨没有预感
    拾起一根女人红红的腰带
    稳固的联系里又添危险的新伴
    一把伞五颜六色撑起
    雨后两人的黄昏多么浪漫
    夕阳正在远去
    夕阳正在下山
    接着今夜降临
    是的今夜星光灿烂


一把椅子和无联系

    没有联系,蓝色园领杉尺寸太短
    它将身子紧捂,它妨碍汗水出来
    南逊湖畔,一座宜人的住宅
    走了主人,来了客人
    长长的回廊空空的凉台
    只有夏日里几件衣杉凉晒
    这是合理的布局
    这是精心的安排
    落满灰尘的书桌上有阴影
    离去的人睁大的眼睛在窥探
    一把椅子
    一把椅子的坐垫零乱
    一把椅子的后背
    被蓝色和黄色的绒线紧缠
    沙发深陷的凹痕里
    没有往日的毛衣的半只袖子垂落地毯
    只有槟榔含在嘴里既涩又酸
    那是牙齿失去的忍耐
    碰到核桃听见牙床的一声叫喊
    门帘轻撩在一只细嫩的手背后
    那模样,那神态
    斜视的眉毛翘到天上又被折弯
    那模样,那神态
    两眼望穿穿透了屋外信箱的铁盖
    笨拙的餐桌上没有消息
    只有青绿色的苹果摆成塔状立在果盘
    红木衣柜里有人贴墙而站
    愁眉苦脸为将壁灯的开关扯断而忐忑不安
    门帘撩起了一会又垂下
    记忆记起了眼睛里的躲闪
    记忆总难完全适应屋子
    总在移动的黑暗


两个假设

    假设,你能描绘一幅湖畔的景色
    请选白色的基调
    蓝色不好,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假设,你真碰到了HQ
    请代我向他问好
    只要能支起画架
    也就是说只要能在空白的画布上
    找到一条通往林间的小道 
    那么回去的路
    就用不着发愁了


在诗歌中冬眠

    你会遇到一些烦心的事
    你会看到一个人穿上了棉袄
    因为天气不好
    还有,我发现你的两只手也己冻僵
    北方的冬天  寒冷无比
    它为什么不能不冷?或多少冷得
    能让人接受  这其中的奥妙
    我们很少去想
    我们宁可挨冷
    也不愿跟大自然过意不去
    我们围在火炉旁
    听着木碳在炉膛里
    辟里趴拉地乱响
    这时我们中就会有人
    从袖口里抽出一本诗集
    高声朗读起来


顶住吧,斜坡上的柚子在下滑

    顶住吧,
    斜坡上的柚子在下滑
    但光靠肩膀不行
    肩膀是圆的
    得有人爬上斜坡
    用绳子往上拽
    假设松开
    拽在手上的绳带
    假设对磨出的血泡
    动一丝恻隐之心
    柚子就会砸碎下面人的脑袋


人 生

    有着剪不完的指甲
    卡嚓 卡嚓

    也有烦恼的头皮屑
    从铁犁的头顶上落下
    没完没了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