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1-04-20]
·冯 磊·
短 诗 六 首

11月7日凌晨两点:立冬 | 我看见 | 呵欠 | | 关于诗歌|封闭:家及家族的一些影子
 
 
11月7日凌晨两点:立冬

    那只名叫立冬的小老鼠拖着尾巴跑过去一大截了
    在乡村,它围绕一口老泥缸的沿儿
    转了三圈。

    我回过头去看到二十年前它软乎乎的俏尾巴
    这个冬天它将长大成人。

    在温度还没降到零下十度之前,透过毛玻璃

    我们互相默契地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但它立刻拖着西北风这把大扫帚跑开了。


我看见

    一条长长的舌头把办公室的门堵住它说
    可疑吧你。
    两条长长的舌头把宿舍的门堵住它说
    小心吧你。
    三条长长的舌头翻卷着压在广场的上空它说
    躲开吧你。

    从整个早晨到整个夜晚
    我看见。


呵欠

    一队不死的精灵如约而至。在
    白炽灯和蓝墨水的夜晚

    它们沿着一支香烟的圆弧徐行。


    源自内心的那种压抑
    是说不出来的撕心扯肺。
    深夜

    有人一遍遍拍打肋骨,象街头抚摩琴键的
    瞎子。


关于诗歌

    一不小心,被尘封的蛛丝绊了一下。

    腰的疼痛来自二十年前那棵斜依的
    枣树。

    有呼唤和嬉闹声敲打耳朵这座
    架子鼓。

(2001年11月11日)■


封闭:家及家族的一些影子

    让记忆回到记忆深处
    长发的男孩在往事里奔跑
    一些叶子鲜亮
    在更远又更远的云烟深处
    足迹在宿命的里程上闪光
    在漆黑的夜晚
    兰子看到了她早逝的母亲
    她听到失语的母亲突然说话
    那天早晨,她的母亲在离合的神光里
    彻底出走……
    但是有温暖,象潮湿的墙角
    而孩子们,一些稚弱的孩子们
    逐渐习惯了与记忆与亡灵对话
    没有也不会有人去注意他们
    他们将注定一生孤独

    一些人从记忆的家园走出来
    一些人消失
    我的父亲是个细腻汉子
    他中年丧偶,一天夜里他在民办学校
    的矮房里见到过长长的影子
    他一口咬定自己遇到了幽灵
    在古老及更古老的家谱里
    我们看重功名。利禄和女人
    没有叫爱情的东西
    一个沉默的家族注定将长期沉默
    而宿命,就是家族长期循环的惯性之咒么?
    一些少年人和一些少年人会在暴风雨中
    寻找并走失

    当然,你得清楚
    我写这些句子,并不是为了时髦
    短掉句子我就可以省些力气
    免得把句子写的更长

    这时候我得回到刀箭中去
    一些古老的破烂被称做古董
    爱情也是,可爱情什么时候真来到
    我身边了?
    没有单相思,只有倾慕和表演
    我知道,一些女人给我写信
    她们也许很好奇
    也许是为了将来有机会可以炫耀

    从来没有苦难,有的只是吃力
    有人承受三斤重的压力
    有人却要承受三吨
    我听见歌声响起
    我听见旋律响起
    我的妹妹兰子的一个同学
    昨天还在大路上蹦蹦跳跳
    可今天她让大卡车把记忆给撞掉了
    还有我的音乐老师
    他的手指也很长,是某音协会员
    可现在他只是生物机器,不
    他连机器也不是了至少现在他不能做
    弹曲子的机器了

    当然,他从此再也不必难为自己做点
    什麽了,也是种酸酸的幸福吗?
    我喜欢女人,从他们身上找到甜蜜的记忆
    这时候,一个女人走过来
    把对着我的那扇门关上了
    幸福,幸福,随他妈的穷人消褪吧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