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2-05-22]
·陈洪金·
遭遇与呼唤(组诗)

倾听 | 钟点|颂歌|暮色|音乐
 

倾听

    石头和洪流梦魇一样在路上舞动
    谁看得见那一双手在怎样地呓语
    阳光最酷烈的土地
    眼睛撒了一地 有的在祝福有的在惊谔
    成纱里的心情鼓动起来 波涛汹涌
    一处偏远的人们忘记了当时的语言
    喝彩浅浅地凝视那一丛丛花蕊
    蓦然回首时便懂得了静寂无言时的流言

    静寂无言时的流言一次又一次被提起
    畅行无阻地践踏野钱的车辙
    门庭在接纳山岗之上传来的讯息和故事
    江河湖海惊慌失措地躲避些许市侩
    毒汁四溅的嘴唇和地址
    破败不堪的绸袖
    连体婴儿关于家族的诋毁

    倾听的时候恰好有声音传来
    朋友们都在议论那一双高跟的皮鞋
    言辞多么友善地把南方装饰成乡村
    天幕落在水边便随后想起火堆
    那些面孔看见露水打湿了黑色的长发
    纸张在宣告一个呼啸而来的姓氏
    多少路面都印满了破旧的夜晚的同音字
    河堤上却只有一个人在独自行走
    顺流而下的歌声提醒混迹人群的人

    消逝的舞蹈装饰着空剩下的地点
    鱼鳞闪烁着光芒一沉一浮地看见月亮
    黄金打捞着前所未有的嘴唇和手指
    唯一的影子依然坐在寻块孤独的石头上


钟点

    透过窗户看见一张苍白的脸
    痴迷的声音跺得那一张纸遍体鳞伤
    久闭的门只有风敞通无阻地抒情
    眼神一粒一粒地滴在门槛外
    路边的古树看见一颗跳慢了的心

    贴在月光照见的故事背面
    摸着自己的脸庞 镜子中的容颜很陌生
    原来那条路上多数日子是泥泞不堪的
    难怪每迈开一步都会被雨水打湿鞋子

    钟点已到 没有一个人到来或者离开
    屋檐上的凝霜声因而光涌澎湃
    苦苦地等候着 时刻遥远
    污浊的手再也不能挥动了
    空气的味道迟早会暴露出单调的气氛

    七天的晨昏更替后再更替
    脚印距庄稼茁壮成长的地方很远
    走出家门 那些纯洁的乡村
    隐慝到梦境或传说中去了

    灯光中孤立的表情私自忙碌
    不会心慌失措 不会无所适从
    只是众多的设想和回忆越理越乱
    世界是一片脱落在风中的叶子
    轨迹只有最后一刻才会确定或显现

    透过窗户 透过没有窗帘的狭窄窗户
    有许多人看见一张苍白的脸
    仅有的表情隔断景色与理念
    瞬息之间已经飞越千山万水


颂歌

    面对石群的空旷
    沉睡的河流渐渐遗忘了歌谣
    野生野长的脚步跨过孤独的果实
    到达沉默着的门扉

    血液顺着家族的方向流出去
    再走一步就会失去春天宣言
    在暮光中的舞蹈必定只是辉煌的瞬间
    泪水随后漂走典雅的族谱

    沉陷的庄稼望着古陶深处的图腾
    最后的一首颂歌竟然泪流满面
    丧失的麦芒离开黄土离开白骨
    灾祸中手掌上的旅程能告诉谁
    草色苍凉的家园错过了哪个时代

    语言的表面移向候鸟的失踪
    失语的内心注视家园
    没有水或者洪流的不期而至
    难道没有人在炊烟四起时听见号角

    绿色的汁液击痛了季节的乐音
    面孔的光泽打碎在地上
    粮食和鱼纹刺痛了目光与喉咙
    从此以后长歌当哭也无法倾诉
    如同森林与浆果在阳光中的一去不返
    仅存带血的民族在风雨中沧桑


暮色
 

    骚乱隐退到远远的世纪之后
    暮色中的脸庞和衣着正在成为衰落的梦
    讲述的嘴唇找到了零星的故事的起源
    这永不枯竭的形象啊
    维护着泪水淌出去之前的纯净
    倾听着向四面八方网一样撒开的雨声

    连同世俗的节日在举行仪式
    河川和祖国的遭遇披在英雄的肩上
    光辉是自由与爱情无间的拥抱
    延续逐渐让停顿奉献出赞许
    沉默中进行的分裂与重组通过歌唱与亲吻
    让嘴唇,充满激情的嘴唇姿态万千成灿烂

    离笔直宽阔的大路很远
    安闲地讴歌那从激荡的风潮中脱开的树枝
    暮色中的村庄构造出孤独的
    纽带稀少地成为夜空中星星的邻居
    愤怒和遗弃都会因此而沉入空寂
    申辩和捍卫都会因此而融化模糊

    与我们自己的灵魂相处
    自言自语的回声超越了奔跑时的呼喊
    欲望和搏斗在暮色中的浸染
    渡完了岁月中苦苦挣扎时的绵长旅程
    归还那些遗憾 收回我原本的善良
    毁灭的场面充满了新生的名字和情趣

    暮色之中的诞生滑出了一贯的暗道
    生长在石头上的花朵开始在词语里倾泻
    被触动摸的阳光被套浏览的面孔
    插入一个颠沛流离的时代或痛不欲生的感想
    暮色降临之后搭在村庄边沿的帐篷
    导致另外的烟火摆渡孤独的愉悦


音乐

    抵达。陌生的音乐淋湿了我曾经颓丧的额头。
    一个灵魂在舞动的音乐里舞动着敲击我的灵魂
    深夜里绽开的呼吸闪闪发光,有人影进进出出
    希望诞生,我想着一个人,他在遥远的地方为我
    被锻打得火星四溅的灵魂喝彩。

    激荡。眩目的秋天从天际滑落,我忘却了呼喊,
    音乐横过金色的原野带走夕阳中感人的炊烟,
    我伸出的手指捧住流溢的晚风,暮光和汗水
    却在音乐里擦亮了阡陌中每一片草叶上的凝露
    此刻有人远离饥荒愁苦,把衣衫在音乐里洗涤
    在音乐里放纵眼神。

    追逐。陌生的音乐是千年的图腾,
    被祈祷成神话,被呓语铺成一串串漫长的寒夜
    苍白的嘴唇如今已经幻化为尘,回望或追溯
    一群人在音乐的边沿操纵着金戈钱马,
    终不能照亮自己的家园。
    在那里我看见数不清的手指及目光 ,
    只有一双手的光芒照彻朴诚而博大精深的寓言

    于是我在一条河的边上行走
    陌生的音乐满是金属的闪光,
    河流中圆润的名字望着我的行走,溅走的浪花
    诗词鲜活得超过了他们的陈年佳酿。
    唯有音乐是陌生的,陌生得让我伸开的双手
    充满了激情和欢畅。歌词浑厚而感人。
    我只能别无选择地为陌生的音乐而疯狂
    象一匹寻找家园的野马把所有的黄昏
    飞奔得尘土飞扬,

    音乐的澎湃来自于河流的激荡。
    枫树的影子站在遥远的山岗上。
    高悬着的梦想牵连着我一生的跋涉,
    想念着落一个人,却看见了他生死相守的同伴
    及其对酒当歌的情怀。
    我为自己的与生俱来的粮食而精神饱满
    如同深秋之时的玉米地。我在深夜里在内心处
    高唱一首古朴的歌,大醉如梦。


主页 现场@ 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作者索引|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C)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